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小钕奴物语1-2作者wzx500623

小钕奴物语1-2作者wzx500623

小女奴物语字数:45002013/10/18发表於:春满四合院                (一)  宁静的清晨,在东方,太阳才刚刚露出了一个点,天空还泛着鱼肚的白色,在东亚国西部的一个小镇上,当大部份的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一群特殊的少女们却已经开始了忙碌的一天,而她们的总称,则被叫做女奴。  小镇的东区是住宅区,而就在住宅区中的一个普通的民宅里面,一个可爱的女奴刚刚睡醒。从那洁白的床单上爬起来的小兰,是这个可爱的女奴的名字,蓝色的秀发用一根白色的丝带系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樑,脸上的容貌几乎完美,足可以令任何的男人心动。  如果这时候有人顺着少女的脖子向下看的话,可以见到一个项圈,在项圈之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小兰的女奴编号:KL01120,而继续往下看,则可以看到少女那雪白的、足有馒头大小的胸部以及胸部少粉红色的乳头。  因为没有穿着任何的衣服,所以继续顺着少女的身子往下看,就可以看到少女那白色的小腹,以及少女们最羞耻的部位,嫩红色的阴唇,以及少女乳白色的翘臀。而在翘臀之下,则是少女纤细修长的双腿,以及那毫无瑕疵的玉足,至於少女那纤纤玉手,更是犹如由白玉打造的一般,毫无瑕疵的地方嫩白得让人想吸吮到自己的嘴里。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少女女奴小兰乖巧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然后她便看了一眼床上的那对中年夫妇,莫度,以及莫度的妻子闫妮。  「要开始给老爷和太太做早饭了呢!」  女奴的作用主要有两个:其一,主人们的玩具,第二,主人们的工具。而现在的小兰,则是要发挥作为主人们的工具时候的职能,给主人们做早饭。  虽然普遍意义上来说,大部份人对女奴对自己的称呼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除了直接称呼主人之外,称呼男性主人老爷,称呼女主人为太太,称呼主人的母辈为老夫人,称呼主人的父辈为太老爷等等。当然了,也有一些人会恶趣味的叫女奴用别的称呼称呼自己,比如什么父亲啦,哥哥啦,以及船长啦等等……  裸体的身体上穿上了女奴们可以穿的唯一的一种衣物——围裙,可以遮住自己的乳房和腹部,但是少女光滑的脊背、富有弹性的嫩臀、修长的双腿以及纤细的胳膊依然露出着。之后,小兰走到了厨房,从冰箱里面拿出了做早饭的食材,开始做起早饭来了:『老爷喜欢的是绿豆粥和麵包,太太喜欢的是鸡蛋饼和水果拼盘,还有每天必需的牛奶。』  准备好了主人们的早饭,小兰又回到主人们和自己的卧室,拿出了主人的衣衫之后,开始叫主人们起床:「老爷、太太,早上了,该起床了。」少女用着可爱玲珑的声音叫着自己的主人们起床,虽然那并不大的声音一次是没有效果的,但是小兰是很有耐心的,所以在叫了七次之后,小兰的主人们起床了。  「小兰,几点了?」还没有完全从梦乡脱离出来的男主人问着小兰。  「回老爷的话,已经七点半了。」小兰微笑的说着,并且将主人要穿的衣服奉上。  穿好了衣服之后,男主人和女主人来到了饭厅,并且在小兰将饭桌边的椅子拉开之后坐了下来,开始吃饭。  「小杜还没有起床么?」看到自己的儿子座位上没有人,小兰的女主人一边喝了一口牛奶问道。  「回太太的话,小少爷昨天晚上说了,要玩到很晚,所以要小兰不要去叫他起床。」小兰恭敬的站在一边,用能让女主人听见,但又不会使得女主人觉得吵的话语回答道。  「那好吧,我们暂时没事了,你去吃你的早饭吧!」  听到女主人的话语,小兰微笑的回答了是,然后走到厨房,从放盘子的碗柜里面拿出一个背后写着「女奴专用」的盘子,然后又从冰箱里面拿出牛奶,倒在盘子里面,又拿到了饭厅。将盘子放到地上之后,小兰腿一弯,伏下了身子跪在地上,开始用自己的舌头舔舐着碗里的牛奶,和动物喝水的姿势一样。  这便是女奴们吃早饭的样子,而且,为了体现自己女奴的身份,在舔舐的过程中,小兰还要将自己的臀部稍稍的撅起,要让自己阴部毫无暴露的展示出来,为的是证明女奴们是不需要羞耻心的。  当然了,即使对於经过训练的少女们来说,这种姿势依然是羞人的,所以少女在这样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同时,她的脸上也早已浮现了红色,那是少女羞涩的表情。而在少女羞涩的时候,女奴们天生带着的那种变态,又使得小兰在羞涩的同时,开始有了一些兴奋,而证据,便是小兰双腿之间流出的晶莹液体。  「这小妮子又开始兴奋了。」无意间回过头的女主人,见到撅起屁股露出阴户,而且阴道里面分泌的黏汁从少女的阴唇边流出,流到了少女大腿上的时候,女主人这样笑话着小兰。  而听到这句话的男主人,则是回过头,皱了一皱眉头,叫起了小兰,说道:「小兰,记住,在我们的面前你可以摆出这个下流的姿势,但是在莫杜的面前,你是不能摆出这个姿势的,如果让我知道你用这些下流的姿势勾引莫杜的话,我会狠狠地惩罚你的。」  一边说着,男主人用眼睛狠狠的瞪着小兰,而后者则是在听见惩罚的时候,身体微微的一震,那是因为对於女奴来说,羞耻会让她们兴奋,而惩罚也会,如果有惩罚不能让女奴兴奋的话,那么那个女奴一定是不合格的,所以在这一震的同时,少女的隐秘部位又开始分泌黏稠的淫汁了,不过少女的主人们可没发觉那是因为自己的话语而使得少女兴奋的。  而在男主人训斥完了之后,小兰又回到了自己的盘子前,趴下去,继续用极度羞耻的姿势吃着早饭。  就在小兰舔舐完了牛奶,将盘子拿回厨房的时候,小兰的主人们也吃完饭。而就在小兰收拾着吃剩下的盘子、碗和杯子的时候,小兰的男主人打开了电视,开始看新闻,而小兰的女主人则开始梳妆打扮,至於目的,是为了迎接一会要来的邻居的夫人们,开始无所谓的聊天。               (待续)             (二)太太们的嘲笑  上午九点了,就在小兰在卫生间里清洗着女主人和男主人的衣物的时候,门铃响了,女主人打开了门,进来的是主人的女邻居们,再进来之后,女主人直接将她的客人们带到了客厅,开始了无聊的聊天,不过在聊天之前,茶和点心是必要的,但是,准备茶点的人肯定不会是女主人了,肯定会是某个可爱的小女奴小兰。  在女主人的叫声中,小兰将洗衣机设置好了之后,来到了客厅,而就在小兰进入客厅的时候,映入少女眼帘的除了自己的女主人之外,便是六个和女主人岁数差不多的,闲在家、以职业家庭妇女称呼自己的老女人。  「没见到客人来了么?快去准备些点心和茶来!」来到了客厅的少女被这样的训斥着,当然了,在走入客厅的时候,小兰免不了被那些老女人围观。而就在小兰回过头准备去准备茶点的时候,就只见到一个坐在女主人身边的老女人这样说道:「说起来,莫太太,每次来您家看到那个女奴,我就在想啊,这些女奴作为人的羞耻心都去哪里了呢?居然可以露着屁股在外人面前来回走,真是丝毫不知道羞耻啊!你说呢?莫太太。」  「阿拉,江太太,看您说的这话,这就是您认识的错误了,谁说女奴是人?这些女奴啊,对於主人们来说就是个玩具和工具,既然是玩具和工具,要什么羞耻心是不是?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些女奴们一个比一个下流,一个比一个下贱。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没有,江太太,就在那个女奴走过去的时候,那个女奴的两腿间居然都是那种东西,真是太变态了。你说,这些女奴是不是被人看的时候,不仅不知道羞耻,反而会兴奋呢?」就在那个江太太说完的时候,江太太旁边的另外一个老女人这样插嘴道。  「我看差不多。你看那些女奴们,只要呆在人们前面,除了脸红一点,就是下面都是那种液体,太下流了。我说,莫太太,你家里还有小孩,让这种下流的傢伙呆着,不会教坏小孩子么?」就在那个老女人说完,另外老女人也插嘴道。  「我看也不尽然,如果在家里有这么一个女奴的话,毕竟可以腾出手来更加加进自己和孩子的关系呢!你看看我,以前因为家务事几乎和我的孩子玩不到一起,现在,因为我家有了女奴,不仅仅我有很多的时间关心我的小孩,而且还因为那些下流的女奴和我的儿子有了共同语言。你知道么?昨天我儿子还说女奴们很笨呢,我儿子做的题中最简单的都不会。你看看,要不是那些下流的女奴,我都不知道怎么和我儿子交流他的学习呢!」  话题说到这里,就在小兰的女主人说完话的时候,小兰也将茶点端了上来,摆到了各个太太的面前。  「不过说起来,这些女奴们的皮肤倒也挺好的啊!你看看我,要不是有那些化妆品的话,我的皮肤早就乾裂了。但是你看看,这些下流的小妮子们,一天到晚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皮肤还这么细腻有光泽,简直就是没天理啊!」就在小兰将茶杯端到一个太太的面前,这个太太看到了小兰脸上和胳膊上细腻的肌肤后这样评价道。  「那又怎么样,就如同你见到的,这些下流小妮子即使再漂亮,也不过只能成为我们取笑和玩弄的对象而已。说句不好听的,吴太太,如果我现在把这个下贱的小妮扔了的话,那么也没人去帮助她,很有可能会成为野狗的食物的呢!」笑着回答了吴太太的抱怨,小兰的女主人说道。  就这样,这些太太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还是在拿女奴作为话题。平时就喜欢说张家长李家短的诸位太太们,聊起女奴们更是到了极致,一边用各种词语来辱骂女奴们,一边又以女奴身份的低贱来对比自身身份的高贵,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共同的敌人可以一起辱骂一样,聊得是不亦乐乎。  就在那些太太们了女奴们聊得很开心的时候,小兰回到了卫生间,衣服都已经洗好了,今天是阴天,所以不能晒衣服,只能拿到烘乾机那里将衣服烘乾。  可是,只当着小兰来到二楼的卫生间,准备将衣服烘乾的时候,小兰的小少爷莫杜的房间门打开了,穿着睡衣的十一岁少年莫度从自己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啊,是小兰啊!」看着眼前裸体穿着围裙的少女,少年的眼睛逐渐向下瞄去,比起那只会对小兰严厉的男主人和只会拿取笑小兰作为乐趣的女主人来说,小兰的小少爷明显对小兰的态度比较好,除了在父母面前必须装作要和小兰划清地位分别,其余时间只要和小兰单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比较亲近小兰。  「小少爷,起床了。」因为小主人的目光羞涩的少女,回答着少主人的话。  「嗯,今天的小兰,看起来还是一样可爱啊!」一边这样说着,莫杜确认了周围没有父母之后,便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小兰的屁股上,摸着小兰的屁股玩。  「小少爷,能不能先让小兰去把这些衣服拿到烘乾机里面,然后回来再让小主人玩呢?」小兰虽然被莫杜的手摸得很爽,但是工作是第一位的,如果不把眼前的工作完成而只当小少爷的玩具的话,那么小兰真的有可能会被主人扔出去,成为野狗的夥伴和食物的。  「好吧,我在我的房间里面等你啊!」这样说着,莫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而小兰在处理完了衣服,并将衣服放到了衣柜里面之后,来到了小主人的房间,轻轻的叩了一下门,说道:「小少爷,小兰已经做好工作了。」话音刚毕,就见到莫杜的门立马打开来了,一把将小兰拽进了自己房间里面,然后看了看周围之后,迅速的关上了门。  当小兰进了莫杜的房间,莫杜先向小兰问道:「母亲呢?」  「太太在和来的邻居们聊天呢!」小兰乖巧的回答着。  「父亲呢?」莫杜继续问道。  「已经出门了。」小兰继续回答着。  「那么你知道,小兰,我们来玩游戏吧!」说着,莫杜的手已经放在了小兰的屁股上,而后者,则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嗯」,之后便羞涩的低下了头,任凭莫杜的手在自己的身体上乱摸了起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