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色武侠  »  老婆之梁伯伯的因谋【完】【作者:不详】

老婆之梁伯伯的因谋【完】【作者:不详】

公司业务越来越好,我因业务关系常外出大陆公干,有时候一个月只有七天在家而已。  夫妻生活正在美满激情的时候,就常常留下美丽的老婆一个人独守空闺,使得老婆常常埋怨,我自己也觉得十分抱歉,但为了将来,短暂的分离是必然的,但是我万万想不到就在我与玲秀暂别的日子,家旁左邻右里的几个好色老伯,想趁机诱骗老婆,将老婆用来作为他们泄欲的工具及禁娈,由於工作繁忙、疏於房事,使老婆不时感到空虚寂寞,终於让这几个老色狼有机可乘。  老婆——玲秀出众的美貌绞好的身材159公分的身高,三围36、25、35,翘臀丰乳俏面泛春,引起这几个老色狼的注意,平日这几个老色狼扮作长辈身份,常常来我家串门子,暗地里却是暗中观察我在家的定向,方便他们好安排行动。  老婆长得漂亮圆润,鲜艳得像娃娃一样的脸蛋,大大的眼睛、小巧的樱嘴,皮肤细腻白皙,但是却更显得小巧玲珑,而且玲秀乳房丰满、屁股大而圆,非常性感,让人一看就会想入非非,所以我们周围很多的男人都暗恋着我的老婆——玲秀,我和玲秀也都知道。  比如住在我们对面的梁伯伯,他经营石矿,很有钱,已经六十岁了,但是身体健康,精神很好,而且是有名的风流,梁伯长年经营石矿场,皮肤晒得又粗又黑,体格成倒三角形地健壮如牛。梁伯常常露出环绕着上半身、深蓝色的龙凤刺青的流氓标记,让社区里一些妈妈桑看得心底小鹿乱撞、粉颊晕红。梁伯曾经多次背着我对玲秀表示爱意,而且一直对玲秀总是爱护有加、关心倍至,即使玲秀对他总是爱理不理。  日子一久,梁伯仍不停地献殷勤,玲秀都有点被感动了,有时玲秀抱怨地跟我说:「要是你对我的情义有梁伯的一半,我就满足了。」  我就会取笑玲秀说:「人家梁伯对你那么深情,你该怎么报答梁伯呢?依我看,不如你就以身相许好了。」  老婆白我一眼,用小拳头使劲捶我,然后叹口气说:「人家也想报答梁伯,可是今生跟了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老公,要是有来生的话,人家一定会好好报答梁伯的。」  另外一个觊觎玲秀的老色狼,就是住在我们家隔壁的陈伯伯,陈伯经营电器工程,也就是所谓的水电行,陈伯身材高大、体形粗壮、胸前和四肢都长满浓厚的体毛,今年也已经有五十六岁了。  据说陈伯的鸡巴入了珠,性欲强烈,持久力既勇猛强悍又持久。有一次,陈伯的老婆曾向街坊邻居的欧妈桑表示,每次他们夫妻做爱,陈伯入珠的鸡巴干得水鸡洞好爽的受不了,让街坊邻居的欧妈桑羡慕不已。  陈伯也背着我追求玲秀,听老婆讲,只要我一不在她旁边,陈伯就会向她示爱,说做梦都想念着她,玲秀是他今生的梦想,是他最最深爱的女人。  玲秀说陈伯的痴情及能力,有时候几乎让她动心,还说要是陈伯动手搂她,她可能没有勇气拒绝。  就在我外出公干的某天,家里的水塔漏水,玲秀找水塔工人来修理,水塔工人告诉她水塔破了一个大洞,必须整个水塔换掉,刚好公司的水塔都用卖完了,所以要等个二、三天新水塔才能送到,没办法,只好等新水塔送来再替换了,但天气正值夏季,这么炎热不洗澡怎么成?老婆只好到梁伯家去借浴室了。  晚上,玲秀带着盥洗衣裤到梁伯家,她跟梁伯说明原委,梁伯当然说好,由於时间还早,於是玲秀和梁伯就在客厅聊起来了。  「梁伯,你的情趣店开张了没?」玲秀问梁伯之前曾经提起要开店的计划。  「还没有……因为有点事担搁,可能要过些时候。」不知何故,梁伯表情有些落寞,一时间玲秀觉得很尴尬,抬头看见梁伯的眼眶好像红红的,於是转变个话题。  「对了!怎么不见梁太呢?」玲秀疑惑问着梁伯。  这一问,梁伯更是显得愁容满面,他起身打开冰箱,从冰箱拿了包冰块,从酒柜里拿出酒杯及威士忌酒,便一杯杯不停地乎搭拉,看在玲秀眼里,猜想多半是梁伯和梁太吵架,梁太回娘家去了。  玲秀没再继续问下去,便和梁伯东聊聊西聊聊的说一些话题,梁伯顺手又再拿出一个酒杯倒满酒,递给了玲秀。  「梁伯,是不是你和梁太……」玲秀欲言又止,心想勾起人家的伤处,总是不太好。  「也没有什么,夫妻间难免意见不合发生口角,我太太回娘家散散心暂时不回来了……」说着说着低下头去,一双眼睛渐渐泛红,呆若木鸡的喃喃轻道,话说得就跟针一般细,良久才对玲秀又挤出一丝笑容。  「梁伯,别想太多心情会快活些。」玲秀安慰起梁伯,顺手举杯敬起酒来。  「玲秀,说的是,只是我年纪一把有时挺寂寞的,今晚好在有你陪我……」  梁伯眼眶虽然红了起来,但和玲秀也有说有笑。  「助人为快乐之本嘛!有事闷在心底总是不好。」玲秀笑着说。  两人像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又像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玲秀和梁伯竟拼起酒来了,玲秀手中的酒杯一杯杯的往嘴里送,一张美丽的鹅蛋脸两颊红润,可说是个醉美人。  随着酒酣耳热,话题越聊越开,言语间多了腥色,好一阵子没见玲秀的梁伯不停上下打量着玲秀,看着上身的粉红色衬衫,下身黑色的窄裙,十足的「ㄡㄟ楼」,穿着别具一番风味。仔细一瞧,玲秀胸前坚挺丰满的一对大奶似乎伴随着呼吸微微的起伏,玲秀起身从茶几抽了几张面纸,浑圆肥翘的屁股,又吸引住梁伯的目光。  「好一个丰满的屁股!」梁伯没想到自己竟然脱口而出,赶忙咽下未说完的话,好在玲秀专注地看着电视,不然又是一阵尴尬,但脸上写满着淫秽,胯下的肉棒随着脑海的意淫渐渐起了变化,梁伯自己还爱怜地用手给它轻揉了几下。  梁伯望着玲秀,脸上表情变来变去,像是在打什么主意,缓缓的挪动身子贴近她的侧身,一边称赞玲秀的好身材,一边手却不安份的放到玲秀的大腿上来回轻摸,玲秀也不以为意。梁伯左手一伸,大方地搂起玲秀的腰,另一手更难以安份地在玲秀的大腿上放肆游走,把玲秀当成酒店的坐台小姐一样。  酒过三巡,本来就没啥酒量的玲秀,举手投足似醉非醉,梁伯拼了老命般的举杯敬酒,自个儿连乾了好几杯,顺势也灌起玲秀酒来,两人把酒言欢,划起台湾拳也罢,还吟诵起李白的《将进酒》。  梁伯把玲秀搂得更紧,玲秀始终保持着笑颜,心想老人家孤单单的,有个人陪伴,想必乐得开怀,两手自然撩拨起一头乌黑的秀发。梁伯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双手更是不闲着,一只抚摸着玲秀的腰际,有时张大咸猪手停在玲秀的胸脯边轻轻摸个几下,另外一只开始大胆地朝玲秀的大腿深处摸去,那个爽字全写满在脸上,恨不得马上把玲秀扒得精光。  梁伯专心致志,也没管玲秀是怎么想,加上不见玲秀阻止,手已经攻向粉色衬衫的钮扣,很快已经被解下三粒,白色胸罩近在眼前,一对大奶因为胸罩的集中,挤出雪白的乳沟,伴随着呼吸的律动起伏,更显得波波诱人。  梁伯瞧得出神,没想到一个抬头却瞧见玲秀醉眼眯眯的盯着他看,「玲秀,天气太热,我帮你解几颗扣子,让身体透透气。」梁伯急中生智,又敬了玲秀几杯,还编出这个狗屁不通的理由。只见梁伯小心翼翼的模样,显然担心玲秀会不会翻脸,有个差池就前功尽弃。  「梁伯,那你不会热吗?」玲秀或许酒喝多了,反应也变得迟钝,瞧见梁伯一脸正经八百,还反问起梁伯。  这一问可让梁伯低下头急忙站起身,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盯着玲秀的身体,手上摆出拿着相机的模样竟演起独脚戏来,补捉起玲秀媚人的神态,人一会左一会右,忽而站忽而蹲好不忙碌。  「玲秀,你下半身好像变得丰腴。」梁伯的眉头一皱,手还不停地摆动。  「喔!有吗……?」玲秀打了个愕,表情有些狐疑,要说发福也应该是在胸部。近月来是吃一些养生食补,可偏偏增加的脂肪都跑到乳房上,D杯竟然昇级到E罩杯,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但女人家对身材可敏感得很,即使结了婚也不例外。  「玲秀,梁伯帮你仔细看看。」梁伯一脸关心,简直将玲秀当成了他的老婆一样。  玲秀听陈伯这么一说,起身打量起自己,喝多了酒,那酒精的效力让身子还有点微晃,梁伯贴上前去,两手就直往玲秀的腰上摸去,慢慢的又往屁股滑下。  「这里啦!玲秀的臀部好像变大了。」梁伯斩钉截铁的说出。  「怎么会呢?我前几天量过,还是37……」该不会最近久坐办公室,不知不觉变大了?玲秀心想着。  「玲秀,我家里刚好有皮尺,还有脂肪测量机,我帮你量量。」  「不用麻烦了……」  「不会啦!」  老婆不在身边,别人的老婆更好,逮到机会的梁伯!,兴冲冲回房搜括出皮尺和脂肪机来。玲秀呆坐在沙发上,双眼微合像是闭目养神一般,也没管已经露出的胸罩,这等春光看在梁伯眼里,嘴角可是翩然扬起。  梁伯扶起玲秀,忙碌地量起玲秀的臀围。  「玲秀,是38!」  「怎么会?应该是37!」玲秀摇摇头。  「这样好了,你把裙子拉高,我再量仔细一点。」  玲秀还没应答,梁伯的手勤快得很,已经卷高起裙摆,玲秀没有斥喝也罢,两手反倒自动地配合。窄裙慢慢拉上腰际,来到肤色丝袜的尽头,白色的内裤很快映入眼帘,梁伯大方的蹲低了身子,一张脸缓缓贴近白色内裤,两手拿着皮尺慢条斯理地又量起玲秀的臀围,鼻息越来越重。  玲秀好像真的醉了,身形一晃,重心一个不稳跌坐在沙发,上身直接侧躺了下去,眼睛也懒得睁开。梁伯痴痴地望着被内裤包裹着的私密处,端详了玲秀好一会,索性抱起她往卧房里走去。  他轻轻的让玲秀平躺在床上,还调了个昏暗的灯光,不一会儿便动起万能的手,一双丝袜已经被脱下,露出匀称的双腿;腰际上的窄裙也被往下拉,玲秀下身的屏障,转眼间就只剩下一条白色内裤。  梁伯暗自窃笑,不慌不忙将自己身上也脱得仅剩条内裤,里头的家伙将内裤撑得凸起,显得精神饱满、活力十足。  「玲秀,现在要量胸围和腰围。」话一说完,玲秀衬衫剩余的钮扣已被一一的解下,包裹着奶子的胸罩,随着背上相连扣环的分离,卸下看守奶子的神圣任务,少了胸罩的束缚,那对雪白大奶登时蹦跳了出来,彷佛泰山崩於前,让人观之色变。  「梁……伯……量……好没……」  「还没好,要量脂肪了。」  看着玲秀一脸醉意,梁伯可是气定神闲,所谓的色胆包天,整个人缓缓的压在玲秀身上,一张脸直往她胸前的大奶贴去,忽而张口将奶头含进嘴里,尽情地吸吮,忽而运起灵巧的舌头,在奶子的四周恣意妄为,好不悠哉的模样,内裤里的一根硬物,对着玲秀内裤的密处开始轻轻的磨擦起来。  「嗯嗯……」玲秀嘴里发出微声,双眼依然紧闭。  这可让梁伯的胆子越来越大,抬起身子跨坐在玲秀的大腿,两手画起太极,轻揉起玲秀的奶子来,还不时低头亲吻玲秀的粉颈。好一会后,头一低,嘴巴仍在奶子上来回地吸舔,左手轻抚起玲秀的秀发,右手探进了内裤,穿过一片繁盛的黑色草原,来到私密的温热穴口,食指和中指撑开了两片阴唇,毫不迟疑地轻压下去,随即缓缓搅动起来,一会快、一会慢。  「嗯……嗯嗯……」浪穴经不住手指的搅动,慢慢地变得湿滑,玲秀的屁股也微微扭动了几下,嘴里传来间间断断的呻吟。  玲秀间断的呻吟声,梁伯可是听得茫酥酥,移起玲秀的身体,让她上半身趴伏在床,下半身膝盖跪在地上,白晢圆翘的屁股和那条白色丁字裤的相互衬托,媚力更是诱人。  梁伯大力吞了口口水,两只手自动地摸起眼前肥美的屁股,管它什么臀围还是脂肪,索性蹲低身子,两手摸揉着屁股仍嫌不够,嘴巴很快的贴到屁股上,大胆的舔吻起来,手指还探过丁字裤的一寸丁,轻轻的向上勾起,惹得玲秀娇呼一声,身子抖动一下,屁股也跟着摇摆。  屁股因为跪姿而显得高翘,更显诱惑,梁伯满脸红光,不停轻吻着面前的美臀,看着玲秀已然成了囊中物,嘴里喃喃自语。  梁伯拉下内裤,早已硬得发烫的肉棒瞬间夺框而出,还微微发颤,左手搭在玲秀的屁股上,右手握着发烫的肉棒,很快地抵在丁字裤上的一寸丁上,一起陷落美臀的股沟间。  梁伯发出一下赞叹声,立即上下磨擦起来,没一会停下了动作,两手拉住玲秀屁股上的丁字裤,慢慢地拉到大腿,梁伯握起肉棒,正打算来个提枪快跑,突然犹豫了一会,慢慢地又帮玲秀穿好丁字裤,肉棒压入屁股沟间,大力的磨擦起来。  「长夜漫漫,我猴急什么呀?让肉棒来点热身运动。」梁伯自言自语几句,还不忘「喔喔」的哼他个几句。  梁伯快速摆动着下胯,一手捧着玲秀的腰,一手已经在玲秀的浪穴内搔弄,肉棒忽然越来越烫,开始做起了第二次的充气。或许是动做太大,玲秀竟庸懒的抬起头,梁伯可是做贼心虚,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反倒吓了他一跳,急忙将肉棒塞回裤内,整个身体竟抖了几下,满脸咬牙切齿,似乎要锁住肉棒欲喷发出的滚烫岩浆,阻止肉棒在内裤里勾画起心中理想的世界地图。  「梁伯……要……不要……帮忙?」玲秀看着梁伯手忙脚乱,还问起要不要帮忙,可把梁伯吓出一身冷汗,一时间竟答不上话。  「我……怎么……」玲秀发现自己身上仅剩一条内裤,下体传来微微搔痒,淫水不知何时已经渗过内裤,映出一滩水渍,浑身则是热得难受。  梁伯低头满脸尴尬,还夹杂刚才心虚的淫秽,轻轻暗骂自己,果真是欲速不达,肉棒抵在屁股沟磨几下险些泄出来,要是做起两人运动来那才是爽,还得继续下去,淫计非要得逞,怎可半途而废?  於是抬头一笑:「玲秀,刚刚在做全身脂肪测量,你一直喊热,还要我陪着你一起脱,还要我拿几件情趣内衣让你瞧瞧,所以……」梁伯讲得头头是道,坐姿好像很不自在的模样,想必是忍住要泄出的精水,胯下的那根家伙频频传来抗议的生理反应。  玲秀听得糊涂,酒量不佳再加上酒精的催化,脑筋慢了好几拍,像是真的醉了,也不在乎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摇了摇头,眼神还有点呆滞。  「梁伯,我该回……」话还没说完,玲秀一起身,头重脚轻险些站不住,身体摇晃了几下,胸前的大奶也跟着晃动,手揉着脖子又坐了下来。  「玲秀,你再坐一会儿,我拿热毛巾给你敷上。」梁伯快步离开。  玲秀看着自己只穿条丁字内裤,脸上变得羞涩,急忙捡起衬衫正要穿上,便让下体传来的阵阵搔痒所困扰,手竟然自动伸进内裤里,两根手指探索起自己的骚穴,轻轻的压进了深处,嘴唇缓缓张开,发出微微的喘息声。  梁伯倒也挺配合的,一去好几分钟,让玲秀忘了这可是别人家里。  「嗯……啊啊……」玲秀的身体燥热不堪,手指加快抠弄着自己的骚穴,淫水沾满手指,整个人是陶然忘我,身体更是索性平躺在床,左手也掐揉起奶子,一会儿又将乳头放进嘴里吸吮起来。  「玲秀,再等……」梁伯的声音一到,可让玲秀慌了手脚,急急忙忙起身要捡起地上的衬衫遮糗,梁伯面露淫笑,老虽老,遇到这事动作可俐落得很,前胸贴向玲秀的后背,两手环胸,抓着无法一手掌握的大奶,半推半押地将玲秀推向卧房的阳台间。  那阳台对上是一大片落地窗,地上是日式的榻榻米,落地窗映照出两只粗糙的手正卖力地捏揉着一对嫩滑大奶。  「梁伯……你不可以这样!」玲秀斥责起梁伯,回头瞪了一眼,但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浑身热得难耐,不自觉地轻咬起下唇,屁股竟自然随着梁伯的硬物轻轻的左右摆动起来。  梁伯像是豁出去了,腾出右手便伸进玲秀的内裤里,手指一根两根往浪穴里钻,开始大肆搅和起来。这一搅好比火上加油,把玲秀的欲火彻底引燃。  「喔……嗯嗯……不……可以……噢……」玲秀无奈身体传来的渴望,欲拒还迎的心态连自己都觉得羞愧。看着窗外的百家灯火,心头一震,心想这被人看见还得了?突然想像起被偷窥的刺激,身体颤抖了几下,又想全身都已经被看光和摸光了,何况浪穴里手指不停地抠弄,比起自己DIY还来得舒服,也没法再想下去了。  「噢……嗯嗯……」玲秀嘴里的呻吟声一阵一阵,两手贴向落地窗,身子开始微微地倾斜,屁股缓缓翘起,随着浪穴里手指的节奏轻轻摆动。  看着玲秀终於放弃了矜持,梁伯可是喜笑颜开,左手弃守玲秀的大奶,沿着身体曲线下滑,手指勾住丁字内裤顺势拉下,玲秀肥美的屁股又映入眼帘。梁伯蹲低身子,将玲秀的双脚扳得更开,舌头一吐舔起屁眼花蕾,舔得玲秀「噢噢」  地娇喘,再加上手指在浪穴的抽插,玲秀屁股摇摆得更厉害。  「玲秀,喜不喜欢?你不说出来,我就当你不喜欢。」梁伯问起玲秀,手指也放慢进出浪穴的速度。  「嗯嗯……不要……停……啊啊……嗯……」  「不喜欢啊?那我要停下来了。」梁伯边用言语玩弄玲秀,手指依然轻搅浪穴,嘴巴猛亲着玲秀两边的股肉,偶尔往玲秀的浪穴舔食淫水,让舌头沾得湿黏了,再去舔屁眼,舌头在屁洞口不停转圈,有时更灵活地往洞里头钻去,钻得让玲秀阵阵叫好。  「喜……欢……噢噢……屁……眼……好……啊啊……」玲秀也忍不住了,要不要肛交是一回事,但屁眼酥酥麻麻的快感,可是自己的最爱。  「玲秀要是我老婆不知多好。」梁伯话一说完,舌头又往玲秀的屁眼攻去。  「喔喔……梁伯……好……老公……嗯嗯……啊……」玲秀这老公一喊,梁伯哪有不拼命的理由,左手将股沟掰得更开,屁洞口的舌头不停往里钻,一次比一次深入,手指抽插的力道也越来越快。  「嗯嗯……老……公……噢噢……嗯……」玲秀越叫得卖力,梁伯越做得努力,凹凸有致的身子越来越低,手肘和膝盖已经贴在榻榻米上,屁股却是抬得高翘,眼睛看着落地窗映出的影像,又望着对面大楼的住家,窗户间彷佛所有人正瞧着自己,身体更觉发烫。  玲秀提起两手手掌撑起身体,一个标准的狗趴式,整个身体开始前后前后的摆动,一头秀发随臀摆舞,舌头不停舔着上下樱唇,只觉身体快要到了极限,彷佛多年没嚐到性爱的滋味,玲秀脑子里开始闪过许多念头,只觉得爱上梁伯这种舔法,一想到梁伯的老婆,不免为她感到性福。  「啊啊……好梁……伯……好……老……公……嗯嗯……」玲秀爱上了这般玩法,嘴里直喊老公,念头一转,难道自己就是喜欢别人这样玩我?玲秀越想越觉得欲火焚身,就像身处在热烘烘大熔炉,只想快点让身体冷却下来。  「噢噢……啊啊……啊……」玲秀娇喘连连,嘴巴更大声地呻吟着。梁伯的舌头不断深入她的屁洞,手指在浪穴里搅得淫水流离失所,舌窜手肏,指挥着玲秀肥美屁股摇摆的节奏。  「嗯……好……好……嗯嗯……快啊……啊……」梁伯听着玲秀美妙的迎春旋律,精神为之振奋,偶尔捉弄玲秀,稍稍放慢了舌头和手指的力道,玲秀的屁股便不停地朝他顶来,哪能不为玲秀鞠躬尽瘁,那舌头和手指更宛如上了战场,勇往直前、身先士卒,舌头和屁洞传来「嘶嘶」声的乐曲,手指和浪穴奏起「噗滋」的乐章,伴随玲秀「嗯啊」的乐声,共谱天籁之音。  「噢……梁……伯嗯……好……棒啊……嗯嗯……」梁伯埋首在玲秀的屁洞勤做苦力,搞得玲秀闭上眼尽情享受。  梁伯一边手指抽插的速度忽快忽慢,那一边左手引导着玲秀,开始变换起姿势,浪穴和屁洞连续不断的快感,让玲秀只能被牵着走,从跪趴变成平躺,两腿弯曲,膝盖被压到榻榻米上,浪穴与屁洞来个大翻身,两孔私密处门户大开,清楚呈现得一览无遗。  梁伯停下动作,这一停可让玲秀大为不悦,她只觉得身体热得难受,欲火烧得越来越旺,赶紧张大眼睛瞧,眼前自己的浪穴和屁洞就近在咫尺,黑丛丛的阴毛被淫水沾得湿亮,更糗的是梁伯瞪大眼睛直盯着,满脸淫秽之笑。  玲秀只觉得羞死了,真恨不得找个洞躲进去,但全身像是被蚂蚁咬得其痒无比,眼下如此,身体再不退烧,就算没有烧坏,恐怕也会自个闷坏,只好赶紧开口嘟嚷起来:「嗯嗯……不……要……看……老公……别……停……嗯嗯……」  梁伯一听玲秀嗲声嗲气撒起娇,又听玲秀喊起老公,二话不说成了苦行憎,舌头、手指更是穷尽毕生的所学,注入生平所有功力,慢慢将玲秀推向身体愉悦的最高峰。  「啊啊……啊啊……啊……嗯……好……啊……人家……噢……啊啊……」  随着玲秀亢奋的叫声,梁伯已经弃洞投穴,双手掰开两片湿润透红的阴唇,舌头像疯了般在玲秀的浪穴里到处乱窜,吹皱起一池春水,舔得玲秀淫水直溢,两手更是用力抱着梁伯的头使劲往下按,身体不停地摇摆,嘴里的呻吟变得更急促,似乎到了决胜的最后一关。  「啊啊啊……喔喔喔……嗯嗯嗯……来……了……啊啊……嗯嗯……」玲秀大口地喘气,身体也成了个大字形,抱着头的手缓缓松开,往上移到自己胸前的奶子上爱怜的轻揉起来,嘴里仍不时「嗯啊」的呻吟着。  梁伯逞口舌之快,让玲秀达到了高潮,舌头竟不舍离开湿暖的浪穴,仍不停舔吮潺潺蜜汁,那玉浆让梁伯越舔越觉是甘之如饴,一时倒也忘了内裤里还有根要解决的家伙,这一忘就是好几分钟,却让玲秀持续爽在高点,一把欲火又要偷偷的燃起,心里想喊停,身体却不从,没一会儿,屁股又开始轻轻地摆舞。  梁伯忽然如梦初醒,原来大事还没干呢!连忙站起身解下内裤,对着肉棒自个儿套弄几下,也该让弟弟吃饭的时候了,牵起玲秀的手摸上沉潜已久的主角。  梁伯露出巨大的肉棒向玲秀炫耀说着:「这根大懒叫……玲秀……你满不满意啊?怎样,梁伯这根家伙够长吧?是不是比你老公还长?以后梁伯会常常干玲秀的鸡迈,干得又深又爽的。哈……快帮梁伯把老二吸硬。」  玲秀挺自动地回报刚才梁伯那优质的服务,一手握住肉棒轻轻上下套弄,一手托着卵蛋左右搓揉,可让梁伯「噢噢」的赞不绝口。玲秀一张口将眼前的肉棒含进嘴里,然后上上下下的吞吐一番,偶尔又用舌尖在龟头上绕圈。  玲秀的阴道内由於梁伯舌头舔不到深处,加上阴蒂在梁伯的揉捏下早已令她水鸡穴内淫痒难耐,爱液延绵不断渗出,有些还给梁伯当宝似地吞入肚中,玲秀战战兢兢不知要如何是好,一时六神无主咬着下唇,双手开始揉起自己的一对奶子,只觉得身体慢慢又热了起来。  接着梁伯把玲秀调转身子,两人已成69姿势,互相吸舔对方的性器。  「哦……好爽……真会吹喇叭……不输欠干的妓女哦……再含懒葩。」梁伯命令着。玲秀也听命地含住他的两个大睾丸,整颗含在嘴里吸舔着,梁伯的阴茎似受到鼓舞,变得更加坚挺怒胀。  玲秀:「啊……梁伯……你吸得太用力了……人家的小鸡又在流汤了……好痒……别吸了。」  「水鸡内会痒吧!想不想被我的大鸡巴插进去止痒啊?」梁伯问着。  「啊……人家要嘛……人家要你的东西来止痒……别再吸了……」  「快说,你的水鸡欠梁伯干,我再好好帮你的水鸡止痒。」梁伯要胁玲秀说出淫词以助兴。  「啊……别再吸了……人家受不了……我说……我说……人家的水鸡欠……干……人家的水鸡……欠梁伯……干。」说完,玲秀的脸已羞得无地自容,想不到会在梁伯面前说自己欠他干,想到自己光溜溜躺在梁伯怀里,还主动要与梁伯交配,不禁令她羞惭晕红着。  梁伯听了玲秀的叫春后,也忍不住色欲诱惑,想来与她办正经事了,他已把玲秀的玉体放平仰躺,然后用力分开她夹紧的粉腿,露出那早已淫汁泛滥的阴道口,拨开两片粉红的阴唇,握着坚挺怒胀的大鸡巴,让龟头顶在玲秀的洞口,先在阴蒂上四处戳弄,也令她水鸡内的淫痒难止,想吃又吃不到。  玲秀再度求饶了:「啊……梁伯……别再磨人家的豆豆了……人家好痒……人家要嘛……」  梁伯淫笑:「磨你的豆子,你的水鸡才会流出豆浆啊!哈……先把你的阴蒂戳爽,你的水鸡才会更痒更欠干。快说你的水鸡欠干,想被梁伯肏死!哈……」  玲秀:「啊……别再弄了……人家快受不了……人家快痒死了……好嘛,我说我说,人家的水鸡欠人干……欠肏……想被梁伯干……干得……爽死。」  玲秀又说了更淫秽之词,娇喘连连地求饶,也助长了梁伯的性欲气焰,一说完,梁伯便把龟头顶在她阴道口,三字经一出口:「哈……干死你!这根够不够粗?」屁股随即向下一沉,大鸡巴已「滋」一声塞入玲秀紧密的水鸡里。  玲秀觉得阴道被梁伯的大鸡巴塞得又涨又满,大叫道:「啊……好大……好粗……水鸡快撑破了……」  「别急,才进去一半而已,还有一半没进去。干死你!」说着,梁伯已再次把整根鸡巴深深插入玲秀夹紧的阴道深处。  「啊……这下好用力……啊……这下插到人家水鸡底了……这下插到人家心口了……啊……太粗了……太深了……人家会受不了……」  接着梁伯已开始挺动大肉棒,来回抽送着玲秀那想收缩而又被狠狠插开的紧密肉穴,不断夹杂着梁伯惯有的三字经,还有玲秀小穴爽时发浪的叫床声,随着两人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与弹簧床因两人剧烈交合运动发出的「咿哇」声,构成一部A片的大合奏。  「哦……好紧……你的水鸡夹得真紧,真是我干过最紧的水鸡。」  「啊……梁伯,你的东西好粗……快把人家的水鸡撑破了……」  「你的水鸡很有弹性,我的大懒叫不止粗,还很长呢?干死你!」说着梁伯把整根鸡巴深深插入玲秀夹紧的密穴内,也插得她大叫:「啊……你的东西太长了……插得人家水鸡好深好深啊……」  「噢……真紧……你的鸡迈真紧,夹得我懒叫真爽……干死你……」  玲秀不敢再多说话了,只好每当被梁伯的鸡巴插得太深时,才忍不住「嗯嗯啊啊」的叫春,不时也会扭腰摆臀地迎凑他鸡巴的抽送,让梁伯更加淫性大发,双手也忍不住抓着她一对大奶,捞本似地搓揉着。  「干!你这查某屁股真大,还会扭来扭去,真是欠人打的狗母,这下干得你鸡迈爽不爽?欠干的查某,趁老公不在就出来讨客兄,今天我就替你老公好好地肏肏你这欠人干的鸡迈。」  玲秀被梁伯嘲弄偷男人,虽有些难为情,却似乎又羞又爽地配合着。  梁伯抱着玲秀性感的美臀,忍不住又捏又拍地淫虐着她:「讨客兄……该打屁股……欠男人干……就干破你这流汤的水鸡。」玲秀只能听着梁伯手掌拍打臀肉发出的「劈啪」声,加上他鸡巴强而有力的抽插,隐忍内心羞耻低声叫春着。  「哦……你的鸡迈夹得真紧……夹得我懒叫真爽……鸡迈再夹紧一点……对啦……再夹,再夹……」  玲秀的阴道受到梁伯奸插的刺激,也使尽肉穴一夹一放的媚功,让他的鸡巴被紧密的水鸡一夹一放的包裹着,梁伯也淫性大发地抱着她的臀部扭动画圈圈,让大鸡巴可以干爽她水鸡内每个痒处。  「查某……梁伯的大懒叫干得你爽不爽……鸡迈爽不爽?」  玲秀:「梁伯,你的屁股还真会扭……懒叫还会转来转去……真是厉害!」  梁伯:「梁伯老归老,干起鸡迈起来可不输年轻人呢!你的鸡迈又紧又小,看梁伯我干得你的鸡迈开花。」  梁伯使尽吃奶之力,下下直抵花心,两人下体紧密交合的「啪啪」声不绝於耳,梁伯的两个睾丸也前后晃动撞击着玲秀的阴阜。  「查某……懒葩撞得你鸡迈爽不爽?懒叫有没有干到子宫?干得深不深?」  梁伯卖力抽插,每下都插到玲秀的水鸡底,玲秀只有娇喘连连叫春的份。  梁伯这时将抽插动作加速,本来九浅一深也改成五浅五深地奸淫着玲秀的骚穴,干得玲秀叫床声不停:「啊……这下太重了……梁伯……插到我子宫了……啊……老公……亲爱的老公……肉棒插得太深……老婆被干破鸡迈了……」  梁伯:「好好听的老公,以后我就是你床上的老公。」梁伯让玲秀亲密的称呼他为老公后,性欲更加亢奋地抱起玲秀的娇躯面对面抱着相干。  「玲秀喜欢被老公抱着相干,是不是啊?」  「老公……人家不知道啦!」说着,玲秀把头轻靠在梁伯粗黑的胸膛上,下体的丰臀正给梁伯的双手抱住,来回移动让她的淫穴吞吐着大肉棒。  「贱货,想不想要老公叫你老婆?想不想呀?」  「想……想想想……啊……老公……人家身体都给你欺负了……怎么叫人家骚货……啊……」  「老婆,老公这样干你的鸡迈爽不爽?奶子再让老公吸两口。」  「啊……老公……啊……人家的鸡迈让你插得好爽……鸡迈会被干破……」  玲秀挺着奶子淫荡地叫道:「好……好爽啊……肏死我吧……肏烂我的淫穴……干破子宫……用力……好老公……再用力……对……嗯……嗯……」还没叫完,梁伯又大力挺几下,把她肏到连叫也没气力再叫出声来。   梁伯也边抱着玲秀两瓣臀肉来回抽插着骚穴,一边大口地吸吮她一对丰满坚挺的乳峰。最后梁伯将玲秀的双腿抱起,边走边干玲秀的小穴:「玲秀,双手搂紧我的脖子,老公抱你起来边走边干。」  「讨厌!羞死了……」玲秀嗔骂一句,但还是双手紧紧搂住梁伯的脖子,全身腾空任由他抱起来游走交配。  「玲秀,快扭腰,鸡迈夹紧我的懒叫……哦……真爽……」梁伯用龟头紧紧抵着玲秀的子宫口,玲秀也尽兴地扭着蜂腰摆弄美臀,好让她欠男人干的淫穴紧紧夹爽梁伯的铁棒。  「老公……这样夹得你老二……怎么样?」  「哦……你这欠人干的鸡迈真紧,夹得我懒叫有够爽,连子宫都在夹我的龟头……真爽!」梁伯看着玲秀使尽风骚地夹弄着自己的鸡巴,淫荡的模样比妓女还骚还浪。  梁伯干着玲秀一会后,把她放了下来:「玲秀,翻个身,让老公干你更深一点。」  玲秀觉得梁伯姿势花样真多:「老公,抱着人家从下面插还不满足,还要换姿势……」  话未说完,玲秀只好背对着梁伯俯低腰,手握着他的鸡巴一杆进洞。玲秀再度分开大腿,露出已塞满一根鸡巴的肉洞任他抽插。  「玲秀,我要干破你的水鸡……干死你!」梁伯说着,手抱玲秀的屁股用力一挺,鸡巴狠狠塞入她拥挤爆满、即将被撑破的小水鸡。  「啊……好紧……你的鸡巴好胀……快把人家的水鸡妹妹撑破了……把人家鸡迈插烂了……老公……东西好粗哦……人家穴心被撞得好麻……老公……肉棒好长……插到人家的水鸡底了!」  梁伯一口气插了几十下,直肏到要射精了,才使尽全身的力气,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鸡巴直抵花心,干得玲秀子宫口承受着连续的撞击,高潮也数不清几多次地不断叫床。  「啊……这下太深了……人家快死了……啊……人家被干死了……老公……老公……水鸡被干破……插到子宫……插到心上了……」  梁伯:「玲秀,老公想射精进你子宫,让你享受子宫被射精的爽头,好不好啊?」  玲秀:「不行……今天排卵期……不要啦……人家会怀孕的……」  梁伯:「玲秀,你记错了吧?今天不会的,放心。」  玲秀自顾不暇,哪还有时间再去计算一下今天是否排卵期,只好无助地叫春着:「啊……不行……老公,快抽出来……被干受精……会怀种……不行……」  梁伯:「玲秀,我真想干得你受精怀孕,和我生个私生子吧!哈……」  「不行……老公,饶了我……老公,人家已经让你……干得水鸡快破了……别让人家……还被你奸出杂种嘛!」  玲秀正犹豫着时,梁伯几乎同时已将鸡巴深深插入她饱受奸淫的水鸡底,大龟头顶在子宫口「咻……咻……咻……咻……」地射出浓热的阳精,水鸡内顿时灌满了又浓又热的精液。  「啊……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满哦……水鸡内都是精子……会被干得大肚子……」玲秀说完,感受到阴道内又胀又满,子宫颈浸泡在温暖的阳精中格外舒畅,但想到自己可能因此而会怀上老公以外的男人野种,才羞涩地停止叫春。  不久梁伯抽出他的肉棒,为了怕精液倒流,还压趴在玲秀身上,让大龟头紧紧顶住她的子宫口,玲秀挣不开他,只好害羞地双手搂紧他的背部,两腿也高高抬起紧密地勾住他的屁股,但仍然有些许精液慢慢从她塞满肉棒的阴道渗出。  梁伯:「玲秀,你被老公干得怀孕了,爽不爽啊?」  玲秀羞道:「讨厌!好坏哦……想把人家干得大肚子。」  梁伯把龟头顶在玲秀的子宫口十分钟后,直到鸡巴逐渐软化了,才依依不舍地拔出。  玲秀这时才回过神来,匆匆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也顾不上擦乾净不停由阴道徐徐流出的精液,赶紧离去,耳畔彷佛还听到梁伯的淫笑:「这次一定能干大她的肚子,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