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文学  »  【银任欺者,其欺终被任银啊!】【完】

【银任欺者,其欺终被任银啊!】【完】

天,真的短了,不到19点就黑了。  是秋雨了吧,大一阵小一阵的下着,听说很多地方发水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姜超坐在海边,不知道他坐了多久,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他的身下的水泥台阶都成了水泡,但是,他似乎不在乎。身旁放着几个二锅头的瓶子,有的满着,有的空着,烟蒂在他脚下散落着,被雨水打湿。  不知道他还要坐多久,零零星星的打着伞的人从他身后走过,好奇地望了望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电话响了,姜超看了一眼,还是那个熟悉的名字:老婆!从昨天晚上他打了她一个耳光走了以后,她的电话就没有断过,他不知道如何接听这个电话,他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说什么。  姜超是一个成功人士,最起码在一些人看来是如此的,大学毕业就到了着名的国企当了一个部门的主管,年薪十二万,无论是不是因为他有关系,他有如此的地位,已经是非常让人羡慕的,而且,年薪十二万是在2001年的时候。  2003年,国企在东北的一个小城市设立分厂,姜超被「破格」提拔为厂长,年薪五十万,那一年,他在北方明珠大连买了房子、迎娶了他的大学同学,也是集团副总的女儿,那一年,他春风得意。  在国企的背景下,分厂的效益不错,如果一直如此,他也许会这样「春风得意」下去。  分厂在小城市,距离大连有些远,他要一个月、两个月才回家一次,不知道是「年轻气盛」,或者「寂寞难耐」,在办公室新来的杨雨的投怀送抱下,他没有把持住自己,和叫杨雨的女子发生了关系。  为了可以和杨雨自由的性爱,他把同样在工厂的杨雨的丈夫安排在外。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和杨雨的关系很快就被全厂的人知道了,当然包括杨雨的丈夫,但是,他给杨雨的丈夫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开七千块的工资,让那个男人心甘情愿的在外。  在自己的床上搞别人的老婆,让他乐此不疲,陆陆续续,厂子办公室又有几个女子被他「征服」了。也许是自愿被征服的,他总是给这些女人些甜头,工资啊、奖金啊,厂子很多人都知道,甚至开始叫那些女子是「厂妓」。  每月回家,看到留校任教的妻子,他也有些「内疚」。妻子贤良淑德,记得第一次和妻子做爱的时候,她紧张地哀求着他,当那器官出现鲜血的时候,他知道,这就是他深爱的女人。  结婚两年了,妻子在床上还是那么笨拙,除了传统的体位,其它的东西在妻子看来都是「流氓」的。每次他回家,妻子和他做爱似乎是一种义务,有如此的爱人,而自己却在外面搞三搞四。  但是,离开家,到了厂子,他似乎又舍不得新鲜的刺激,杨雨的口交是那么好,总是会让他不由自主地在她的嘴里射精,而杨雨会淫荡地把精液都喝下,让他感到无比的满足。他曾经要求过妻子给他口交,但是妻子马上表现出厌恶的表情,他也没有再要求。  一次出国考察的机会,他和集团的领导去了一次日本,在一家日本的店里,买了一些高清的摄录产品,也许是那个小陈同志的艳照门后,他开始喜欢上自拍了,本来买了一个三星的DV,但是,不理想,虽然也很贵,这次到了日本,就买了一些真正的日本产品,南韩的还是不行啊!  他不光买了摄录产品,还买了投拍产品,也许只是好奇。  从日本回来,先到的家,给老婆买了一些日本的化妆品,老婆很是欢喜。  老婆去上课了,他也要回厂了,不知道是出於什么心理,他把投拍的仪器放家了,摄像头对着床,东西不大,声控的。  回到厂子,把从日本带回来的一些东西分给他的那些女子,然后开始他的新设备的使用。不得不承认,日本的东西就是好,拍摄效果很好,他和每个女人都拍摄了,尤其是杨雨的拍摄得最多。  立秋了,妻子给他打电话,要他回家,因为立秋要吃饺子,他感到很满足,这样的妻子,你能说什么呢?他自己开车回家,从小城市买了些特产,到家的时候是8 月7 日的中午,妻子不在家,给妻子打了电话,妻子在超市买东西,没有想到他会回来得这么早,晚上吃饺子。  他躺着床上,开车有些累,突然想到他放在家里的偷拍仪器,他想看看怎么样。  偷拍仪器已经没有电了,他把仪器和家里的电脑相连,仪器是硬碟性质的,他把仪器里的录制档都拷贝到电脑里。  很多文件。  拷贝完毕后,他漫不经心的从头点击,看着。  很清晰,非常清晰,设备不错。  因为是声控的,所以不是很连贯。  第一个,妻子到卧室,找了什么东西,出去。  第二个,晚上妻子开灯,穿着睡衣,收拾一下,关灯,睡觉。  陆陆续续,生活是如此的规律,他看着,妻子的生活如此的平淡。  有几个档特别大,显然是录了很长时间,他点开了,他不知道他这一点,就点开了地狱的门。  妻子赤裸地出现在镜头里,笑着,很大声,好像在躲闪着什么,后面出现一个高大的黑人,将妻子扑到了床上,在妻子的身上亲吻着,妻子笑得很大声,他们「叽里咕噜」的说着英语,他听不懂,但是,出现这样的场面,还是让他吃惊不小。  妻子躺在床上,岔开双腿,那个黑人趴在妻子的阴部,用舌头挑逗着妻子的阴部,妻子很陶醉的闭着眼睛。不一会儿,那个黑人起来,把他硕大的黑阴茎插入了妻子的阴道,妻子发出满足的呻吟,那个黑人站在地上,搂着妻子的双腿,快速的抽动着,妻子的呻吟从那个黑人的抽动开始就没有听过。  他不理解,为什么自己和妻子做的时候,妻子没有发出过一点声响?  那个黑人抽动了有二十分钟,妻子的呻吟越来越多啊,两个人偶尔会说些什么,但是真的听不懂。二十分钟后,黑人从妻子的阴道里抽出阴茎,上了床,躺在妻子身边,搂着妻子,妻子的阴部正好对着摄像头,白色的精液从妻子的阴道流了出来。妈的!那个黑人居然都没有戴安全套,直接射到了里面。  那个黑人搂着妻子,睡着了,视频也就结束了。  看到如此的视频,姜超的心里满是怒火,他怎么也不相信那个女子是自己贤良淑德的妻子,他怎么也不相信妻子会背叛他和人做爱,而且还是一个黑人。  他又点了一个比较大的视频,还是那个黑人,不过那个黑人躺在床上,妻子趴在他的两腿之间,手扶着那个黑人的阴茎,用嘴卖力地给那个黑人口交着。从视频上看,妻子的口交技术要比杨雨要好的多;而妻子在他面前表现得,一听到口交就厌恶。  妻子给那个黑人口交了有十多分钟,甚至还将黑人那硕大的阴茎全部纳到嘴里。然后妻子趴到那个黑人身上,将黑人的阴茎塞到自己的阴道里,开始摇动着身体,那个黑人玩弄着妻子的乳房。  男下女上的姿势做了有十几分钟,那个黑人再次把妻子翻到床上,恢复了男上女下,快速的抽动阴茎,最后还是内射。  妻子和那个黑人从床上跑下来,视频结束。  姜超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已经不是怒火那么简单了,他感到了绝望,妻子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有一个最大的档,他的手颤颤巍巍的把档打开。  妻子先出现在画面里,是在脱衣服,不多时,那个黑人赤裸地走了进来,站在地上,妻子的内裤还没有脱,似乎是迫不及待地跪在地板上,手扶着那个黑人的阴茎含在嘴里,开始给那个黑人口交。  大约口交了五分钟,那个黑人上了床,躺着床上,妻子脱了内裤,趴在黑人的双腿之间,继续给那个黑人口交。不多时,又一个黑人出现在镜头里,阴茎粗大,快速的上了床,让妻子的屁股撅起来,在妻子的屁股上舔了一会儿,就在妻子后面把他的粗大的阴茎插了进去,开始快速的抽动。妻子居然和两个人做爱!  后面的黑人抽动了不到十分钟,就在妻子的阴道里射了精,让妻子口交的那个黑人起来,到了妻子后面,把阴茎插入了淌着精液的阴道,而妻子把在她阴道里射精的阴茎纳到嘴里,完全不顾忌上面有她阴道的分泌物和精液。  当妻子把那个在她阴道里射精的阴茎用嘴清理乾净后,那个黑人从床下来,对外面说了句什么,又有两个黑人出现在镜头里,也是赤裸的。一个黑人跑到床上,妻子马上把那个黑人的阴茎含在嘴里,给那个黑人口交,另一个黑人则在妻子身旁,舔着妻子的乳房和身体。  当一个黑人在妻子的阴道射精后,就有一个黑人把阴茎插入妻子的阴道,而射精的那个黑人会去到妻子面前,让妻子用嘴清理那射了精的阴茎。  这样的场景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四个黑人都在妻子的阴道里射了精,射了精的阴茎又恢复了雄风,配合着后面在妻子阴道抽动的阴茎,在妻子的嘴里抽动着。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应该是门响,在卧室的一个黑人出去了,听着那个黑人用生硬的汉语说着:「朋友!朋友!」过了五分钟,五个中国人出现在卧室里,出现在镜头里,姜超不由得大惊,出现的五个人他太熟悉了,第一个进来的就是杨雨的老公,后面的四个也是他搞的那几个女子的老公。  黑人对着杨雨老公打着招呼,也是用生硬的汉语说着:「朋友!」过了一会儿,杨雨老公从外面拿进来一个脸盆,黑人都下来,杨雨的老公上了床,拉着妻子的头发,非常粗鲁地把她拉下床,妻子到了床下,蹲在地板上,一大团一大团的精液从妻子的阴道流出来,滴在地板上。在妻子蹲着流精液的时候,杨雨老公已经脱光了衣服,站在妻子的面前,妻子把杨雨老公的阴茎含在嘴里,给杨雨老公口交。  大约给杨雨老公口交了五分钟左右,杨雨老公从妻子的嘴里抽出阴茎,手快速地套动着阴茎,而妻子张着嘴。不多时,杨雨老公的阴茎射出了精液,都射到妻子的嘴里,妻子脸上是满足的表情,用嘴接着杨雨老公的精液,把精液都接住后,居然把精液都咽下了,似乎还不满足,把射了精的阴茎还含到嘴里,清理着杨雨老公的阴茎。  就在这短时间,其他的四个男人也脱光了衣服,而那几个黑人则出去了,不多时,听到门响,他们应该是离开了。  妻子想含其他男人的阴茎,杨雨老公道:「骚货,你先把你的骚屄洗洗,都是那群老黑的玩意!」妻子听话的蹲在脸盆上,用里面的水洗着阴部,连阴道里都洗得乾乾净净。  洗完后,想上床,杨雨老公用脚指了指地板上妻子阴道流出来的精液,道:  「骚屄,这个黏黏糊糊的,一会踩到怎么办?」妻子居然趴在地板上,用舌头把地板上的精液都舔着吃了,吃得津津有味。  妻子上床了,一个男人站在妻子面前,妻子给他口交着,一个男人走到妻子后面,把阴茎插入妻子的阴道,两人开始快速的抽动着,妻子配合着抽动。  不多时,在后面的男人在妻子的阴道里射精了,另一个男人到了妻子后面,妻子的阴道往外流着精液,那个男子道:「王勇,你看你射的什么玩意!」王勇道:「你肏骚屄的屁眼,你不喜欢肏她屁眼吗?」那个男人扶着阴茎,真的插入了妻子的屁眼,开始抽动着。  让妻子口交的男子抽出了阴茎,快速的套动着阴茎,妻子依然张嘴接着。那个男子射精很猛烈,不但射到妻子嘴里,还射到了妻子的脸上、头发上,妻子等到他射精完毕,把嘴里的精液咽下,又用手把脸上的精液抹到嘴里,咽下。  杨雨老公的阴茎恢复了硬挺,他躺在床上拍了拍妻子的大乳房,妻子习惯的爬着身体去到杨雨老公的身上,杨雨老公把阴茎插入了妻子的阴道,而后面的那个人一直在妻子的屁眼里抽送,杨雨老公和那个人开始前后抽动,妻子把那个射精的阴茎又含到嘴里,口交着。  视频在这里突然结束了,再没有了,应该是没有电了。  姜超瘫软在凳子上,好像也没有电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妻子拿着很多吃的回来了,不等妻子和他打招呼,姜超过去给妻子一个耳光,就从家里跑了出去。  妻子还在给他打着电话,他不知道如何面对。  一个老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本粗制滥造的书,问道:「要黄书吗?」姜超看了一眼老人,没有说话,打开酒瓶,喝着白酒。  老人无趣的走了,嘴里喃喃地说着:「肉蒲团哩!淫人妻者,其妻终被人淫啊!」姜超楞了,呆呆地看着那个老人! 10023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