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黄色小说  »  小城少钕螺记3作者lestye

小城少钕螺记3作者lestye

字数:60002013/12/14发表於:春满四合院上文链接:———————————————————————————————————PS:见某兄台改编文久未来发佈,现将原文存货奉上,勿怪为念。———————————————————————————————————  陈老板的车开到李正义家所在大院外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时值盛夏,天色尚有些许微光。  寒暄几句,李薇便跟着爸爸下了车。  想到要如此一丝不挂的面对院里乘凉的老少,李薇心里忐忑不安,但却又不明所以的滋生出些许激动,小男孩手指的触感还残留在下体上,想到这儿小腹又隐隐酸胀,下体更是传来阵阵酥麻,李薇甚至有想狠狠揉搓下体阴蒂的沖动。  自己怎么这么的。。。淫荡,脑海里突然闪过这样的念头,李薇的脸蛋霎时红了。  淫荡,是的,自己已经15岁了,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孩子了。  不论是当众裸体,还是被别人玩弄身体甚至达到高潮,这一切李薇心里都明白意味着什么,从河边一丝不挂到现在,羞愧、紧张、恐惧这样的情绪至始至终都萦绕着她的心头,只是那充满刺激性的欢愉感让她无法抗拒,这种快感强烈得宛如遮天蔽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风暴一般将她笼罩住,而理性却好像海上的一叶扁舟,在这巨大的背德的欢愉和刺激掀起的风暴面前无力还击,只有假装懵懂的去接受。  李薇跟着爸爸迈步下车,陈老板对她说让阿姨改天带她去买衣服,小男孩跟她挥手作别,她都只是恍惚点头。  李正义点头哈腰送别了陈老板一家,父女两往宿舍楼里走。  院里晚上有不少人纳凉,有人跟李正义打招呼,李正义表现得很快活,一个闲汉开玩笑喊道:「薇薇今儿光屁股呀。」立刻引来一众躺着竹椅上的人们的目光,连几个下棋的老头也停下来看向她,院里的男女老少们都嬉笑议论起来。  李薇的心脏被这投射来的目光刺激得立刻加速起来,脸上也微微发烫,只是如果自己真做出羞愧遮拦的样子,那就是在告诉所有人自己其实早已不再是个懵懂的小孩,而且很明白现在这样有多么羞耻,那样的话,恐怕会更丢脸。  想到这儿,李薇只得强忍羞涩,尽力让自己表现得不明所以,低头穿过三三两两躺在院里的人群。  小院的住户大多是和李正义一样由农民转成的职工,他们年少时早习惯了夏日(淫色淫色4567Q.COM)赤身裸体在田间务农玩耍,对李薇的裸体倒不会像如今城市的人们那么惊奇紧张。  而面对着这个实际上已经是少女的鲜嫩裸体,男人们自然会滋生出男女方面的联想,他们假装不在意,眼神却如同探照灯一般将薇薇的身体上上下下扫视得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净。  而女人们也自然会有伤风败俗的联想,但毕竟是人家的孩子,也不好说什么。  李薇正想快点穿过人群回到家里,却一把被迎面而来的老太婆抓住了胳膊,她惊惶的看着她,老太婆对李薇的裸体毫不在意,佝偻着腰用粗糙的手递来一张皱巴巴的纸,「薇儿,这是婆婆儿子来的信,你识字,给婆婆念念。」  李薇楞在那里,不知道是该回去穿衣服还是该给她念信,李正义倒是毫不在意的喊道:「,傻丫头,把婆婆扶到路灯下面去念呀。」  李薇「哦。」了一声,也觉得不便在这么多人面前表现得太激烈,便接过信扶着婆婆走到挂在树上的路灯下。  「端个凳子给婆婆坐撒。」  李正义眉头一皱,端详四周,对着乘凉的人们喊道,「夏伯,你那儿有个凳子拿来用哈。」  夏老头躺在竹椅上懒洋洋的用脚踢了一下凳子示意,李薇轻轻咬了下嘴唇,只得走到紮堆的躺着的人群里去拿凳子。  因为没穿鞋,李薇不敢走快,在七零八错的竹椅间挪动,少女纤长的肢体在躺着的人群中灵巧的舒展。  每日(淫色淫色4567Q.COM)对着粗壮的黄脸婆的男人们享饱了眼福,下体不由得血脉贲张起来,一些人都假装不经意的换了个姿势,只是为了掩盖裤子搭起帐篷的窘态。  弯腰端起老周脚边的凳子,李薇竭力表现得自然,屁股也毫无遮掩的向躺在她身后的几个男人展示出来,男人们立刻睁大了眼睛竭力想看清李薇光溜溜的私处的样子,在路灯的照耀下,虽然不清晰,但也能看出少女下体那水嫩饱满的姿态,李薇端起凳子站起来,只那么一瞬间,她已经感觉到一股液体从子宫深处喷涌而出,沖进了阴道。  李薇紧紧收紧下体,却被另一边的男人拍了一下屁股。「诶呀。」李薇捂着屁股转头看着他,「薇薇越大越随便了哦,连衣服都不穿了呀。」拍她的男人笑道。  「才不是呢,都怪我爸不好。」  李薇掩饰着自己的紧张,捂着屁股端着凳子假意嗔道。  已经70岁的老夏终於开腔笑道:「把衣服弄到河里去了?」  站在棋局旁看棋的李正义扭头道:「明明是她自己不小心。」  一旁的胖女人道:「怎么回事呢。」  「她自己把衣服裤子都弄破了,鞋子也掉进河里了。」李正义看着棋局不以为然的说。  一句话又惹得下棋的老头们看向薇薇笑。  李薇红着脸走到路灯下放下凳子,又折回来扶王婆婆。  人们还在假意闲聊,内心却早将註意力集中到了这个裸体少女身上,院里不再像一开始那么热闹,人人心知肚明,但谁也不想来揭开这一层窗户纸。  李薇扶着王婆婆坐到路灯下,装作认真的样子给王婆婆念起信来。  「啧啧,薇薇还是蛮乖的女娃。」  一个老头赞叹道。  「薇薇今年也不小了吧。」  一个女人说道。  「小学还没毕业,能有多大。」  李正义语焉不详的说。  他们搬到这儿时间不长,也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女儿上学那么晚,发育又那么迟缓,除了那几个厂里的损友,院里的人都不知道李薇详细年纪。  「估计也有十一二岁了吧。」  女人看着李薇猜道。  「支炮,将军。」李正义假装没听见,不搭理。  「老李,女娃娃,起码要穿条裤子撒,这么光着可不太好哩。」一个男人忍不住说道。  「诶哟,屁大的娃,讲究个鸡巴。我们那小时候,成天光屁股在田里插秧,你忘了。」旁边的男人笑道。  「我也觉得不大好,就算小,薇薇个子还是长起来了。」一个女人没好气的说道。  「诶哟,现在的人,心思复杂,想得多。」一个老头叹了口气,他这句话戳中了女人的点,暗示这女人自己在「往那方面想」。  女人不好再说什么,转头跟人扯别的。  「薇薇还小哩,老李啊,再大点这样就不大好了,现在么,无所谓。」之前的男人滴溜溜转着眼珠打圆场道。  「是啊是啊。」男人们附和道,面对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他们可不想失去继续欣赏的机会。  而女人们,则也不太好在说什么,免得又被贴上「往那方面想」的标签。  薇薇在路灯下给王婆念信,而人们这些议论她也一声不吭的听在耳里。还好大家还以为自己是个小孩,还好自己表现得懵懂无知。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真的可以就这样?就这样一丝不挂,就这样展示着自己最美的样子?薇薇心里砰砰直跳,她激动起来。  「李正义你个狗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还不回来!一大一小晚上都不晓得归家,我养条狗晚上还晓得回哩!」一声怒吼从三楼传来,李正义一擡头,便看见那个跟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矮胖的妇人正叉着腰站在公共阳台上。  李薇一激灵,忙看爸爸。  「骂你祖宗啊。」李正义回敬道,一边往楼上走去。  他看看李薇道,「念完就上来。」  李薇慌慌张张的给王婆念信,偏生老太婆耳朵不好,理解能力又差,一句简单的话能问个七八遍。  李薇心里着急,但还是竭力给王婆解释,好不容易将信念完,刚起身要扶王婆,於彩凤矮胖的身影便矗立在她面前。  李薇知道李正义肯定说了河滩的事儿,结结巴巴的回道:「衣服是爸爸拉坏的,我就,就是摔跤把裤子挂了。」  於彩凤仰着脸,拿着扫帚指着李薇道:「鞋呢?」  「下河,丢了。」李薇低头嗫嚅道。  「败家子!」於彩凤举起扫帚对着李薇的胳膊就是一下。  李薇本能的闪躲着,却不敢跑开。  「诶哟,算了算了。」王婆颤巍巍的拦道。  「我管我的闺女,你别多事啊。」於彩凤看都没看她。  有人怕伤着老人,偷偷过来将王婆扶到一边。  「让你躲!让你躲!」於彩凤一叠连声的怒斥着,用鸡毛掸拍打着李薇的胳膊。  「母老虎,啧啧。」人们小声议论着。  李薇不敢作声,她擡头寻找爸爸的身影,心内也知道此时爸爸肯定不敢下来,虽然也习惯了妈妈的打骂,但原本自己渴望赞美的展示身体变成了狼狈的挨打,还是当着这么多人,李薇觉得十分丢脸,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她有些微嗔的回道,「我是不小心的,是爸爸不让我下河捡回来的。」一边说着一边还拦了一下扫帚。  於彩凤恼羞成怒,「你不得了呀!」她一把拉过薇薇瘦弱的胳膊,把薇薇拉得一个踉跄,举起扫帚在李薇的屁股上就是几下。  「妈妈别打了,我错了。「李薇不再反抗,眼带泪光求饶道。「你没错,你是不小心么,是我错了,生了你这么个王八蛋!跟你爸一个德行!」於彩凤骂着,将怨气再次撒在李薇身上。  李薇已经顾不得形象之类,泪汪汪的躲闪着。  「你还躲!」於彩凤指着李薇的鼻子说道,「不要脸的东西。」  李薇不敢躲避,战战兢兢的站在於彩凤面前,於彩凤拿眼瞪了李薇半天,又一次拽过李薇的胳膊,让她面向挂路灯的树,「自己把屁股撅起来!」於彩凤骂道。  这是要让自己的屁股让所有人看到呀,想到那么羞耻的样子,李薇忙一边想挣开於彩凤的手,一边哭道:「妈妈我错了,我错了。」  「你错个屁,你错个屁!」  於彩凤几巴掌胡乱打在李薇的头上,将李薇的一头长发打得淩乱不堪。李薇无力的阻拦着妈妈,又哭着:「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你自己抱着树!今儿不让你吃疼你也不晓得怎么爱惜东西!」  於彩凤踢了一下李薇的小腿。  李薇哭红了眼睛,慢腾腾的双手扶树,像在家里一样的翘起屁股。  少女柔软圆润的屁股大喇喇的暴露在一群人的面前。  没人吱声,男人们都以一种理所当然的姿态眼巴巴看着李薇的屁股,路灯从上往下照下来,李薇两股之间的部位并不看得清楚。  但是阴部那饱满的形态还是映入了所有人的眼帘,光影交织下,李薇柔滑细腻的皮肤也表现无余,男人们看得眼睛似要喷出火来,个个胯下欲火贲张。  自己的屁股就这样呗大家看得光溜溜了,李薇的身体在发抖,也分不清是因为恐惧紧张还是兴奋。  於彩凤不管不顾的用扫帚柄抽打着李薇的屁股,简直就像是在展示着女儿屁股充满弹性的质感。  李薇闭着眼睛咬牙不做声,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滴落在地上。  十几下下来,李薇的屁股已经红成一片。  「啊」她开始忍不住痛,发出娇柔的呻吟。  这在男人们听来像是一剂更猛烈的春药。  「你妈个B,败家的玩意」於彩凤边打边骂,她的生活贫困辛苦又没有希望,这怨气也统统发泄在女儿身上。  「诶哟,算了。」  总算有女人看不下去劝解着,於彩凤听在耳里,反而更加恼火。  「啊啊」  於彩凤没有察觉,李薇的呻吟声渐渐有了微妙的变化。  在昏黄的路灯下,李薇裸露着下体,任由竹枝紮成的扫帚在白嫩的屁股上方飞舞,接受众人目光的洗礼。    大家都在看着我的小妹妹啊,他们应该会觉得我的屁股和腿很美吧,就连那个陈叔叔和他老婆都夸我好看呢。  这样的念头不知何时从李薇的脑海里浮现出来,身体的痛感也渐渐转换成了对下体的间接的刺激。  扫帚的每一下都让娇嫩皮肤感觉火辣辣的痛,但为何又让小妹妹那儿感觉到阵阵快感?这究竟是多么淫荡的身体啊,李薇的心里一阵抽动,阴蒂胀得大大的,连痛楚似乎也变成了情欲的催化剂,「啊啊」少女天然的娇嗔混进呻吟声里。  「啊啊」  伴随着这样的娇滴滴的呻吟,淫欲的情绪开始在男人们的心里弥漫,男人们目不转睛,多年的劳作也让他们缺乏足够的应对能力,只是呆呆的看着。  屁股上传来的快感弥散到整个下身,李薇只觉得阴道一阵抽搐,淫液已经无力控制的淌出了阴道口,将阴唇浸润,又滑到到大腿内侧。  不行了,感觉要来了!李薇双腿一软,跪在树前,手扶着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微微喘息,总算是没让人察觉到下体的异样。  「算了哟,娃可怜。」几个妇女忍不住站起来远远劝道。  只是谁都知道於彩凤是个母老虎,谁也不愿上前。  於彩凤劳累一天,也疲惫不堪,这样一番打,怨气也驱散了不少。此时看着女儿瘫软在地,多少也有些心疼。  她把李薇的胳膊一抓,看似凶狠,实则是将她扶起来。  「看你还跟那死鬼到处乱跑,你要不爱惜衣服,那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以后都不穿最好。」  於彩凤抓着李薇的胳膊把她向家里拉,嘴里还在骂骂咧咧。  李薇跌跌撞撞的被於彩凤拉上楼,院里恢复了平静,人们议论纷纷,一边叹息李薇乖巧可怜,一边感叹母老虎的凶悍。  倒是今晚这令众人心神不宁的裸体无人提及,只是待到人群散去后,院里的男人们确纷纷都有了床事的兴致。  李薇回到狭小而简陋的家里,免不得又是一顿唠叨,李正义有些不耐烦,抱怨了两句,很快就把於彩凤的火勾了起来,房间里充斥着母老虎尖锐的嗓音,於彩凤越说越气,看着一丝不挂的李薇打开抽屉找衣服穿,心里一阵恼怒,抓出李薇抽屉里的一条裙子便撕烂开来,还不解气,又用钥匙上了锁,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脆让李薇光着。  李正义和李薇都不敢吱声,只得颓唐的坐在椅子上发呆。  入夜,李正义夫妇进到里屋睡觉,剩下李薇在外间的小床上辗转难眠,想起今天的经历,她不由自主的把手伸到下体,咬着嘴唇,爱抚起阴蒂来。  李薇的脑子里延续着河滩的经历幻想着小男孩更激烈的继续玩弄着她的下体,而周围的人则赞美着她的美丽,爱抚变得激烈起来,她死死抿住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阴蒂肿胀得让她可以用两只手指捏住搓弄,快感从下体蔓延到全身,李薇的乳头挺立起来,酸酸的让她不由自主用另外一只手去抚摸,身体绷得紧紧的,泛起细密的汗水,她加快速度,竭力让这感觉更强烈,更强烈。。。  如同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李薇的身体像暂停一般骤然僵住,一阵酸麻从下体传达到脊椎,再到小腹,再沖上头顶,在脑子里弥散开来,恍惚间她好像看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站在河滩上,接受着众人的註目与赞美。  李薇张开嘴看着天花板,呼出长长一口气,眼睛睁得大大的,快感沖上云霄,她终於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李薇喘息着,把娇小白皙的身躯蜷缩起来。  淫荡!她给自己下了这样一个定义。  只是,那又是多么美妙的体验啊,这从未有过的刺激和满足如同毒药一般,将李薇的心侵蚀殆尽。  明天怎么办呢?虽然妈妈发了火,但也不可能真的不许自己穿衣服。  可这种在众人面前裸露的感觉又实在是让人兴奋,既然都觉得自己是小孩子,那为什么不敢正大光明的裸露呢。  李薇抚摸着自己的胳膊,光滑细腻的触感,看起来又是那么白皙通透,和其他人粗糙蜡黄的皮肤比起来,自己简直像一个瓷娃娃一般。  连见多识广的陈老板夫妇都夸自己美丽,那其他人也一定会觉得自己很美吧。  就这样,在阳光下去尽情绽放吧。  想到这儿,下体又有一缕过电的感觉传到大脑。  如果明天早上妈妈走之前没打开锁,那就不穿了吧,李薇想着,阖上眼睛沈沈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