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武侠  »  【村民勇斗村恶霸 三男痛建“大洋马”】【完】

【村民勇斗村恶霸 三男痛建“大洋马”】【完】

在鄂西北群山连绵之中,有一个40几户人家的小山村——牛家山,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尚未吹到这文化、交通十分落后的小山村。这里通向外界的唯一通道是一条崎岖的小山路,这里的村民年复一年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每年公社书记和大队书记带一帮随从来这里一、二次,算是看望村民,虽然弄得鸡飞狗叫,但淳朴的村民还是像皇帝驾到似的接待他们。  这里的最大的官就是生产队长牛占山了,牛占山虽已近50岁了,但生的膀大腰圆,虎背熊腰,黝黑的皮肤更是显得健壮,在这里,他就是天,就是法,凡是他说的话无人敢不从,因和大队书记关系密切,所以已经当了近20年的生产队长了。  这牛占山平生只做两件事,一是猎财,二是猎色。每年村民的上交提留他总是克扣一些,凡村民有求于他的事,总是先孝敬,所以牛占山的家算是富裕的;这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寡妇、甚至中年妇女有相当一部分被牛占山睡过,她们及家人有的敢怒不敢言,而有的则以能和生产队长睡而感到荣幸。  牛占山玩女人很随意,没那么多讲究,一是不论年龄,上到50多岁的妇女,下到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小媳妇,只要他性起就会把她们压在身下一番疯狂的发泄。二是不论宗族,因牛家山的村民80%以上都姓牛,而都沾亲带故,所以家族嫂子、侄女、侄媳等等都是他的猎色对象。甚至有的连母女都不放过……去年的一个傍晚,牛占山牵着自家的大狼狗上山察看山林,在一山坡下的灌木丛旁露出一女人肥肥白白的大屁股,走近一看,是一拾柴的女人在小解,看到女人的大屁股和阴部的两片肉,牛占山的阳具顿时充血,不由得扑了过去……随着女人的一声惊叫,才知道她是自家远房的嫂子,但此时此刻,欲望战胜了理智,硬是把嫂子重重的压在身下,直把嫂子插的淫声四起,后把已不多的精液射在嫂子的屁股上,穿上衣服若无其事的牵着狼狗下山了。  去年的秋收刚过,生产队的稻场上堆起了高大的草垛,晚上,牛占山领着马灯路过稻场,忽然看到一个叫二牛的后生领着裤子从草垛里出来,后鬼鬼祟祟的离开了,虽然还是以阶级斗争为纲,但马占山知道这绝不是阶级敌人搞破坏,这里有戏了,想着,便来到了草垛旁,首先看到的是一个近视于赤裸的年轻女人,披散着头发上夹带着稻草,再一细看,这女人是自己远房侄女。  此时的场景,牛占山明白了:大战刚结束。侄女赤裸的肉体刺激着这年近半百的叔叔,不由细想便脱下衣服扑了过去,侄女拼命反抗,在牛占山的威逼、恐吓下:一是让她父母来领人,二是让大队民兵把她带走。最终,侄女的防线被击溃,乖乖的躺下,叉开肥白的大腿,任凭叔叔在自己白嫩的肉体上驰骋……由于好几天没骑女人了,最后牛占山把浓浓精液射进了侄女的阴道深处。不久,侄女就和二牛结婚了,再不久,她生下了一对可爱的双炮胎,按时间算,牛占山心想:这孩子有50%的可能是他的种子播种后发芽了。  牛占山的老婆叫马艳芳,三十六岁,据说祖籍是东北,父亲是生意人,父母在鄂北被土匪掠走,父被杀,母生下马艳芳后不久,不堪土匪的折磨而自尽。  后解放军剿匪,把不满5岁的马艳芳交给了当地政府,后牛占山的母亲收养了她,作为自己的童养媳,到十六岁时就被等不及的牛占山给开垦了,不久生下一女,但女婴五岁时不慎掉下山崖……后马艳芳的肚子就再也没凸起来,有的说是种子问题,有的说是土壤问题,众说不一。直到后来夫妻二人翻山越岭来到县城医院检查后才知道是马艳芳的输卵管堵塞,经治疗后,直到前几年才连续产下一男一女。  这马艳芳生的与当地女人有两点不同,一是生的牛高马大,身高足比牛占山高出半头,体重足有140斤,走路一身的横肉颤抖着,两只硕大的乳房像要把衣服涨破似的,宽大、肥厚的臀部真像大肥猪的后坐臀。第二个不同就是蛮不讲理,凶悍无比,仗着丈夫的势力横行乡里,不单女人怕她,连男人见到她也是躲着离开。只有年轻的后生婶子长、婶子短的叫的她高兴,偶尔还开开荤玩笑。  由于马艳芳的体型肥胖、高大,人们背地里都称她为「大洋马」。  对丈夫的的行为,大洋马是知道的,但除了吵架,还能怎样呢?只从有了孩子后,他们也就不吵了,只要不把女人带到家里玩,只要把钱拿回家交给她,她也就任由丈夫了。  但苦了她的是30多岁的女人也是生理需求旺盛期,由于丈夫在外寻花问柳玩女人,每月都交不了一次「公粮」,即使某天性起,也是趴在大洋马的身上草草了事,害的大洋马欲火无处发泄,据村里的后生传,大洋马和自家的大狼狗如何……如何……但这只是对她的恨而糟蹋她而已。  随着改革开放,村里有几个20多岁的后生二牛、铁蛋、狗剩在二牛的带领下翻山越岭到城里打工,每月能寄回数十元、近百元的钱,家境渐渐有了改善。  一年的初夏,三人相约一块回家收麦、种稻,三人怀揣数百元钱,兴高采烈地踏上归家的山路,路上,他们共同的话题就是:我们有钱了,我们还要挣更多的钱;另一个话题,到家后最先干什么。  二牛说:「我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把老婆的衣服扒光,狠狠地日她几夜。」铁蛋和狗剩说:「我们还没老婆,回家后就想快点找对象,结婚,生子。」……后三人又聊到了生产队长牛占山,铁蛋狠狠地说:「他妈的,这个王八蛋,我得报复他,当年我妈上山拾柴,他仗着权势硬是把我妈给……」狗剩狠狠地说:「就是,我恨不得杀了他,那年我二姐在田里锄草,他硬是把她给奸了……」二牛说:「不瞒你们说,我和你们嫂子结婚前,一次在稻场草垛里……我远看来人了,害的我还没射呢,就拔出来跑了,后来他进去把你们的嫂子给骑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们的嫂子生下的是谁的种。」三人痛骂牛占山,发誓回家后要好好的教训他。  二牛说:「单单教训马占山可不行,那太便宜他了。」「那还咋地?」铁蛋和狗剩一口同声地问到。  二牛说:「你们只要听我的就行。」一个报复计划已在二牛的脑海里酝酿着……午收过后,晒干麦子,又连续几天阴雨天,村民们都说老天长眼,农活就闲了下来,牛占山因农忙,好几天没玩女人了。  一天傍晚便兴冲冲地来到了住在全村最偏的北山坡的牛寡妇家,二人见面后,不顾牛寡妇的智障女儿在门外坐着,就像干柴遇烈火,相互拥抱、接吻、挤压,而人大喘着粗气,不一会就把对方的衣服剥的精光,两堆肉缠绕在一起。  随着牛寡妇的一声嚎叫后,就传来了牛占山的喘息声和肉与肉的撞击声,直把本不稳固的床撞击的吱吱呀呀直响。  牛寡妇的女儿进屋时,只见妈妈被大伯重重地压在身下,妈妈的双腿盘绕在大伯的腰间,大伯双腿间那长长的东西插进妈妈的体内,把妈妈插的嗷嗷叫,直喊:「要死了……受不了……用劲……我的男人……」不一会,妈妈又翻身起来,把大伯骑在身下,直把大伯骑得吼叫……再一会就是妈妈趴在床边,撅起屁股……一番激战过后,饭后性趣未减,牛占山再次翻身上马……直到天完全黑了,才挤干了最后的精液,精疲力尽的离开了牛寡妇的家。刚出门不远,就忽然感到几个黑影扑向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失去了自觉……当牛占山醒来时,已是第二天的上午,自己被剥的一丝不挂,呈「十」字型的被绑在几根架子上,牛占山知道这里,这是早年为看护山林搭建的草房,现已废弃多年,再一看,三个熟悉的身影手持着棍棒站在面前,当看清来人是二牛、铁蛋和狗剩时,牛占山顿时大骂:「你们几个小兔崽子,敢绑架老子,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骂声还未落,就遭来一阵痛打,直把牛占山打的伤痕累累。  二牛还一手拿出刀,一手抓住牛占山的阳具,说:「叔,你要是再叫,我就把你阉掉,成为废人。」这下牛占山傻眼了,终于软了下来,再也没有当年当生产队长的威风了,说:「孩子们,你们要怎么样?我都依了你们。」「我们只想为妈妈、妻子和妹妹报仇。」二牛等三人说道。  牛占山马上辩解:「冤枉啊!那都是她们愿意的啊,她们被搞得舒服死了,让我用劲干她们呢!」话音刚落,又是遭来一阵棍棒。  二牛说:「你等着!」说完让铁蛋和狗剩看住牛占山,自己独自进村,来到了牛占山家……此时的大洋马正为牛占山的夜不归宿而气恼,心想:「不知又在搂着哪个狐狸精睡呢!家都不要了!」正心里在嘀咕着,忽然听到敲门声:「婶子,在家吗?」大洋马没好气的吼道:「谁呀?敲什么敲,报丧啊!」说着便打开了大门。  「婶子,不好了!叔在山崖上摔倒了,伤得很重,你快去看看怎么办吧!」二牛故意装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大洋马马上变了脸色,但却说:「这个遭天杀的。」说着便跟着二牛来到后山上废弃的护林草棚,进门一看,傻了眼,顿时骂道:「你们三个小兔崽,想造反啊。」说着一屁股坐在地下,像泼妇似得用手拍打着地,「小兔崽子,遭枪子的……」话还没完,二牛狠狠的几个耳光打在大洋马长满横肉的脸上,直把大洋马打的眼睛直冒金花,铁蛋和狗剩把大洋马剥的一丝不挂,赤裸裸的绑在牛占山对面的柱子上,同时自己也脱得赤身裸体,看着大洋马硕大的乳房和肥胖的肉体以及浓密的阴毛下的喇叭似得阴唇,三人的大鸡巴开始充血了,跳动似得渐渐硬了起来。  大洋马看着对面的丈夫耷拉着脑袋,再看着这眼睛充血的三人,心里视乎明白了什么,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的说:「哎,你们可不能胡来啊,我可是你们的婶子呀……不然你们会遭报应的。」二牛正经的对大洋马说:「报应?你还知道报应?他把他嫂子压在身下时想到了报应吗?他把他侄女的肚子搞大了,他知道报应吗?他把狗剩的二姐奸的下身出血、不省人事,他知道报应吗,今天我们就是要为被他奸淫过的女人报仇。  直说吧,今天就是要把你给奸了,并让你怀上我们三的种子,不准打胎,以后两清,如果你们报警,我们会让你守寡一辈子并断子绝孙……」大洋马思量许久,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俨然失去了往日泼妇般的凶悍表情,只好无奈的点点头,同时心存侥幸,不是你们说怀孕就能怀孕的……这时,铁蛋和狗剩解开捆绑大洋马的绳索,把大洋马按到在地下的草帘上,一边吃着大洋马的奶,一边用手在大洋马的背部、臀部和大腿根部游动……因牛占山长时间不宠幸大洋马,大洋马长时间得不到性爱,此时在男人的挑逗、抚摸下,不一会肉体就有了反应。  但看着丈夫被绑在一边看着自己,又羞愧难当,但转而想:「他丢下自己的老婆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时羞愧吗?算了,就当他不存在,看着眼前这三条诱人的大阳具,让老娘也享受一下吧。」想着,便不由得叉开粗肥的大腿,任由三个男人在自己的肉体上肆意的侵袭自己肉堆似得身体……二牛把自己胀的通红发亮的大鸡巴塞进了大洋马的嘴里,大洋马用厚厚的嘴唇用力套弄着久违的大鸡巴,二牛渐渐的把鸡巴深深的插入,直顶大洋马的喉咙,看着大洋马扭曲的表情,二牛兴奋的面色通红的喘着粗气……铁蛋从侧面伏在大洋马肥厚的躯体上,吃着大洋马的一个乳房,同时用手玩弄着另一只乳房,自己的大鸡巴被大洋马用手套弄着。见乳头渐渐胀大、发硬,心想:「这老骚货发情了……」狗剩则把手伸向大洋马的阴间,一会玩弄着大洋马黑黑厚厚呈喇叭似得阴唇,一会玩弄着渐渐凸起的阴蒂……大洋马何时受过这样的刺激,不一会便母猪发情似得「哼!哼!」起来……并扭动着肉体,淫水渗出,不一会阴部便淫水泛滥。  狗剩对二牛说:「大哥,这骚货发情了,你打头炮。」二牛拔出大洋马嘴里的大鸡巴,跪在大洋马的双腿间,大洋马手扶着二牛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二牛腰部一发力,屁股煽动,大鸡巴深深的插进大洋马久未使用,稍紧缩的阴道,随着大洋马的一声吼叫,大鸡巴连根淹进,接着,二牛煽动着屁股,连续、疯狂的抽插、撞击,两只睾丸晃荡着拍打着大洋马的阴部……两条肉体的撞击,发出「啪叽!啪肌」的撞击声。  大洋马肥厚的肉体颤抖着,两个乳房随着二牛的撞击而摆动着,兴奋的呻吟道:「啊……啊……老公,快狠狠的日我……婶子舒服死了……受不了……要死了……死冤家……你日死婶子了……」在二牛连续冲刺性的抽插数十下后在大洋马嚎叫声的刺激下,有经验的拔出大鸡巴,对铁蛋和狗剩说:「哎……你们别只顾着欣赏春宫图啊,快来尝尝婶子的味道啊,比玩城里的婊子舒服多了。」狗剩仰身躺下,叉开大腿说:「骚货,来尝尝老公的鸡巴……」大洋马象母狗似的跪趴在狗剩的双腿间,用手扶着狗剩的大鸡巴,然后一口吞下……刺激的狗剩「哦……」的一声喘气。  铁蛋从大洋马的后面,看到大洋马肥白撅起的大屁股像个肥母猪的坐臀,双腿间的两片肉像喇叭似的张开着,忙端起的大鸡巴,用龟头摩擦着大洋马的阴道口,直把大洋马摩擦的「哦……哦……」直叫,并晃动着大屁股,「哦……啊,快插进来……婶子要……」「啪!」铁蛋一巴掌打在大洋马的屁股上,说:「要什么?不说,老子今天玩死你……」大洋马喃喃地说:「要你的大鸡巴日我……快……婶子受不了,求你狠狠地日婶子……」铁蛋的抱住大洋马的屁股,一用力,大鸡巴深深地插进大洋马的阴道,随即疯狂的抽插,撞击……在剧烈的抽插下,大洋马屁股上的肥肉颤动着,硕大的乳房前后摆动。  「啊……啊……老公,我的亲老公……快狠狠的日婶子……婶子受不了……舒服死了哟……」铁蛋又是「啪」的一个巴掌打在大洋马的屁股上,可怜大洋马的屁股顿时一道红印,说:「骚货……谁日你谁就是你老公啊!我可不要你这样的老婆,当妾都不要,平常你是我的婶子……今天你就是我的母狗……」一边说着,一边疯狂的抽插……直把大洋马日的淫水顺着粗壮大腿淋着……牛占山看着自己的老婆这样被几个年轻的后生玩弄着,一边无奈地愤恨着,同时心里也在骂着大洋马:「这女人真是骚货,平常跟我在床上也没这么淫荡,居然称别人叫老公,还求别人日自己,骚货,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铁蛋几个回合下来,直把大洋马插象散了架似的,白白的大屁股上被抽出数道红印才拔出大鸡巴。  大洋马起身骑跨在狗剩身上,手扶着狗剩的大鸡巴对准自己的阴道慢慢地坐了下去,直到大阴唇把狗剩的鸡巴连根含住才煽动着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弄着狗剩的大鸡巴……把狗剩坐的「嗷……嗷……」直叫地骂道:「骚货,轻点……老子可受不了你这一百多斤肉。」可大洋马并不理会,仍用自己的大屁股凶狠地坐着狗剩,「啊……啊……老公,老娘就是要坐死你……啊……舒服……」二牛看着身材瘦弱的狗剩被高大肥胖的大洋马重重的压在身下形成视觉上的反差,骂道:「妈的,这是谁奸谁啊。」说着起身对着大洋马的屁股就是「啪」的一巴掌,并把大洋马按趴在下,端起大鸡巴对准大洋马的阴道,沿着狗剩的鸡巴边缘慢慢的用力挺入……「啊……」随着大洋马杀猪般的嚎叫,二牛的龟头已进入大洋马的阴道……随后调整节奏,两个大鸡巴在大洋马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插,象「三文治」似的上下夹着肥白的肉体。  此时大洋马已兴奋到极点,甩动着头,大屁股颤抖并向后用力,嚎着:「哦,哦……老公,婶子不行了……被你们小崽子们日死了……啊……快……加速……日婶子……」连续疯狂的抽插,二牛和狗剩也到了极点……二人一声吼叫,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大洋马的子宫……后便有节奏的跳动……每一次跳动,就是一股精液。  二牛按着大洋马屁股,慢慢地拔出大鸡巴,并让大洋马抬高屁股,轻移至一边,以尽量减少精液流出。  二牛对铁蛋说:「哎,该你播种了,这身肥肉就交给你了,日死她……可别让我们失望啊……」「哈哈……看小弟怎么收拾这破鞋……」铁蛋说着便翻身上马,用大鸡巴敲打着大洋马的屁股。  此时大洋马已被插得近视于不省人事,任由男人玩弄了,铁蛋将大鸡巴深深地插进大洋马那已灌满精液的阴道。一阵疯狂的抽插,随着铁蛋涨红着脸,一声吼叫,喷射出数股精液后,便垫高大洋马的屁股躺下……三人商量着下轮更激烈的大战,就这样三人一直到天黑下来,才结束对大洋马这块肥田的播种。  从此以后,牛占山和大洋马在三人面前失去了威风,由于牛占山欺男霸女、作恶多端,同时也为保住生产队长的位置,也不敢把事弄大,只好自认倒霉,忍气吞声。  两月后,大洋马真的怀孕了,十月后生下了一男婴,说来也怪,这男婴既不像二牛、也不象铁蛋和狗剩,更不象牛占山,只能是杂种了。  这才叫:村民勇斗村恶霸,三男痛奸大洋马。 【完】 1291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