您的位置:首页  »  撸后感言  »  吗吗的幽林【完】(作者:不详)

吗吗的幽林【完】(作者:不详)

这几天来,是我从出生到现在16年来,感到最幸福的几天了。   3天前,我在上学途中,发生意外,让一辆急驶而来的摩托车撞倒。我被送来医院,医生诊断∶踝骨脱臼,局部外伤,且有脑震荡之可能,因此我得住院几天。   虽然身体疼痛不堪,但我仍感到满足,因为妈妈,这几天来,都在医院照顾我的生活起居,而且妈妈她因此也都睡在医院。  我知道医院的躺椅十分的不舒适,一定让妈妈睡都很不安稳,我十分不舍妈如此辛苦,但,我却又因可一瞥妈妈的睡姿而乐在其中。  自从我懂事以来,从没有机会可以瞥见妈妈的睡姿,我知道我这样很变态,我也知道我很严重的恋母情结,但我从未有过任何淫乱的想法∶乱伦的性交,偷窥妈的裸体┅┅等等,我从没想过,甚至,我连妈穿着衣物的身体也不敢正视。我知道那是不允许的,是这个社会所不容的,只要能让我在私底下爱着妈妈,那就足够了,而就算妈是爸爸一人的,我也不在乎。   这几天,我知道我在放肆,但,我也仅只於在妈妈睡着後,偷偷一瞥,熟睡中妈的脸庞。没错,我的动作也只有这样子而已。   这几天来,我总是假装睡着,一直撑到妈就寝,我就盯着妈,一直看着妈,直到睡去。   今天,当然我也打算如此做,但也许是因为前几天的晚睡导致体力不支,我竟先睡着了┅┅「妈妈┅┅」在妈睡着後,我大胆的偷偷下床,走到妈的身旁,贴近妈的身体,深深的吸了一气,妈妈的体香真是淡雅芬芳,就是我所喜爱的味道,没错。   「妈妈┅┅妈┅┅妈妈┅┅」我唤了妈两声,我知道妈妈她已经熟睡,我开始从各个角度去欣赏我心中最美的女人。   露出凉被的小腿,真完美的曲线,小腿、脚踝、接连到脚趾┅┅天呀,妈的胴体光是这部份就如此的迷人!我仔细的欣赏着。  我伸回拨动被子的手,且急忙蹲下,妈动了动身子,以为因为自己想拨开被子,而惊动了妈妈,我屏息着,连自己都可以感到心脏快速的跳动。庆幸着没惊醒妈,这时却让我瞥见妈的鞋,细带低跟凉鞋。   我将它拿起仔细看了看,蓝紫色的凉鞋,正适合妈这样成熟的女人。   啊!被子竟掉落地上,「呼┅┅这┅┅天啊┅┅」虽然在医院妈并不是穿着睡衣,而是穿着套装入睡,但上天真在太恩宠我了,竟让我看见妈全身的睡姿。   看着这在我面前,我朝思暮想的身体,妈妈的双脚屈着,整个人弯成弓形。这样子的体态真是太美了!就和我梦中所想的一样。   「好美┅┅好美┅┅妈,你真的好美!」裙口,我注意到妈的裙口微开,也许我能由此窥见女人最私密的┅┅「这是妈最隐私的地方┅┅啊,不行!」我告诉自己不行,决不能这麽做。   我回到床上,躺在床上,直盯着妈妈的身体。   「啊┅┅妈妈┅┅我想┅┅我好想┅┅」我心中的欲火已燃烧到最高点,已快不能控制,但我告诉自己不能,不能这样,我一定要忍下来!   「我不能对妈这高贵的身体猥亵,不能!」我摇着头,试着让自己清醒些。   不┅┅在我这角度,正好由妈的领口直视进妈美丽的胴体。天啊!紫色蕾丝的胸罩,包裹着妈妈丰满的乳房。  「┅┅不,我该怎麽做?我一定得控制下来,我绝不能这样子,光是幻想妈的身体这件事,就不是我这儿子该做的。而今天┅┅今天,我却┅┅我却偷窥,我竟无耻的窥了熟睡中妈的美体,我真该死!」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在走向不伦之道,马上得停止下来。但心灵理智,它却控制不了我的外在五官、我的双眼,从未离开那对丰胸。   紫色蕾丝紧贴着,贴着那完美的曲线,将成熟女人的衣内春情展露无遗┅┅我再次贴近妈的身体,享受那成熟女人所散发出来的气味。  「啊┅┅好香!这种体香┅┅」我完全失去理智,我知道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想要窥见更多┅┅更多妈的胴体,我更想要抚摸她,摸摸那有体温的肉体。  我开始抚摸妈的身体,即使我必须隔着一层空气来抚摸她,但能如此做,就已使我十分兴奋。   「啊┅┅不行!我得┅┅」拉出已涨大难受的阴茎,开始搓揉它┅┅望着这我朝思暮想的身体,我手淫了起来。   「啊┅┅妈妈┅┅妈妈┅┅哦┅┅」套弄阴茎的手,带给龟头快感,这快感刺激着我的神经。从未有过如此剧烈的手淫,全身的神经都已紧绷,可是,这些刺激,却比不上┅┅比不上窥视妈胴体的快感。   我的视线,直视妈的胸前∶「啊┅┅妈你真美!」内衣的曲线紧贴在外衣上,显露出来,隔着衣物所透出来的蕾丝,更使得我感到兴奋。   「妈┅┅啊┅┅我的忍耐度已达极限┅┅哦┅┅快了┅┅」我闭上眼,等着享受这快感。  「哦!不┅┅」天啊!脑中的妈妈已和我想像中的裸体合而为一,脑海中,全是妈没穿衣物的淫像。  「啊┅┅啊┅┅」套弄阴茎的手沾满了白浊的精液,感到全身无比的舒畅。   「妈妈,我对不起你┅┅」「咦?怎麽可以这样,我是你妈妈耶。」啊!裸露出的阴茎和沾满精液的手,完完全全暴露在妈妈面前。   「怎麽可以,怎麽可以做出这种事?」「糟了!被发现了,这下子全完了┅┅完了┅┅完了┅┅完蛋了┅┅该怎麽辨呢┅┅该如何解释呢?怎麽辨┅┅怎麽辨┅┅啊┅┅啊┅┅」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呼!原来是一埸梦。   我伸手摸摸自己的下体,梦遗了,我梦遗了,我竟做出这样子的春梦。但,还好,是一埸梦而已。   我转头过去看看妈妈,没错,妈仍在熟睡中。   「咦?这┅┅」妈依然躺在那熟睡着,也让我更加清楚,这只是场梦而已。是梦,让我安心了不少,没让人知道我做了变态的事。  妈妈,原谅我,原谅我在梦中对你有了不应该的想法。妈,都是我不好,是我太乱来了,可是┅┅可是,我之所以会这样子,都是因为妈妈您呀,因为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才会让我,让我有这样淫乱的想法。   『妈,对不起。』望着熟睡中的母亲,我自己的内心在对话。虽然曾经有过淫乱的想法,但自己的理智依然告诉自己,这是不对的。  「妈┅┅」就当我在忏悔的同时,如梦一般的,覆盖眼前成熟女体的被子滑落下来,就像是水由高处流下般顺畅,而妈成熟的美体,完完全全呈现在眼前,让我不敢相信,也不愿去相信,这真实的胴体就出现在我眼前。   眼前的美体迷惑了自己,理智又失去了作用,刚刚迫使自己惭悔的理智,已不复存在,所受的礼教,完全抛之脑後。现在,眼睛专注的离不开这个成熟的女人,仔细的由上至下,一次又一次的欣赏我自己的亲生母亲。   弓起的身子,使她的体态更加撩人,窄裙也因身体的移动,而使得大腿根忽隐忽现;紧贴合身的丝 ,使她这无瑕的双腿更显迷人;上半身的衬衫也包不住妈妈她那硕大的丰胸,一对乳房就像随时会将衬衫绷开般不一隐定,以及那成熟迷人的脸庞。   『啊!妈,是妈,眼前┅┅眼前是我的妈妈啊!我┅┅我怎能如此!』微弱的理智,抵抗不了原始的兽性,刚刚才梦遗过的,现在又开始发烫、充血┅┅不自觉的,又或是说,是我原始的欲望,促使自己的手,摸向下体。我轻抚着自己的性器,「嗯┅┅」开始套弄起自己的阴茎。  啊!妈妈,你总是叫我难以忍受啊!你的美体,啊!要是能看见你一丝不挂的胴体,一定是件美好的事。   「喔┅┅」开始快速的套弄着┅┅啊!只要是妈妈,我可以很快、很快┅┅很快的为妈妈你,射出火热的精液。   但妈妈的一个转身,打断了我,我飞快的跳回床上,将下体用被盖好。   「扑通、扑通、扑通」我的心快速跳动着,深怕妈妈已发现我的秘密。   在几分钟後,见妈妈没反应,我知道我又逃过一劫了,即使受了惊吓,我粗大的肉棒却仍未消退,我又开始套弄起自己的阴茎。但几乎在此同时,妈扭动着她的身体∶「嗯┅┅」妈的呻吟?  妈妈衬衫的钮扣因扭动而松开,而包里乳房的胸罩因而暴露出来,紫色蕾丝的花边,包覆着半暴露出的乳房,成熟,却依然白嫩的胸肉┅┅「啊┅┅」我不停的套弄着。   「嗯!热┅┅热┅┅」我很清楚的听到,是妈的声音,妈的低吟声。  「嗯┅┅嗯┅┅」妈的双手在她美丽的身体上游移,抚摸着她的美腿、臀、腰、胸┅┅即使并没有直接抚摸妈妈她自己的私处或是乳房,但妈这样的自慰,已让我欲火难耐。   啊!嗯┅┅妈妈,你是为了我表演的吧?   「啊┅┅啊┅┅」面对眼前这令人亢奋的美景,我根本难以控制,「啊┅┅啊┅┅啊┅┅」火热的浓精,又从我体内窜出°°为了妈,我又射了。   但令我不敢相信,是梦┅┅是梦吗?但这真实的触感让我相信,不是梦,是真的,真的,真实世界,妈妈也是有情欲的。   第二天,我醒来时,妈已去上班,留下字条,妈说她下班後回家洗完澡就过来。怜惜妈为了我,如此的辛苦,也开始痛恨爸爸,为何不能让妈过得快活些,让妈这样成熟美丽的女人得跟着他受苦,婚後还得抛头露脸到银行上班。   ┅┅几天来的生活都是这样,在医院的日子,就是无聊能形容而已。我住在四人的病房,连宁静也无法享受,三个和我同病房人的人,有一个年纪比我稍长些,好像是大学生,也是车祸受伤的;另外两个,则看起来绝非善类,受的是刀伤,似乎是地方上的小混混。   「喂,你是高中生吧?」「啊,我是,我现在念高中。」「我在大学念书。」没错,他果然是大学生,看起来就有点书卷气。   「真好,大学生很空闲吧?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还好啦。」「无聊吗?你成年了没┅┅算了。」「什麽?」他说得不清楚,「拿去看吧┅┅」他丢过来一本杂志,没什麽特别的∶「小心点,别让人发现。」「啊┅┅是成人书刊,这┅┅不好吧?」「快看吧,别让人发现了。」他催促着我。   这杂志内什麽都有,有美少女图、性交图、成人漫画、情色小说┅┅但最重要的是,它里面的女人,私处完全无遮掩,这对从没看过女性下体的我来说,真是太刺激了!我如获至宝的,仔细翻阅着。   『啊,天啊!原来女人阴户这麽美┅┅』(下课後,我迫不急待的回家,从後面拥抱正在下厨的妈妈,搓揉妈妈的乳房┅┅一手不停的搓揉乳房,另一手则伸入妈的裙中,隔着一小块布料抚弄妈妈的私处┅┅脱下妈的肉裤,妈的那里湿得好淫好荡,把我的手指吸入。妈妈呻吟着,呼唤着我的名,叫我快些将她亲生儿子的大鸡巴插入她的骚穴┅┅)『这是┅┅这是,这是乱伦,这不就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吗?』看到这里,我的情绪激昂亢奋。   後面还有几张乱伦图片∶儿子在厨房搓揉妈妈的乳房、妈妈湿淋淋的阴户、妈妈吸吮儿子的肉棒、手指让淫荡妈妈的阴户吸入、儿子的肉棒插入妈妈的美穴里┅┅天啊!原本这本书就够刺激了,竟然还有关乱伦的内容,这些对我的感官太过於刺激,以致使我惊吓的不知所措。  我将书本还给他。   「怎样,好看吧?」「嗯┅┅我还没看过露这麽多的A书。」「啊,是吗?可别怪我带坏你。」「对不起,我想睡一下。」「好吧,不吵你了。」我躺在床上,想休息一下,一闭上眼,全是刚书中的情节、图片┅┅啊!我感到全身欲火在燃烧,好难受┅┅好不容易捱到睡去,但在梦中,那书中的情节仍不断在脑中上演。   直到我醒来,天色已昏暗。   「妈妈┅┅你来啦。」「你醒啦,你怎麽了?护士说你整天都在睡,哪儿不舒服?」「没有啦,妈,你别担心。」「吃晚餐吧,我做了菜。」我和妈吃着妈妈她做来的晚餐,看着墙上的新闻报导,但我的注意力集中在妈脸上。妈妈优雅的吃着饭菜,不时会伸出她的舌来滋润嘴唇;妈妈她使用的汤匙,进入嘴後拿出来,似乎沾满了妈妈她的唾液般湿亮;拿持汤匙的手指,多麽纤细优雅┅┅我的理智似乎已被完全深锁,我开始将乱伦当做是件两情相悦,美好的事,当然,一定得使妈妈她愿意这麽做。   一直苦思着,一边偷偷注意妈妈的一举一动,一面想着如何向妈表白,妈妈她才会欣然接受。   想着想着,竟又到了睡觉时刻,妈催促着我去睡,我依然假装入眠,等待妈妈入睡。可恶,我今天补足了睡眠,但却 抗不了睡魔的侵袭,我又睡着了。   入睡後,即使在梦中,脑中仍在计划着乱伦的计划,如何才能和妈相爱┅┅又有和妈亲密的各种画面∶搓揉妈的乳房、抚弄妈妈她的私处、妈妈她吸吮我的肉棒┅┅在梦中任何事都可能。   「妈┅┅妈妈,你怎麽┅┅」妈妈正用她纤细的玉手轻抚我尚未勃起的肉棒,接着套弄起来。   「啊┅┅啊┅┅嗯┅┅」是梦吧?就算只是梦,我也甘愿。   「妈妈,我好舒服,舔它┅┅妈,快舔它┅┅」多美的梦,希望它永远都不要醒。   「醒醒吧!你到哪能找这麽真实的梦。」一个陌生却又有点熟悉的声音,是他┅┅可是他怎会出现在我梦中呢?这是怎麽一回事?  妈妈跪在我的床上,依然用她纤细的玉手套弄着我的肉棒,这触感是多麽真实,一点儿也不像是梦境。而在妈身後,站了三个人,就是和我同病房的三人。   「不要┅┅妈妈,不要这样做┅┅」妈妈抬起头,无辜的望着我∶「不要乱想,妈不是┅┅妈不是这样的┅┅」「妈妈┅┅」「快,快把你儿子的大鸡巴含进去!」「妈,不要┅┅不要听他的┅┅」妈妈迟疑了,并没有照他的话做。   「快快,快点!」「不要┅┅妈妈,不要┅┅」「不要?你不是想着你妈妈的身体,想得快疯了!」「你别胡说┅┅妈妈,不要听他的┅┅」「好吧!如果你真的不要。」「高贵成熟的妈妈呀,快含进去┅┅不然,我就只好把你儿子的鸡巴切下来罗!」天啊,现在是梦吗?真是可怕的恶梦,梦快醒吧!但,我知道,这可怕的事是真的发生了,这不是梦境。   刺眼的阳光由窗外照射进来,将躺在床上的我给吵醒,我看看四周,事物皆一如往常。妈妈已不在病房,留下一张每天都会出现的纸条∶「妈去上班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妈下班就过来。」刺眼的阳光照射得我双眼难受,我赶紧起床,以避开阳光的攻击,但,一个念头闪过我脑海∶梦┅┅是梦吗?   昨晚是梦吗?怎麽可能是梦,怎有可能有如此真实的梦?妈妈的香味仍依稀留在我身上,妈搓揉肉棒的触感是如此真实,怎麽可能有如此的春梦?!   『快舔,快舔你儿子的鸡巴!』我下体无比的涨大、难受,是多麽的想要发射一下。在别人的胁迫下,妈舔弄着我的大肉棒,我不敢将眼睛睁开,我不敢看到如此的画面,即使在我的心里是多麽的想要发生这种事。紧闭着双眼,不敢直视妈妈的脸庞,但虽然如此,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妈妈的动作。   在我的脑海中,已勾描出一幅妈妈的淫像∶妈的纤细玉手轻柔的握住我肉棒的根部,而又用那已有成熟女人风韵的樱桃色嘴唇,柔柔的含住肉棒,将我的大鸡巴包含在妈妈她温暖的嘴里,而湿滑的舌头则不停的在我龟头上滑动,舔弄着我全身上下最敏感的地带,且不时的将嘴进出进出的吸吮┅┅这种刺激,和自己手淫相较之下,是完完全全不同的感觉,而且又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妈妈在帮自己舔弄。   「天啊┅┅啊┅┅嗯┅┅」又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妈温热的唾液在我的大阴茎上横流,流满了我整根肉棒,从龟头到阴囊湿滑无比,感受无比强烈。   「嗯┅┅嗯┅┅」我使尽了力气要忍住,我的下体传来阵阵的刺激。   「嗯┅┅」我快不行了!在妈的舔弄下,我知道,我快要发泄了。但不能这样,我不能将自己白浊的精液射在妈的嘴中,即使是射在妈的身上也不行,我一定要忍住!   我再也抵抗不了情欲的狂潮,我偷偷的将眼半开,想看看妈妈舔弄我肉棒的美丽脸庞。 啊!妈也是眯上眼的帮我舔弄,我知道妈一定也害怕,妈一定也害怕看见这样乱伦的画面。   即使是受到了胁迫,不得已做出如此违背常理的事,但在妈妈的脸上,却感受不得一丝丝厌恶。在妈妈纯熟的动作中,我可以感受到妈也乐於口交,也沉浸於舔弄大肉棒的快感中。纤细的玉手上下不停的套弄,仔细的用妈她那粉嫩的舌舔弄着我的鸡巴前端、用味蕾刺激着我的龟头、又不时的以嘴进出的吸吮┅┅妈妈也很爱大鸡巴吧?!虽然是社会所不容的,这样舔弄自己亲生儿子的鸡巴。但,只要是鸡巴,妈妈她就会很喜欢舔弄的。是这样子的吧?!   我竟突然间有了如此的念头∶以为妈妈是个爱吃大鸡巴的淫乱女人。不!即使妈这样舔弄,妈妈她也是让人给胁迫的,她不是这样淫荡的女人,她其实不是这样的荡妇!   我闭上眼,摇着头,想让自己理智些,不再将妈妈想成是淫乱的女人。   啊!但当我一张开眼,看见的┅┅却是┅┅却是┅┅妈妈表现出她更淫荡的动作。   因为不停的套弄、吸吮┅┅妈上下来回的摆动,妈妈那及肩的秀发开始散乱的披在前额。真是无比的美艳,一个成熟的女人拨弄着她散乱的长发,拨开後,竟是一张红润、情欲高潮的美丽脸庞,一脸沉醉在情欲中、狂乱又幸福的表情。无论何时你见到这样脸庞,你一定会将她淫乱的女人联想在一起。   且此时,她拨弄她的长发,竟是为了┅┅为了┅┅为了散乱的长发,会阻碍她舔弄一根大肉棒,甚至不愿停下她舔弄的动作,深怕这根大鸡巴会从她那樱桃小嘴中滑出一般,无论如何也要将这大鸡巴含在嘴中舔弄,只有最爱大鸡巴的淫乱女人才会做出如此的事。   不┅┅不!妈妈,不是这样子的!   就在这一秒,时间就像是暂时停止了,这一秒过得无比漫长┅┅我和妈妈的眼神交会了,我们两人都呆住了,就像是我们之间的空气都凝结了一般,时间也因此而停止。   我的大肉棒湿亮无比,不知它沾满了多少由妈妈口中分泌出的唾液。分泌过多的唾液,从妈妈半开的口中流出,很自然的滴向我的肉棒,而形成一丝细细的水丝。  时间又由此开始动作了∶「不行┅┅不能┅┅我不能够这样┅┅这是我儿子┅┅我这个母亲的怎能做出如此的事!」『亲爱的妈妈,你别逞强了吧!你儿子的生命就在我手上!你还是照我的话做吧!况且你也很喜欢不是吗?你的那儿都湿了吧,很想要就快舔吧!』┅┅湿了吧!妈妈的阴户都湿了,湿热的分泌出淫水┅┅就因为我,因为我的大鸡巴。   「没有┅┅我才没有┅┅你不要乱说!」『少说 话,快舔┅┅』妈妈迟疑了一下,他将妈妈的头压近我的鸡巴,强迫妈将我暗红色的巨大龟头含入妈妈她那小小的口中。  「啊┅┅嗯┅┅」不一会,刚刚的快感又开始刺激着我,啊!手的套弄、嘴的吸吮、舌的舔弄及味蕾的刺激┅┅嗯,我依然坚强的忍住,我知道决不能┅┅我决不能发射出那肮脏的东西,但即使下体一直受着刺激。   可我脑中,仍一直回荡着「你的那儿都湿了吧」这句话,我无法不去想,妈妈因我而湿热的阴户会是什麽样?   「啊┅┅你要做什麽!」妈妈因惊吓而叫了一声。   他隔着妈的短裙,抚摸了妈的臀部,又将裙向上掀起,摸了摸紧贴妈妈私处的丝质布料。   「你不要乱来!不要乱碰我妈的身体!」我吃力的喊出来。   『别紧张,我不会乱来的,我不会抢了你妈妈的。嗯┅┅高贵的妈妈,你这儿很湿了┅┅』「你别胡说!才没有┅┅我才没有!」他使了使眼色,另一人过来抓住妈妈┅┅「你要做什麽?!」『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麽的,只是┅┅只是┅┅让你儿子看看你的那儿有多湿,让你儿子知道,你也可以为他那样的湿。』天啊!这┅┅这根本就让我说不出话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要┅┅啊┅┅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无视於妈妈的哀求,他将妈的双腿张开,让妈妈她跨坐在我身上。而即使是有隔着丝质内裤,妈妈她的下体仍是暴露在我眼前不到十公分的地方。   「不要┅┅不要这样┅┅求求你!」边哀嚎着,妈边用手来遮住她的私处。   妈妈的手让他们强制的拉开,妈妈她的小口又被强迫的含入我巨大的鸡巴。   「嗯┅┅嗯┅┅嗯┅┅不要┅┅不要┅┅呜呜┅┅」妈妈呻吟着。   龟头又传来一阵阵的刺激,妈妈必定是无力反抗,只好哽咽着舔弄我的大鸡巴。   不敢相信,出现在我面前的,是我幻想已久,妈妈成熟丰满的美臀,搭上白色丝质蕾丝边的内裤。啊!好美┅┅真的好美┅┅妈你好美┅┅我抗抵不了诱惑,我朝妈妈的两腿间看去,隔着丝质蕾丝,我看见了妈下腹部浓密的阴毛,多而浓密┅┅接着我的目光,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身上,女人最神秘的私处。   包覆妈私处的布料,并不像蕾丝般轻薄,没法看得清楚,只能隐约看出个形状而已,但我却将昨天那本A书中,女人的私处,和妈的影像重叠。   不一会我回过神来,我吞了吞口水,目光仍离不开妈的神秘地带。这就是湿了吗?紧贴私处的布料有一水渍,这就是┅┅这就是所谓的湿了°°是妈因为我而湿了,因为舔我的大鸡巴而兴奋、而湿的。   「啊┅┅嗯┅┅」妈妈的舔弄真是太厉害了,我要┅┅『想看吗?你妈妈最私密的地方┅┅』「呜┅┅呜┅┅不要┅┅不要看┅┅」妈使尽全力想反抗,但那个男人仍将妈的头按住,让妈妈仍含着我的肉棒。   『你看,好厉害!你妈都这麽湿了,都是你的功劳。』他用手指在妈妈的阴阜上来回摩擦。   「嗯┅┅嗯┅┅」妈妈发出了低声的呻吟。   我呆住了,只能看着他的动作。   『你妈也很淫荡呢!才摸两下就又湿了这麽多,一定是很想要人摸她淫乱的阴户。你看┅┅你妈真的很淫荡,隔着内裤,也看得到她涨大的阴蒂。这┅┅你看┅┅就在这┅┅』说着说着,他隔着妈妈的丝质内裤摩擦起阴蒂了。   「嗯┅┅啊┅┅嗯┅┅嗯嗯呜┅┅呜┅┅」妈妈含着我的鸡巴,只能发出低声的呻吟,但仍可听出,阴蒂给妈妈她带来很大的刺激。   『哦┅┅你妈妈很爽唷!而且你看,一下就湿了这麽多,好湿唷!像这样,你妈妈会更爽唷!』他快速地摩擦妈妈她的阴蒂。   「啊┅┅啊┅┅啊嗯┅┅啊┅┅啊┅┅呜啊┅┅嗯啊┅┅啊┅┅」妈妈挣脱开来,放声的大声叫出来。   「你干什麽!不要摸我妈妈┅┅」『你看吧,你妈妈真的很爽呢!不要我摸你妈妈?嗯┅┅好呀,那你来摸,你来摸┅┅你来摸┅┅我就不摸了。』虽然这是我心里的渴望,但我绝不能动手,绝不能!   『不摸啊?高贵的妈妈,你儿子想摸你的私处,又不敢动手。妈妈呀,你是要我这陌生人摸你,还是你的亲生儿子摸呢?你自己决定唷!』妈妈转过头来无辜的看着我∶「儿子,这不是你的错,变态的是他,不是你┅┅如果要给陌生人碰我的身体,我宁愿让你摸。」「妈!可是┅┅」「儿子,摸┅┅我吧┅┅」妈妈的声音在颤抖着。   虽然心中有这样子的念头,但┅┅但仍是难以动手。   『喂,快点!不然我就上罗!』「不要┅┅不要碰我妈┅┅」天啊!这怎麽可能?妈妈竟叫我抚摸她的阴部。啊!这┅┅这是多麽美好的事,妈妈竟喜欢我,也要我摸她的私处。嗯┅┅我的下体也因我即将做出做事,而本能的反应,我能感到我的大鸡巴正在涨大┅┅正在涨得比以往都还要更大。   「快┅┅快点吧!我的好儿子┅┅救救妈┅┅别让别人的脏手触碰妈妈的身体。好儿┅┅子┅┅摸吧┅┅摸妈妈吧┅┅」我知道妈妈是因为不得已才说出这样子的话,但┅┅我却控制不了自己,在我脑中,妈已变成一个渴望人抚摸私处的淫妇。   我颤抖的抬起手,缓缓的落在妈妈她的臀上,隔着丝质内裤,我依然可以感受到妈妈的体温。我开始游移着我的手┅┅也许因为害怕,我不敢使劲的抚摸,我轻柔的在妈的丰臀上抚动,但┅┅「嗯┅┅嗯┅┅」也许这样子对妈妈来说是比较刺激的,妈妈她竟然发出呻吟。   接着我的目光移到了妈妈的阴部,果然如同那个男人所说的,即使隔着丝质布料,依然可以清晰的看出因兴奋而涨大的阴蒂。   妈妈真的是淫乱的女人吗?阴蒂涨得好大。手指不自觉滑向妈妈的私处,在阴阜上抚摸┅┅我手指正压在妈妈湿滑的阴唇上,隔着内裤,仍能感到阴唇的柔软。我的手指触到阴唇间湿滑的缝隙,这┅┅这┅┅我知道,我触碰到了妈妈最私密的地方°°这是妈妈的阴户,进入这缝隙,就是妈妈妈她的 了。   我感到无比的兴奋,竟失神的用手指来回的抚弄。   「嗯┅┅」妈妈她扭动了身体。   妈妈是有了感觉了吗?是因爱抚而有了感觉了吗?   『啊┅┅有感觉了吗?你儿子弄得让你很爽对不对?你弄得你妈妈很爽唷!摸这嘛,你妈妈她会更爽的,会爽得飞上天唷!』那个男人说的是妈妈的阴蒂,我也不自觉地开始在妈妈的阴蒂上搓揉。   就在我搓揉妈妈她阴核的同时,「啊┅┅啊┅┅嗯┅┅」妈妈剧烈的扭动她的身子。   我停不下自己的手指,「嗯┅┅嗯┅┅啊┅┅啊┅┅嗯呜┅┅」听见妈妈的呻叫声,更令我加快了我手指的动作。   「啊┅┅啊┅┅啊┅┅嗯嗯呜啊┅┅啊啊呜┅┅嗯┅┅」只要我手指不停下来,妈妈就不停的发出淫声。   不一会,贴紧阴户的丝质布料已湿成一大片,而且,愈来愈湿┅┅看到妈妈为我流出的淫水,我也不停的快速抚弄妈妈的阴蒂。  「啊┅┅啊┅┅不要┅┅不要┅┅快不行了┅┅」听到妈妈喊出「快不行了」,我更是加快了搓揉的动作。我真是个邪恶的儿子,竟想要看到自己亲生母亲泄出来。   「啊┅┅嗯┅┅啊┅┅妈妈┅┅妈妈你怎麽┅┅」纤细的玉手套弄起我的大肉棒,舌头不停的舔弄,再加上进出的吸吮。   「啊┅┅啊┅┅妈┅┅」妈妈也许已经受不了了,想要吃大鸡巴。妈妈淫乱地舔弄着我的肉棒,一阵阵无比的刺激,让我难以招架。   「啊┅┅哦┅┅好爽好爽┅┅妈┅┅妈┅┅妈┅┅好┅┅舔得我好舒服┅┅我┅┅我┅┅好爽┅┅呜呜┅┅嗯┅┅嗯┅┅啊┅┅啊┅┅啊┅┅啊┅┅不要啊┅┅不要┅┅不要停┅┅嗯┅┅快点快点┅┅再用力点┅┅快快┅┅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快要死掉了┅┅」没想到妈竟也失神的狂乱的叫了出来,没想到我也能让妈妈这麽爽,我也能让妈兴奋,我更能让妈高潮泄出来。   「啊┅┅嗯┅┅啊┅┅嗯┅┅啊┅┅好爽好爽┅┅妈┅┅你好厉害┅┅我不行┅┅我忍不住了┅┅这次我忍不住了┅┅我真的快不行了┅┅」「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嗯┅┅啊┅┅」几乎同时,我和妈妈两人同时放声的大叫,将身体的一切发泄出来。   白浊的精液从大鸡巴的前端喷射出来,在射出的同时,我急忙将鸡巴抽离妈妈的嘴,但仍有一半的精液都射在妈妈的嘴里,其它的精液散乱的喷撒在妈的美艳动人的脸和妈白净的身体上。   妈妈她持续的颤抖了一会儿,显然妈妈是很喜欢我搓揉她的阴蒂。也许,也许妈妈她也渴望着,有更进一步的发展。   在一阵的颤抖後,妈妈的丝质内裤,也被妈妈她自己泄出的淫水沾湿了好大一片,好湿好湿┅┅隔着沾湿的丝质布料,我清楚的看见妈妈的阴户,我看见了妈妈最私密的肉 。   天啊!怎麽可能,如此清晰的记忆,怎会是梦呢?绝不可能!怎麽可能是梦呢,一切的感觉都是如此真实,所有触感都是如此令人难以忘记┅┅不!不可能只是梦。  我心里在盘算着,但我自己却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来使我自己相信这不是梦。这是真实的,我自己都无法确定,到底这是┅┅我始终搞不懂这几天来,我到底是怎麽了?我几乎分不清梦和现实,像是场无法想像的春梦,梦中我所想要的一切,都发生了。   在梦中不止是出现我窥视妈妈身体的淫邪想法,而有了妈妈狂乱的为我舔弄肉棒,如此的画面,母子间发生乱伦,是梦吗?这所有的记忆都只是梦,天啊!多麽希望这切些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虚幻的梦境。   但是,无论这是真的或是虚幻,真正糟糕的是,我根本分不清这是梦或是真实发生了。可恶呀,让我弄清楚这一切吧!就算并不如我所期盼的,是真的发生了,只是个虚幻的春梦,也得让我搞清楚吧!  我的脑中一片混沌,脑海中全是妈妈身体的淫像∶「哦┅┅妈妈┅┅我好爱你!」『啊┅┅对了┅┅』就在我脑中充斥着对妈妈淫念的同时,我心中却猛然一惊∶『那两人┅┅那两人呢?』我猛然惊醒,想到那两人,怎麽也不在病房。   「醒啦?医生说你可以出院罗!」爸爸出现在眼前,却让我吓了一跳。   「可以出院罗,爸来带你出院。」「妈妈呢?」「妈妈去上班啦,待会爸也要上班,你就乖乖待在家休息吧。」在回家的路上,脑中挥之不去的,依然是我那昨晚的淫梦。梦吧,一切都是梦,是我对妈妈的身体产生了邪念,是这个邪念使我做出这样的梦,而我又希望它是真实的,所以一直把它当做是真实的,我努力的使自己相信,这一切一切都是梦。   但其实我自己也没弄清楚,昨晚妈妈帮我舔弄肉棒的确只是一场梦,可是,就连我自己也忘了,忘了那晚我是如何的变态,我是如何的窥视着妈妈熟睡的胴体、搓揉自己火热的肉棒,用自己的精液亵渎了妈妈圣洁的身体┅┅「待在家休息吧,爸要去上班了。」『竟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也不想想我是个病人。』一个人留在家中,无聊透顶,妈妈美妙的身材,以及她那洁净的胴体又浮现在我脑海中。   「哦┅┅」我躺在床上,搓揉起自己火热的肉棒,妈妈的影像在我脑海中愈来愈清晰。   身穿家居服,围上围裙在厨房做菜的妈妈;在睡前穿着轻便衣物的妈妈;还有最让我感到兴奋的,制服套装配上丝袜,再加上一双高跟凉鞋,将美丽的双腿表露无遗的妈妈。   『啊┅┅好美好美┅┅我最爱妈妈这样子的妆扮了。』甚至连┅┅连我从来没看过的裸体,我妈妈的裸体,都浮现在我的脑中。   妈妈全身上下除了胸罩和一件小小的内裤外,什麽遮掩的衣物都没有,全身几近赤裸的暴露在儿子的面前。妈妈她羞涩地低下头,不敢直视儿子,不愿看见儿子火热的肉棒,不愿看到自己儿子对着她的肉体手淫。也许妈妈是害怕,害怕┅┅害怕见到自己的儿子对着她的身体搓揉肉棒;又或着妈妈她不看儿子手淫的原因是┅┅是┅┅她自己不但不厌恶,不厌恶儿子对她做出不敬的动作,而害怕她自己也会因为儿子的动作会感到兴奋,也会感受到她自己的下体也骚痒不已,就因为儿子火热的阴茎。妈妈她害怕,害怕她是这样子的女人。   妈妈她低着头,羞涩的满脸通红,即使有着内衣的遮掩,仍怯涩的用一手遮住下体,一手抱紧她自己嫩白的乳房,无法抗拒的暴露自己的身体在自己儿子的面前。   「啊┅┅嗯┅┅我受不了┅┅妈妈┅┅你好美┅┅我爱你,妈我好爱你┅┅好美┅┅我┅┅我┅┅我要在你的面前发射出浓浓的精液┅┅妈┅┅我要把所有的浓精都射在你身上┅┅你一定也喜欢吧┅┅妈妈┅┅」「啊┅┅哦┅┅」我不停的搓揉着自己火热涨大的肉棒∶「妈┅┅妈,我要你┅┅我要得到你┅┅」「啊┅┅嗯┅┅嗯┅┅」一股热流从我的身体窜出,我感到全身一阵舒畅∶ 喔┅┅嗯┅┅」我对妈妈的淫念并没有因为发泄了而停止,在射出浓浓的精液後,总想着∶『有一天┅┅有一天一定要射在妈妈湿热的 内。』才短短几天,我对妈妈已从喜爱,到爱恋,直到现在一股不伦的念头充斥着我的脑中∶我要得到妈妈。即使这是种邪恶的想法,但我管不了这麽多了,妈,我一定要得到你的身体!   今天从医院回来後,在自己房里,躺在床上,我幻想着妈妈的身体,我又为妈妈射出了自己浓浓的热精。在脑海中,自己的浓精沾满了妈妈洁白的身体。  而在这次手淫之後,我自己也清楚的明白,自己从小对妈妈的喜爱,直到爱恋,不是没有原因的。我现在了解了,在我的梦中无数次出现妈妈的倩影,从小时梦见妈妈的慈爱,到梦见妈妈美妙的胴体,直到现在我会梦见┅┅梦见对妈手淫、梦中出现妈和我口交、性交┅┅这些全都是我潜意识里的意念,只是我从来不敢正视这种不伦,不让社会接受的思想。   我不敢肯定的告诉自己,梦中那个女人就是妈妈,不敢接触脑中深处近亲相奸的想法。   但现在,我要她,我要得到妈妈,这种欲念充斥在的脑中,思想自由了,我让我的思想自由了。我一定要得到妈,告诉自己那不是什麽不伦的想法,说不定妈也正期待我的身体。   就这样我躺在床上,怀着淫邪的想法睡去┅┅当我醒来後,并没忘记自己心中的淫念,但可也清楚的明白,要得到妈妈,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即使妈妈也想要我的身体,但要使妈妈也摆脱传统的束缚,并不是这麽简单,可是不论这到底有多困难,我┅┅我一定要得到妈妈的身体,抛弃一切道德的束缚,我要知道妈妈所有的秘密。   趁着妈妈未回家,妈也要一段时间才会回到家,我到妈妈房间,想得知一切有关妈妈的秘密。拉开妈妈的衣柜,一股成熟女人的香气令我感到昏眩,且让我感到无比兴奋,直觉下体又有股湿热感,似乎我的肉棒又要开始涨大。   衣柜的一角,最贴近妈妈胴体的衣物,内衣和内裤┅┅妈妈也是保守的女人吧,虽然贴身的内衣裤有好几种款式,每一件也都是蕾丝薄纱,略为透明的材质,但却并没有出现我想的情趣内衣裤。  可是仔细看看,这些妈贴身的内裤却都是高叉高腰的,这些高叉的小可爱,搭上妈紧身的窄裙,就算是隔着裙子,妈妈内裤的V形纹路,必定会让人看得一清二楚的。在银行里,一定会有很多人跟在妈身後,只为了看妈妈她那紧贴着丰臀的V形小可爱,这样看来,妈也不一定是保守的女人,妈可能想穿着性感,但却又害怕招人闲话。   这时我瞥见一套紫色的内衣裤,这这┅┅这不就是那天┅┅在医院里,妈穿的那一套?由妈妈的胸口窥见的那一件,那天紧贴着妈妈的身体。   「天啊┅┅」我用力的吸气,嗅嗅它的味道,好香┅┅好香┅┅这就是妈妈乳房的味道了吧?   「啊┅┅」那这件小可爱,我顺手拿起同一套的内裤,这件紫色透明薄纱的内裤,不就是那天妈妈身上穿的?   「哦┅┅天啊┅┅」即使我知道这已经是清洗过了,但一想到这,依然令我全身火热。这┅┅这小块布料,这小可爱底部的布料,就是紧贴妈妈私处的。   「啊┅┅天啊┅┅妈妈┅┅」我伸长舌头,想舔舔是什麽滋味,即使它是已经清洗过的,我依然想试试。   就在我焦中精神,正要尝尝妈妈私处味道时,一声关门声,让我回过神来。『妈妈,是妈妈回来了吗?』我开始慌乱起来,赶紧将内衣裤放回去。   从门缝望出去,的确是妈妈,没错,但,妈妈向这走了过来,这该怎麽辨?就在妈妈走进房间的同时∶「妈,你回来啦。我头有点痛,有没有止痛药?」「啊┅┅你头痛?给妈看看。」妈妈不疑有他,走向前,伸手轻触我额头∶ 还好,没有发烧,要不要回医院去?」「不用了,其实还好,可能待会就好了。」此时妈妈的身体已十分贴近我的身体,这气味┅┅妈妈身体上散发出来的气味,和内衣上的味道不同,这才是妈妈成熟女人的味道吧?  「妈,那我先出去,待会如果还不舒服,再来吃药。」走出房间,我将门随手带上,但却故意的留下一小缝隙,我知道妈妈她会换下她那一身上班的套装,特地带上门,让妈妈放心的褪下那身衣物。   我躲在门後窥视,我可以感受到心跳在加速,在小小的缝隙中,映入我眼中的是,脱去套装的外套,白色的衬衫遮掩不住粉蓝色的胸罩,妈妈的乳房将衬衫紧紧的撑起。妈妈的胸部好大、好美,34D,-想起刚刚那件内衣的尺寸,妈妈的胸部竟然有这麽大。   「啊┅┅」隔着裤子,我又开始摩擦自己的鸡巴,这现场的脱衣画面让我鸡巴涨得难受。  解开衬衫的钮扣,妈妈白嫩的半个乳房就暴露在我眼前,妈妈34D的乳房真的好美好美,粉嫩白晰的胸部,乳晕会是粉红色吗?还是成熟的褐色?   嗯┅┅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上只剩下窄裙、丝袜、内衣、内裤┅┅天啊!接着妈妈脱下她的窄裙、裤袜,妈妈穿的是到腰际的裤袜,在褪下裙子的那时,一双修长的美腿显露出来,而在那裤袜下的小可爱,没错,是薄纱蕾丝高叉的小可爱,在丝袜下的粉蓝色小内裤,除了让妈妈散发出成熟女人的风韵外,还让妈多了几分年轻少女的轻狂。   我控制着兴奋的情绪,我的肉棒火热无比∶『妈,我爱你,好想把浓精全射给你,我的肉棒真的好涨┅┅妈┅┅妈┅┅想要你┅┅』妈妈抬起她的匀称的美腿脱去裤袜,我静待着,等着窥视只穿着内衣裤的胴体。   妈妈白晰的柔肌和粉蓝色的内衣裤,真是无比的搭配,丰满的乳房,在妈妈的举手投足间,波动不已。   『哦┅┅好棒┅┅妈你好美┅┅』我又想要发泄了,但不行,我得忍住,见妈妈穿上家居服,我冲进浴室,用冷水浇熄自己的欲火、淫念。   我发现妈妈真的好美好美,我真的已不能自拔了,即使妈是穿着轻便的家居服,我仍能为妈妈的一举一动而勃起。  晚饭後,爸叫我早点休息,赶我入房睡,心中千个万个不愿意,但没辨法,其实自己真的有点累了,躺在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我竟突然惊醒,12点多了,我起床上个厕所。但我没上厕所,我走向洗衣机,小心不发出声音的将装着妈妈贴身衣物的小包包拿出,这是妈还没洗过的内衣,这内裤妈妈穿了一整天了,这和妈的私处接触了一整天了,一想到这我就感到湿热难耐。   『嗯┅┅是妈妈的味道┅┅哦┅┅』内裤内侧,那紧贴妈妈私处的那一小部分,这就是妈妈私处的味道,上面还留有一点妈妈的分泌物,是妈妈 流出的。   『呼┅┅啊┅┅』我用舌去尝了尝妈妈私处的味道,有点酸酸的,而且有种难以解释的味道,我想那是成熟女人才有的风骚味吧!  『妈妈的私处,我间接地舔到了妈的阴户。』天啊!这刺激太过强烈了,以致┅┅我没注意到我肉棒的发烫涨大。  我带着妈的小内裤,我要回到房间仔细的尝尝,好好的品尝妈私处的味道。   这时我却有了另一个新发现,妈的房间有微微的灯光房门也是半开的,我偷偷的躲在门外,想看看是怎麽回事。   房里开着一盏小夜灯,虽然灯光昏暗,但仍能隐约看见妈妈和爸。   「老公┅┅好久没来了,来嘛!人家好想要┅┅」这,我没听错,这是妈的声音,妈妈竟如此淫荡的要求做爱。不过也难怪,妈妈在医院陪我一个多星期,会有生理上的需要,是在所难免的吧!   「老公,好想好想┅┅人家好想要┅┅」「不要啦┅┅今天好累!」爸完全不理会妈妈的要求。  可恶!这麽美丽的女人要求和你做爱,竟然┅┅竟然不理人,爸是要妈妈做怨妇吗?!  啊,天啊!妈穿着一身我从没见过的性感薄纱睡衣,妈妈趴在床上,透过微弱的灯光,隐约的可以看见妈妈美妙的身材,而且,妈妈似乎没穿内衣。  爸不理会妈,妈妈她┅┅妈妈她竟然开始舔弄起爸的┅┅妈跪趴在床上的姿势真是有够撩人,真是难以想像妈会有这样子的一面。  哦┅┅妈妈前後移动舔弄时,那对乳房也跟着前後摆动,『啊┅┅妈┅┅我爱你┅┅来舔我的┅┅来舔你亲生儿子的┅┅』完全不自觉的拉出自己火热的肉棒开始搓揉了起来。  『妈妈┅┅我爱你┅┅啊┅┅妈妈你也能帮我的话,那有多好┅┅哼┅┅啊┅┅妈妈┅┅』看着妈妈在昏暗灯光中摇晃的身影,用妈穿过的小可爱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啊┅┅妈┅┅』「嗯┅┅啊┅┅」「这麽快?老公┅┅怎麽这麽快┅┅」妈失望的从床上爬起来,我也躲往暗处。   妈走向浴室,是想要冲洗一下吧?我仍然不停的搓揉我巨大的肉棒,看着妈婀娜多姿的胴体,我也快不行了。而在这个角度,妈的薄纱睡衣就像是没穿一样完美的体态,正毫无保留展现在我的面前。   『啊┅┅妈┅┅妈┅┅就让我来满足你吧┅┅啊┅┅嗯┅┅啊┅┅啊┅┅』火热的精液全射在妈的小可爱,就是射在紧贴妈私处的那一小块上,就像是和妈性交一样,我得到无比的快感。   「涮┅┅涮┅┅唰┅┅」妈妈正在淋浴。   我走向浴室,我将沾满我火热精液小可爱丢在门口,妈妈一定会发现的,一定会,妈会有什麽样的讶异的表情呢?可惜的是,我却不能在这里欣赏妈吃惊的表情,我在这时出现,也许会让我失去妈妈。   回到房间,躺回床上,脑中一直想着妈妈会怎麽样。妈妈一定会猜到是我,也许她还会将我的精液全吃下去呢!!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美手银【完】(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