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故事  »  老婆的圣诞派对【完】(作者:不详)

老婆的圣诞派对【完】(作者:不详)

我是亚来(Roy),和老婆豆豆住在加拿大,去年圣诞,发生了一些事情,令我怀疑老婆给人吃了,现将经过和读者分享,望大家给一些意见。  话说老婆以前公司有个洋人男上司Dave,在她离职后仍常常打电话找她,有时更约她上街。由於西方人生活较开放,男女交往十分平常,我也不以为意,由她间中出去找乐子。  去年圣诞前几天,Dave又打电话约老婆去他家参加公司的圣诞派对,我因为要开夜班,就由她单独去了。那知我晚上12点下班回家,老婆都未返家,打她的手机,她说差不多就要离开了。  这时我听到电话背景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不停叫我老婆:「喝啦,你又不是不能喝嘛!」,加上我听到老婆的声音像是喝得好醉,就问她在哪里,想去接她,但她说不用麻烦,因有一个以前的女同事会送她回来,便挂线了。  我心想自己的老婆今夜可能成为别人的猎物,心里有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心情十分复杂。躺在床上等了很久,仍然不见老婆回来,渐渐睡意袭来,便睡着了。  醒来时抬头看了看时钟已经接近早上六点,发现老婆己回来洗完澡,连睡衣也没有穿,裸着身体便伏在床的另一边睡了。  我轻手轻脚的走进了卫生间,只见老婆把脱下的衣服抛了一地:一双黑色的皮长靴,配上黑色的蕾丝内衣和丁字裤,长统大网格丝袜,深紫色的短裙和那包不住她丰满的胸部的白色开胸恤衫,令我脑海里浮现出穿着一身性感的老婆,在派对中在一班男人中周旋的画面。  突然我注意到老婆其他衣服只抛在地上,但丁字裤和丝袜却明显用手洗过,我心里奇怪,赶紧回到了卧室。  我走进房间看着睡着的老婆,只见她醉伏在床上,那雪白浑圆的屁股,长长的腿微微打开,大腿尽头红红的,两片薄薄嘅阴唇向外翻开。当我用手指摸到她的嘅阴部时,发现竟然是湿漉漉的,我再用另外两只手指撑开她的阴道,只觉松松的,内里有些白色的液体,慢慢的流出来。  我心中纳闷,轻轻把老婆的身体翻过来。在微弱的光线不,可以见倒老婆的涨涨的双乳有很多红印,两粒深红色的乳头发硬突起,就像和我爱爱高潮后兴奋的样子。这时我心知一定已经有事发生,一股浓重的醋意涌上我心头,差一点想叫醒老婆审问。但是回想此时此刻,发生的己发生,又能如何呢?  我怏怏不乐的跑到客厅,脑中满是昨晚可能发生的事情。老婆喝醉不知被吃了?那男人是不是Dave?还是Dave早有预谋迷奸了老婆?洋人的阴茎很大,老婆有否彻底地被征服了?乳房的红印,是否有被很多人搓弄了?还有那阴道中白色的液体,是不是老婆被内射了?  幻想着刚才老婆被别的男人干的画面,令我变得十分兴奋,我裤子里的阴茎硬硬的,我在问自己:「亚来,你怎么了?」我想,我的思想已经出问题了……忽然见老婆的手袋放在地上,想起老婆时常带着数码相机,事无大小都喜欢拍下留念,便忍不住打开她的手袋,查看她的相机,希望能看到昨夜到低发生了甚么事。  果然老婆在圣诞派对拍了很多照片,还有一些短片。我一一查看,早时只是一些和一群男女旧同事挤在一起的普通团体合照,但在晚一点拍的,竟有很多老婆和不同的陌生外籍男人的合照,站在老婆身边的男人环抱着她,有时搂着她的腰间,有时摸着她的屁股。更有把手从肩膀搭在老婆的胸前,挤她的奶子。  最要命的是老婆看来像喝得很醉的样子,迷痴痴的双眼呆滞,像是不知道让那些老外吃尽了豆腐的样子。此情此景,看到我心中又恼火又兴奋,下面再次硬了起来。  看来他们见老婆喝醉了,便围起来戏弄她,还拿了她的相机,拍一些短片留念。片中只见老婆走得跌跌撞撞的,身边的男人帮忙扶住她,白色开胸恤衫上的钮扣打开了三粒,丰满的胸部在蕾丝内衣下若隐若现,口中还叫嚷着:「我没事。来,我们再喝!  忽然镜头一转,便漆黑一片,原来拍摄的Dave跑去卫生间,忘了停机,虽然没有画像,但仍清楚地把周遭的声音录了下来。只听到一个男人说:「哗!  Dave你真行,在哪里找到这个辣妹的呀?  Dave:「没有啦……是我以前公司的同事,本来是我下属,早嫁人了。」男:「人妻不就更好嘛!没有后顾之忧。嘿嘿嘿……」Dave:「你也挺会挑食喔!」  男:「大家彼彼此此啦!看她结了婚还穿得这么性感,摆明是出来偷吃的!」Dave:「就是见她这么骚,我才时常约她出来玩,但仍未有机会吃过她。」男:「真的假的?要不也算我一份好了!」  Dave:「玩3P……不是吧?这女人是良家,哪肯呀!」男:「操!又没有人叫你问她!把她灌得醉醺醺的准行。要不然我有种药水春药,加在酒中,吃了玩10P 都可以呀!」Dave:「春药可省了,她都早喝醉了啦,你看她玩到春光外泄都不知道。」男:「我一早已经看见啦!穿着条这么短的裙子,想不被人偷窥都难。你看她那个屁股,又大又圆,一定是每晚都要打炮那种!」Dave:「嘿!你倒会挑位子坐,故意坐在她对面,什么都给你看光了!」男:「你不是更过份,拍拍照就搂住她的腰,握住她的奶子。跳舞时还见你跟她舌吻呢!不如等一下把她带到楼上房中……」Dave:「哈!这样都被你看到。老实说,她的奶子不算太大,不过还真挺有弹性的。其实不只有舌吻,在刚才跳舞的时候,我就摸过她下面了,你猜怎么来着?……」男:「到底怎样?快说嘛!」  Dave:「跳舞时搂着和她舌吻时,我把她拉过来,手从她的腰滑到她的屁股按着,用我那支硬梆梆的棒棒顶着她,还把一只手偷偷进入她裙子里面一摸,原来这个骚货的鸡迈已经湿透了!」男:「说到我都硬了,我们把她带上房再算吧」跟着只听到一些杂声,想是他们在扶着醉到昏昏沉沉的老婆,跑到楼上了Dave 的睡房。所谓酒醉三分醒,我听到老婆在迷迷糊糊中,仍问他们在做甚么,而他们却推说带她去休息一会儿才送她回家。  两人把老婆放在床上后,我便听到窸窣的布料磨擦声,想必是他门在脱下自己和老婆的衣服。我想到不省人事的老婆现正和两个男人在床上,美艳的成熟躯体赤裸裸的摆在他们面前,让人看光光,不禁血脉喷张,心差一点便跳了出来。  我竖起耳朵,只听到啜吻的声音,想必是他们在吸啜我无助的老婆的乳房等性感带,突然听到老婆在叫:「你……你们在做什么……这样未免太过分了吧?  ……我可是有老公的人耶!  我心里正高兴幸好老婆醒了,逃过一劫,那知Dave竟叫那个男人按住她的双手,自己压在老婆身上,实行用强攻占她的蜜穴。  「放开我……放开我……喔……噢……啊……噢……喔……」老婆不停的叫,但是体内的酒精令她全身乏力,加上Dave粗大坚挺的的大肉棒在干她那的小穴,使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一下子便挑起她性欲,叫声也由反抗挣扎的呼救变成了淫荡的呻吟,我心里不禁一沈,老婆不竟失身了。  「喔……噢……啊……你怎么能插……到这么深……我……啊……好舒服……好舒服……喔……「老婆已经完全陶醉在强烈快感之下,顾不得什么羞耻了。  这时Dave也叫了起来:「啊……爽……好个骚娘儿……好棒的淫穴……好紧……爽……还会吸吮……好爽……好爽……「。不消一会,Dave带着颤抖声音叫了起来:」OH……Iamcoming ……「,想是他控制不住,射了入老婆的蜜穴里。  我听到敏感的老婆也同时达到高潮了,但他们并不放过她,只听到她惊讶不知所措地叫不要不要,原来在房中的另一个男人在Dave起身后马上爬上她的身体,在她反应过来前便把肉棒挺进那已经被浪水和精液弄到湿得一塌糊涂的蜜穴!  那不知名的男人一次又一次地将肉棒如同打桩机般,猛干着老婆肉穴。Da ve的的外国尺寸,早己涨得令老婆吃不消,那知这人比Dave还要大,下下顶在她未曾有人到过的深处,一阵从末体验过的快感袭击而来,舒服得老婆忘情大叫:「天啊!……喔……顶到底了……爽死人了……啊……要死了……噢……啊……「  这时扬声器不停传出男女燕好的呻吟声,看来连串的快感似乎已将老婆吞没,因我只听到老婆浪叫的声音,而再也听不到她挣扎。心想大慨是她知道事情到此抵抗也没用了吧!  突然老婆喘息的声音说:「你……你这两个……大坏蛋……坏……Dave……你好坏……坏死了……放过我罢……一起弄我受不了啊……不要再吸我的乳头……啊……啊……好舒服啊……」原来他们两人分工合作,一上一下的进攻老婆性感带。  心想老婆怎受得这刺激,果然不久就听到她大叫:「……啊……啊……我爽死了……我要……HIGH……噢……啊……OH……COMEINME……C OMEINME ……噢……啊……啊……」而那男人亦同时大声吼叫,想是那男人和老婆都高潮了。  终於一切回复平静,听到Dave和老婆说:「刚刚两个人搞你,你可真是爽得够了吧?!」老婆回答:「好……舒服,你的那个……好热好硬……好舒服……他……太大……又粗又长……受不了」Dave:「是吗?那让我再干你一回吧!」  听到老婆讲出那淫荡的话,只觉得脑子昏沉沉,闭上眼只见一幕幕老婆被别的男人玩弄和彻底地征服的画面。想不到迷糊的老婆不但的给Dave吃了,竟还在全没保护下由他内射,更玩了3P,实在令我又是痛心,又是与奋。  突然听到一些声音,慌忙把相机关掉。一抬起头,见老婆己穿上睡衣,整个脸涨个通红,人完全僵在那里看着我。  在今天之前,我也会幻想老婆与陌生男人的性爱,但现在竟活生生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老婆这时只知害怕,那会想到单是刚才在我脑中演绎的一幕,已令我十分兴奋。  这时我硬得可以,一手把她拉过来,用劲地隔着睡衣揉她乳房,老婆一声呻吟,说:「老公,别这样。」。老婆以为我在赌气,那想到我是那样的性奋。  心中充满内疚的老婆坐在我的大腿上,看着我幽幽的说:「老公,对不起,我喝醉了出了事啦。」「豆豆,我要你坦白详细的告欣我昨晚发生的一切,不可再说谎!」老婆:「老公,我知你生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急得哭了,那会想到我想知道发生的一切,只是为了宣泄我的性欲。  「豆豆,快说」我凶凶的说。  「老公,别这样吧,我真的不想再提了……」  「不成,再不说我可生气了!」  老婆:「老公,别那么凶,我说了。」这时我为满足自己,可叫骄妻受苦了。  老婆:「老公,你知一直以来我的老外前上司Dave有和我上街,而我也知他对我有野心。但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是一个漂亮性感可爱、魅力十足的女性,能有一大群男人围着自己,殷勤的拜倒在自己的裙下。所以我也乐得和他交往,心想只要我能控制着局势,便没有问题了。」「昨晚的圣诞派对本来也是无害的,只是和一群久未见面的旧同事相聚,一时高兴便喝多了。老公,你也知我是有酒胆但没有酒量,而且一醉便失控,才被Dave乘人之危占了便一点便宜。」「只是占了一点便宜?」我大声说。  「唉,你也知道了,还问?昨晚在你打我手机之后,来派对的人逐渐散去,突然发觉只余下我一个女生。我本来也想离开,但Dave和几个老外男同事拉着不放,说那么久不见,一是要和我跳舞等等。」「那你就和他们跳了?」我问她。  「没法子啦,我心想应酬一下便走了。那知他们轮流的搂着我跳慢舞。酒醉加上被一个接一个高大性感的男人拥着,逐渐激发唤起了我性欲,身体软绵绵的使不出力,就像是挂在他们身上的玩具娃娃。」「他们摸你吃你豆腐了?」  「老公,你知男人都很坏的。跳舞时他们的手都不安份,老是在我的腰和背游走,……」「豆豆,我看不只是搂搂抱抱那么简单吧?」见老婆避重就轻的说话,我便恶狠狠的追问她了。  「我说我说,但你不要生气。你知老外很开放,摸摸亲亲也十分平常,何况喝醉后会变得狂野开放,所以我当时也觉得OK,没有太放在心上。但Dave真的很过分,跳舞时竟按着我屁股,把他兴奋得发硬的下面顶着人家。在我想推开他时,还搂着我不放,更强吻了我,把舌头伸了入我的嘴里打转。」「那你为甚么不抵抗让他胡来?你一定是见他高大英俊便发浪,对他有性幻想!」我假装生气的说,但心中可兴奋乐翻了。  「老公,当然没有啦。你知我一喝醉便迷迷蒙蒙,基本上自己做什么事都搞不清楚。但老公你放心,我有想着你,为你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在最初Dave把手偷偷伸进我的短裙内想抚摸我的下面时,我有用腿夹着他的手,不让他的手指在我腿间乱来!」「最初?」我一下找住老婆的语病。  纯纯的老婆知道说溜了嘴,只好老实的继续说下去:「那不是我的错,要不是那该死的Dave偷吻我的耳垂和颈项,弄到我浑身乏力,我才不会让他有机把手指插了进去!」想到清纯的老婆被Dave用指技干入,真的是心痒难耐,原本抱着老婆的手自然的从她一件过的睡衣底探到她大腿尽头,只觉她的内裤早已湿透了,想必是老婆回想昨晚爽到翻的荒唐行为,激发起强烈性欲。她把咀迎上来,柔情的说:「老公……不要再说了,总之我只爱你一个……吻我。」说完便主动搂着和我舌吻。  其实我们平曰十分恩爱,她也对我死心塌地,想不到她还会偷吃!现在我听得心痒痒的,当然不让她停下来,便说:「豆豆,你全告欣我可以帮我解疑,不然我每次想起会乱想,挺难过的。」「老公,我对不起你,要你难过。其实跟着也没有甚么,只是给Dave的手指弄到我全身软软的,想抗拒也无力,控制不住在兴奋中来了一次,跟着很倦,便让Dave扶到房中睡觉,睡一会醒了便回来了。」看到老婆这时还想说谎,我心中窃笑,我故意坏心的问:「我敢打睹你一定是兴奋得全湿了,还是娇喘连连,很舒服,对吗?」「老公,没有啦,我那时神智不清,怎记得清楚,我只知跟你做最舒服。」这时老婆己经动情,她一手把那一件过的睡衣向上拉过了头,反手解开胸罩,又脱下了内裤,主动捉着我的手去握着她发涨了的乳房。  我抱着老婆,嘴由她的颈一直吻到耳窝,更轻咬她的耳,细细声说爱她,手指滑进她的腿间,一面用中指进攻她的肉穴,一面用拇指有规律的轻按她敏感的阴核,弄得她浑身发抖,阴道不断收缩,强烈的快感让她似休克般的失神,欲仙欲死,就像一一重演Dave对她所做的一切,她忽然全身颤动,高潮了。  我停下来欣赏她高潮的陶醉表情,直到她喘息过后,才温柔的问「豆豆,感觉怎么样?很舒服吗?」「老公,你真好,我爱你!」  「爱自己的女人,就应该知道如何给她快乐,对吗?」我说。  老婆一听到,双眼一红,哽咽的说:「老公,我对不起你,我说谎了。Da ve们……他们……他们迷奸了我!」  毕竟我的豆豆也是真心爱我,尊重我才向我那坦白,我又怎忍责备她?只有紧紧抱着全身赤裸的她,说:「豆豆,他们迷奸你可不是你的错,你放心告欣我昨晚发生的一切,我不会怪你。」「老公,你知我跳舞时己是半醉半醒,被Dave用指技干入到爽了一次,更是倦得想睡。那时Dave刚好要去卫生间,他便把我带到沙发坐下,给我一杯酒便跑开了。我没意识的把酒一口一口的喝下去,在Dave回来前我己不胜酒力,醉倒在沙发,连手中的酒杯也掉到地上了」到这里,我心想我听到Dave和那男人的对话该就在这时发生。想必是D ave回来见到穿着一身性感的老婆醉倒了不醒人事的躺在沙发,黑色的蕾丝内衣在白恤衫下若隐若现,双腿微微张开,深紫色短裙下的春光完全曝露在他面前,便扶她上房实现占有她的梦想了。  「根着发生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了。只觉得有人抱起我无力的身体说带我去房中休息。朦胧地感知被放在床上,跟着便昏迷了,任由Dave和他的朋友摆布着。我想他们一定是这时就把我扶了起来,偷偷的解开了我的短裙和开胸恤衫的钮扣,连我蕾丝胸罩,丝袜和丁字裤也脱掉了。」老婆继续说。  「那不是给看光了?」我随口说。  「要是只看看就好了。我也不知其间他们对我做了甚么好事,如何玩弄我的身体。只是后来被一阵强烈的刺激骚扰弄醒了,张开眼只见他们都脱光了衣服,一人一边的一起吸啜我的乳头,我吓了一跳,人也醒了大半,便挣扎要起来,那知Dave压在我身上,用手把我的大腿掰开,叫另外那个叫Mark的人按着我的手,将热烫龟头轻触在那早己湿了的阴道口,一口气把的肉棒插到我里面……  「你怎么不反抗,反而连人都交出来了?」我问。  「那时我给他们按着根本没法子起来,加上Dave把肉棒插入我的穴里面之后,就把我的双脚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面,快速来回的抽干起。他那粗大坚挺的的大肉棒涨得我发麻,每次挺入都深深剌进我的小穴,弄到我全身酸软乏力,再也没力气抵抗,我想阻止这一切的继续发生,却又控制下了身体的自然反应,自然地在强烈快感冲击之下呻吟起来了。」「那你有没有来?」这时我一面问老婆,一面把玩她的乳房。  「其实Dave很快便射了,但不知为甚么感觉那么强烈,他只骑在我身上不过几分钟,我竟高潮了两次。完事后Dave一抽出来,大量的精液从阴道口涌出来,我软软的躺在床上,以为终於完了,那知……」这时我不禁幻想老婆被插翻的鲍鱼上,有浓浓的精液流出的性感画面。  「Dave一起来,原本按着我的Mark马上代替了他的位子爬上我身上,在我还不知是甚么一回事他便把肉棒插了入来,我不禁呆住了,不知如何反应。  他比Dave还要大,要不是有Dave的精液作润滑,一定痛死我了。那肉棒在我最深处不停快速抽动,使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干得我不停的高潮迭起,不知羞耻的喊叫我不行了!但Mark不但没有慢下来,反而Dave加入吸啜我的乳头,弄得我越来越性奋。张大双腿去迎合Mark的干入。不久我感到M ark 的肉棒但在我体内抽搐,一口气将抑制住的精液射出,而我也很快就再达到高潮。「听着老婆在回述被奸到不断地高潮的经过时,我固然性欲冲动,而老婆也一样欲火中烧,把持不住,大家可说是一触即发。我看着老婆脸上表情,只见她神情淫荡,成身软倒我身上。她终忍下住主动用手退去我的裤子,双腿略分开跪在我身上,把我那早已坚硬竖起的肉棒抽出来,自己坐了上去,十定一个荡妇的模样。  以住老婆做爱都是男上女下的由我主道,想不到经过了昨夜,竟变得风情万种,媚态撩人,更有成熟女人的味道!老婆用下身压挤着我,身子向后倾着,像是想我尽量插深一点。我双手很自觉地爱抚着她那对丰满的乳房,拼命抬高自己的屁股去配合她磨蹭的动作。我两有如乾柴烈火,一触即发,不到三分钟就崩溃,大家一起达到顶点。  老婆紧紧的拥抱着我,一边亲我,说:「喔……老公……喔……噢……啊……老公,我……啊……好舒服……啊……啊「不停的兴奋喘息,一付销魂淫荡模样。大家双拥着休息了一会,我便要她把跟着发生的事告欣我。  「豆豆,照你所说Dave和Mark是轮奸你,不是迷奸!」我捉狭的说。  「老公,是迷奸没错啦。在Mark完事后,一切逐渐平静下来,我也累得大字型的躺在床上,倦怠得想呼呼大睡。忽然觉得粘粘的精液从我的小穴流出,马上想到刚才给他们射了入内,而这几天又不安全,急得哭了起来。他们知道了,便骗我说他们有事后药。Mark给了我两颗药片,心中慌乱的我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想也没想便用他给我的酒送下服了。」  真想不到天底下真的这样的笨女人,连刚刚强奸她的男人说话也会信,心想今次可亏大了。本来有些忿怒,起来,一时精虫上脑,再也发作不来。  我的肉棒早己在高潮后软了下来,但仍未退出老婆的小穴。当我想到老婆被Mark下了药,心想好戏又将上演,控制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竟又涨大起来,一下顶入了老婆的花心。老婆虽看不到,但敏感的小穴马上能感受我的身体的变化,给我一顶,整个人亦冲动了起来,便用双腿紧紧盘在我的腰上,同时紧紧搂住我,用她湿润的蜜穴顶着我的下体磨蹭,使我下面传来舒爽至极的感受。  「老公,你怎么知到老婆被占便宜还这样性兴奋?那我也不怕告诉你后来发生的一切了。我和着酒吞下了那药之后,发觉感觉到自己心跳得非常快,呼吸急促,身体开始出汗,感觉全身发烫,人也朦朦胧胧。忽然间发觉舞会中留下来的所有男生,全都脱了衣服跑了进房中,只看见一个个肌肉健壮,阳具硕大的异性,围在床边看着我。我这时虽然全身赤裸,但竟然没有一点点羞耻的感觉。」「老公,这时我只感觉到身体像漂浮在云中,我挣扎着摇摇晃晃站起来,但觉室内一切都在旋转,在我差一点就跌倒时。Mark乘势从我背后搂着了我,把我转了回来,抓着我的双手向左右完全展开,就像是要把我身体展示给大家。  这时大家见到我目光迷离,口齿不清,全身软软的,知道药力上来了,大家的手也不老实地往在我身上胡乱地摸索着。「老婆这时候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继续说:「我只知有人吻着我的颈项,用嘴唇轻轻碰触我的耳廓,弄得我酸酸的;又有人把玩我的双乳,含弄我的乳头;也有人在我的腿间揉捏,使我我完全泛滥了。全身上下也不知给多少对手在爱抚,更不知有多少张嘴在吻我喔!「老婆一面说着,一面用双腿夹紧我的肉棒,不断地扭动她的腰和屁股,酥麻的感觉马上传遍全身,说话也气喘吁吁的,夹着性感的呻吟。  「我突然感觉到一股电流从下体传了上来,不知是谁竟然把他的舌伸进我腿间的夹缝,并用嘴吸吮喝着混合了我的淫水和精液的淫液。我的身体一阵冲动,把头向后仰着,闭上眼享受,张口大声呻吟着。突然一股男性的味道冲进我的大脑,原来Johnny把他坚挺粗大的阴茎放到我的面前,要送入我的嘴中。」为了鼓励我的老婆说下去,我把我的手指伸到她的身体下面,摩擦着她的阴蒂,只觉到她肌肉的颤动,大口的喘息着。  「老公,你知我一向怕用口,但被下了药后人变得狂放,我不但没推开,反而用手轻轻握住,用舌尖挑拨他的龟头,然后张开嘴将整条阴茎吞了进去。在我的含弄下,他的阴茎越来越涨大,使我没法子呼吸,我真的没有想到男人竟会有这么粗大,只得吐出来给自己换换气。」「我在药力加上他们上下夹攻,身体的感觉越来越异样,充满了渴望和明显性的需求,只知需要更强烈的快感,从喉咙深处发出沉重的呻吟声,和胡乱呓语淫荡地叫着他们快给我!我也看不到是谁一手提起我的大腿向侧面分开,俯身趴上来把他的阴茎送入我的体内,我也抬起屁股迎合着他的动作,只是想让它更深入一些……」说到紧张处,我狠狠地向上一耸,老婆身体随之颤动,指尖在我背上划出一道道长长的指印,发出一阵悠长而性感的呼叫。  这时老婆己完全被情欲迷乱了,她用力把我推倒,骑在我的阴茎上研磨,像是重演昨晚令人回味的疯狂,在喘息间继续说,「那人将我翻过来,不停地将肉棒撞击着我的阴道,而另一个人从后用双手扳开我的屁股,手指往我的肉穴上面一抹,把淫液润滑我的后庭,跟着便感觉到一条异常粗大的东西从后插入进来,胀满撕裂的感觉疼痛得我张着口呼喊,却未有发出声音,因这时有人把他的阴茎塞进了我的口,我也顾不了那么多,用力含吮着。」这时老婆的脸上露出着兴奋的神色,眼睛眯成一条线,感受着我对她的冲击。  我拼命地把肉棒顶进老婆的体内,她也扭动着身体迎合着我的动作。这时我把手指代替那不知名男人的肉棒,插入我老婆的菊穴之中。只觉指头在她体内像触到我插在她阴道中之内棒,老婆被我这样折腾,浑身肌肉突然绷紧,紧紧闭着眼睛,脸上潮红,在叫唤中再次体会了淋漓尽致的性爱高潮。  「噢……呀……呀……呀……我嚟啦……喔……老公……喔……噢……啊……老公……「老婆双腿团在我的臀部,紧紧地夹着,阴道自然地开闭,像是要吸取男人的精华。我的动作不断加快使劲地把她的身体紧紧抱在怀中,在狠狠的冲击中在她的阴道深处爆发,喷射出一股热流,快感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老婆意犹未尽,仍在说她的故事:「不久我身下的男人射了,阴茎脱离了我的身体,但马上一根更大的阴茎插了进来,我明白他们换着来操我,身上三个洞全给他们轮流攻占,但在酒精和药物的影响下,只要感觉很舒服,高潮一个接一个,我也不管他们如何操作,只想将自己的欲望彻底地释放出来!给他们玩了差不多两小时,我感觉到自己阴道内的肌肉不停在抽搐,液体顺着大腿在向下流淌,从未体会过的美妙」那次之后,老婆尽可能避免接触到Dave,希望能够尽快淡忘这件事,我也以为这事应该到此为止了。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多P 带给老婆的刺激,催化了她心底的淫欲,直到一个月后她仍不断偷偷地回味着那天被多人一个接一个插入的画面,一边想着那晚做爱的场景一边给自己手淫。  过了不久,Dave突然打电话给老婆,她看到是他,明知道这样很不应该,但仍然忍不住接了。其实这种事有了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老婆给Dave那一伙叫了出去,自然是又一次给他们弄得如痴如狂,可能是淫乱群交的刺激,可以提高女性的性感度吧。  从此之后,老婆越来越饥渴,满脑都是跟Dave那一伙做爱的情境,刚开始还好,会在老公前装装正经的样子,但是没多久,已忍不住主动去找他们,完全失去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