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电话传来娇吟声】 【完】

【电话传来娇吟声】 【完】

「老公,你准备好了吗?」电话里传来老婆略带颤抖的声音,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准备好了,老婆你放心玩吧!」其实又不是第一次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被刺激得心血澎湃、心跳狂动。  「嗯,你要是听了想射……就射吧,不要忍着辛苦。」老婆爱怜的说。  「好的,老婆,你也不要忍着,舒服就叫出来。」「嗯,我知道了,会让你听见的。我就要被别人玩了,你兴奋吗?」「你叫得越淫荡我就越兴奋,知道吗?」「嗯,我会的。他洗完了,老公,听着吧!啵……」「咚」的一声轻响,电话应该是被老婆放到了床头,马上传来的是一声我再熟悉不过的娇吟:「嗯……」这就开始了吗?我在问自己,这小子也太猴急了!  「嗯……」老婆的声音还是这么诱人,肯定是男人已经开始攻击了吧!不知道他是在抚摸老婆34C的美胸,还是在玩弄老婆那双又滑嫩又直挺的美腿呢?  「宝贝,你的咪咪好软,摸起来好舒服啊!」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也确证了我的想像。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就直瞪瞪的看着老婆丰挺的酥胸,恨不得一把就扯掉老婆的吊带,近距离欣赏那迷人的美景。是啊,男人对我老婆的胸前双峰哪会有什么抵抗力呢!  「啊……你这样摸……会把我的……摸大啊!」老婆的身体还是那么敏感,被男人一摸奶子就开始兴奋了。  「那你还把胸挺起来给我摸?是不是很爽啊?啧啧……想不到这么丰满还这么坚挺,又滑又嫩,是不是大哥平时舍不得揉啊?真是便宜我了。哈哈!」男人得意的发出淫笑。要知道我老婆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胸前那对玉乳,每次逛街都是男人目光的焦点所在。  「他才不会……像你这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可是……又好舒服……不一样的舒服……嗯……摸我……再用点力……啊……」「真是个淫荡的小骚妇啊!这么性感的老婆,大哥也舍得给人玩,我真是幸运。」「嗯……我老公……就是喜欢……别人玩我……他才会兴奋……」听着老婆不断发出的淫声浪语,我的鸡巴也忍不住硬梆梆的挺立起来了。  「那你喜欢让我玩吗?」「我……」「喜不喜欢?」「嗯……好舒服……啊……我喜欢……继续……舔我……嗯嗯……好痒……你的舌头……好厉害……啊……不要……不要吸我那里啊……」原来男人已经开始舔弄老婆的肉穴了。那是更敏感的地方,老婆被男人的舌头玩弄得已经失去抵抗能力了,谁让她身体那么敏感呢!  「啊……好痒……我要……你……我要……」男人似乎意犹未尽,电话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吸吮声,那是男人在我老婆双腿中间肆意地舔弄那贝壳般的肉缝,吸吮着肉穴深处溢出的带着淫香的蜜汁吧?曾几何时,那都是我的专享,可现在……「宝贝,想要什么啊?」男人的嘴终於放过了老婆的蜜穴,开始挑逗起来。  「你知道的……」老婆娇喘息息的轻吟,又想要又害羞。  「你要告诉你老公啊!你老公想听。」男人似乎觉得这样的凌辱更能满足。  「啊……老公,人家想要……要他来操我啊!我要大鸡巴操我……」老婆已经抵受不住大鸡巴的诱惑,发出淫荡的呻吟和叫声,刺激得我差点要射了!  「那我来啦!」男人闷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挺起黑乎乎的肉棒,「噗哧」一下整根没入了老婆早已湿透的淫穴!「啊……」老婆似乎被这根肉棒的插入带来无比的享受,满足地哼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干死你这小骚货!真紧……啊……啊……啊……好爽!」男人在老婆的呻吟声中开始疯狂地抽动,「啪!啪!啪……」两个肉体碰撞的声音不绝於耳。  「啊……用力……干我……再深一点……我要……啊……老公……他干得我好舒服……啊……好硬……好大……好舒服……」「大哥,你老婆好性感,我要干得她升天!好爽!啊……」男人大声说道。  我连连点头,可是别人又怎么看得到呢?不过看不到还不是一样,胯下干着我性感的娇妻,他又哪里还顾得上我呢?  「老公……啊……他的鸡巴……好大……好胀……比你的大……我喜欢……被大鸡巴干……啊……我要死了……我要被干晕了……」在老婆充满诱惑的淫叫声中,我加快了动作,猛力地套弄着滚烫的鸡巴。  「啊……老公,我要来了……我不行了……啊……快……再快点……」老婆越来越疯狂的淫叫,夹杂着男人不断的低吼声,让我精血一齐澎湃,忘乎所以。  「啊……」在男人疯狂的抽插中,老婆高潮了!而我,随着老婆最后的一声娇呼,也射出了一股浓浓的精液。  好一会,电话里才传来老婆低低的声音:「老公,你硬了吗?射了吗?」「嗯,好硬,射了好多,好爽!你呢,舒服吗?」「……他去洗了,我……也舒服,他很会弄……老公,我爱你!」「老婆,我也爱你!」「等我回来,回家见!老公。」「回家见!老婆。」电话终於挂断,看着渐渐软去的鸡巴,激动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去,但脑海中,男人在赤裸的老婆身上横冲直撞、恣意发泄的影像,却迟迟无法抹去……如果不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一步呢?  (二)老婆的皮肤很好,可能是因为家乡的水好吧,全身皮肤都光滑得发亮,尤其是一双美腿,穿着迷你裙的时候,被阳光一照,白嫩的大腿闪着圣洁的光辉,夺人眼球,诱人无比。  其实老婆的思想一开始是保守的,毕竟是从乡下来的妹子,信息面太窄,根本无法想像都市里灯红酒绿充满激情和性的生活。  一切的转变,都要从结婚一年后说起。  结婚那一年,我27,老婆25,结婚一年内,我们疯狂地做爱,学着各种从A片里看来的姿势,晚晚翻云覆雨,而老婆被滋润得愈发漂亮,皮肤都要挤出水来,整个人就像刚成熟的苹果一样,红扑扑的脸,滑嫩嫩的肌肤,散发出少妇迷人的气息。  然而不幸的事发生了。  一年后的那天晚上,前戏过后,老婆躺在床上,张开双腿、挺起屁股,渴望的望着我,等待我的插入。而就在这美景当前,需要我跃马提枪的时候,我居然硬不起来了!老婆正在性趣高昂的当头,并没有发现我的异样,娇声息息的对我说:「老公……插进来……我要……」我看了一眼软趴趴的鸡巴,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快速闪过苍井空、红音、香山圣等美女被人肆意操弄无比淫糜的画面……没有用!平时这可是百试百灵的啊?我脑子里不由跳出一个让我冒冷汗的字眼:「阳痿」!那太可怕了,我赶紧摇了摇头。  老婆看出来有点不妥,瞧见了我下面的反应,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可能白天有点累,休息一下就好。  老婆体贴的把我扶着躺下来,亲昵的靠在我身边说:「那老公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噢!」「嗯。」我有气无力地回道,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本来可能不会多想,还要你提醒我。  接下来的几天,却证实了这不是想歪了,面对娇妻赤裸而迷人的胴体,尽管我心里、脑子里已经把她操得死去活来,但真正要替我实现这想像的家伙,却怎么也强硬不起来,我知道有问题了。  从医院出来后,老婆看着我阴沉的脸,不敢多说话,只是紧紧挽着我的手,默默地陪我走回了家。  之后的日子,我们没有了性爱,彼此也不再提及,生活渐渐趋於平淡。  难道一辈子就这样了?虽然医生也说阳痿的原因有很多种,手淫过度、房事过度、先天不足等等都有可能导致阳痿。而我手淫的确有,但没有过度,房事按年轻人的频率来说也不算过度,因此无法断定我的病因。  但我有需要啊!更何况,一个娇滴滴的老婆,也需要性爱的滋润啊!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网上查找关於阳痿的资料时进入了一个网站,是一个色文网,有人讨论男人不举的原因。兴奋无比的我一口气看了十来个帖子,却是隔空搔痒,一点用处也没有,靠!我骂了一句。  随手点开了另一个子论坛,全是转贴的色文,看到一篇《性爱导师》,点进去一看,立马被文章吸引,视线再也无法移开。 一气看完全文,我下面竟然硬挺着从头到尾!我得救了!我大喊一声,发泄着心中的郁闷,看着硬梆梆的肉棒,兴奋之情,难以自抑。  在文章里面,老婆当着自己的面跟另外的男人调情,并在自己亲自帮助下让男人跟老婆激情做爱,看着老婆被男人用边走边干的姿势猛操,粗大的鸡巴在老婆的淫穴里捣时捣出,带出一股股淫液,而老婆被操得淫叫不止、放荡绝伦……真是太刺激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逛色网,可是为什么我以前对这一类的文章却没有任何感觉呢?难道真的是天意?当晚,在我幻想着老婆被别人骑在身上疯狂地抽插,把浓浓的精液射入老婆的蜜穴之后,我终於在时隔两月之后让老婆高潮了!老婆很高兴,问我怎么好了,是不是看了别的医生?是不是吃了药?感觉比以前还硬。  面对老婆一连串的问题,我无法解释,慢慢平复情绪后,我不由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接下来的几次,我尝试着不去想色文里的情节,却怎么也硬不起来,只要一想到老婆光着身子被人干的场景,就硬得发胀。  那这倒底算不算阳痿呢?难道是因为做爱久了审美疲劳?不会吧!  出於对老婆的忠诚,我坦然跟她讲了一切,老婆听完后一脸羞涩,脸红红的不敢做声,好一会才颤颤的对我说:「老公……那个……只要你好,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吧!」我激动的亲了一下老婆,说:「放心,老婆,我只是幻想,最要紧的是我们又可以享受性爱了。」老婆也激动地回吻了我一下,把头埋到我怀里,感受着我的疼爱。  之后我到处找淫妻类的色文,把各种情节带入到我的脑海,那一段日子我又恢复了活力,而我们做爱的话题也由此走向了另一条路……(三)一天洗完澡后,我穿着短裤,老婆则穿着我最喜欢的黑色半透明真丝吊带睡衣,两人搂在一起看色文。  当看到女主角放荡形骸的淫声浪语时,老婆红着脸,羞怯怯问我:「老公,这样好……淫荡啊!你不会要我也那样吧?」我看着老婆水汪汪的眼睛,动情地说:「老婆,我不是要你那样,而是要你比她们更淫荡!」老婆被我的话弄得耳根都羞红了,握起蛮拳轻轻捶了我几下,嗔道:「老公你坏死了,我不来!」老婆娇羞不已的模样却又激起了我的欲望,我一把抱起老婆,将她平放到床上,喘着粗气说:「老婆,快给老公摆个淫荡的Pose!」老婆有点不知所措,但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是想让她学色文里的女人那样主动诱惑我。於是老婆媚媚的看了我一眼,娇声说道:「老公,你想看人家脱光吗?」「想,快脱!」「嗯。」老婆坐起身子,背对着我,臀部微翘,吊带里隐隐露出老婆姣好的身材、优美的线条。  老婆回过头,下巴靠着肩膀,用柔嫩的手指挑起左边的吊带,缓慢地把吊带拨弄开来,然后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看好噢!老公……」老婆用另一只手以同样的动作把右边吊带缓缓拉下,「嗖」的一声吊带全部滑下来落到腰间,顿时满室春光,老婆滑嫩的背部全部裸露出来。  老婆微微撑起身子,跪在床上,背对着我趴了下去,吊带顺着老婆的臀部滑过白嫩的大腿,老婆已经全裸了!老婆把屁股对着我,慢慢地张开双腿,屁股中间慢慢地显露出淫光,老婆的阴部已经湿润了。  老婆知道我最喜欢从后面操她,也知道这个姿势很淫荡,於是对着我呻吟:  「啊……老公……我痒……」「痒就摸摸。」我怂踊道。  「怎么摸嘛?」「用手插进去。」我几乎已等不及了。  「嗯。」老婆应了一声,把右手从腿中间伸到阴部,摸了一下自己的阴唇,然后中指顺着肉缝上下抚摸,两片粉红透亮的肉瓣在手指的摸弄下一开一合,好像要迎合什么。  老婆更湿了,淫水已经把手指完全打湿,她曲起了中指,缓缓地从两片肉瓣中间插进了自己的淫穴,「呜……」老婆发出一声舒服的娇哼。  我再也控制不住,扒开短裤,挺起淫枪,顺着老婆的手指「噗」的一声直接插入了老婆湿透的小穴。老婆连忙抽出手指,挺起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  「老婆,想不想别人看你自慰?」我一边插,一边开始说着淫话。  「嗯,不想……我要用干的,不要用看的。」老婆淫荡地叫起来。  「你想被谁干?说!」「啊……好舒服……我想……想……」老婆一边爽,一边支吾着。  「说,小骚货,想被谁干?」我又用力猛插了几下。  「啊……老公……再用力……干我……我想……要海滨……海滨来干我……啊……」老婆已经投降了,叫出来男人的名字。海滨是她的初恋男友,现在还偶尔有联系。  「现在我就是海滨,小雨,我来干你了!」我叫着老婆的小名,开始冲刺起来。「啊……好爽……好舒服……快点……海滨……干我……干小雨……」老婆听到我叫她小名,好像已经回到从前,好像真的被海滨在操干。  「小雨,好久没干你了,啊……你的阴道还是那么紧,是不是你老公很少干你啊?」「我老公……才不会……像你这样……总是干人家……啊……」「你的肉穴还是那么粉嫩,你老公都不干的吗?」「嗯……我的……那里……是天生的,怎么干……都不会变黑……啊……好大……」「你老公不干就让我来干好了,把你的屄操黑!」「啊……不行的……我老公会知道……知道别人操过我了……不行……」「什么不行?我就要操,还要当着他的面操你!」「啊……你顶到我里面了!你要操……就让你操吧……只要我老公愿意,我就随便你操……」老婆不断地淫叫,让我的鸡巴变得更加硬挺,淫糜的肉穴被我抽插出一股股的淫汁,顺着老婆的美腿流下来。  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可自抑,转身拿过老婆的手机,说:「老婆,打给他!」老婆看到我拿着手机,肉穴一紧,吓道:「不要啊!老公,不行。」「打!用免提。」我命令道,并在她丰满的臀上「啪」的掴了一巴掌。  老婆接过手机,犹豫了半晌,在我的催促下拨通了电话,「嘟……嘟……」电话响了两声,老婆紧张得连穴也更紧了,夹得我差点交枪,连忙停下动作,吸了口气。  「喂……小雨啊,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听到海滨的声音,老婆回头看看我,见我扬了扬下巴,小声的说道:「嗯,没什么事,就聊聊。」「好啊,聊什么?你这么晚还没睡啊,在干什么呢?」我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老婆一边忍着享受的舒畅,一边跟海滨聊着。  「没……没干什么。」老婆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病了吗?」海滨关心的说。  「没,没有。」老婆连忙掩饰。  「那你要小心啊!晚上不要着凉,多穿衣服,我听你有点喘气呢!」他要是知道小雨现在没有穿衣服,浑身赤裸,喘气是因为下身还夹着一根肉棒,会怎么想呢?我顿时血脉贲张,不由「啪」的一下来了个满贯,把整根鸡巴全都插到老婆的洞底。  「啊……」老婆被我意外的动作弄得一声长吟,又发现这时不该发出这种声音,顿时脸变得通红通红。  「小雨你怎么啦?你在做什么?」海滨可能感觉到了异样。  「没,没,我在做按摩啦!」老婆断续掩饰。  「噢,这样啊?那你做完早点回家,这么晚了。」「嗯,我会的,很快就回去了。」「路上小心啊!」「好,我会的,你也早点休息吧!拜拜。」「拜拜,小雨。」老婆挂掉电话,转过身来把我推倒在床上,随即跨坐到我腰上,右手握住我的肉棒对准自己的洞口,屁股往下一沉,「噜」的一声全都插入她的淫穴。  老婆娇媚的望着我,疯狂地扭动着屁股,像是要把我的肉根磨掉一样,刺激得我也疯狂起来,抓着老婆一对美乳用力地揉捏起来。  老婆一边扭动一边发出欲望的呻吟:「啊……舒服……好爽……好刺激……老公……海滨……干我……我要……」我也不可自抑的兴奋,用力向上挺动着鸡巴,在老婆疯狂的动作下,我终於再也忍不住了,一声闷吼,一股热精像离弦之箭,射入了肉洞的最深处。  老婆也同时伏下身来,紧抱着我,指甲掐到我肩膀像是要抓进我的肉里,不断地娇喘,下面一阵阵收缩,一股温热从下身传来,老婆也高潮了!  ……良久,老婆靠在我身上,轻轻的说:「老公,刚刚……你好猛,我好喜欢。」我抚摸着老婆的秀发,说:「老婆,那是因为你刚刚表现得太好了,我才会这么猛。」「刚才差点露馅了,我好怕。」「怕什么?又不是做坏事。」「可是……被他知道了,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大不了让他干一次嘛!」我调笑道。  「你说什么啊?老公,再说不理你了。」老婆嗔笑道,我知道她不是生气。  「真的呢,我想那样一定很刺激。」「不行,我只让你一个人玩。」「嗯,那要不这样,你的身体只让我玩,但是下次,你跟他在电话里做怎么样?」「电话里怎么做啊?」「就是我配合你们啊!他想怎么玩你,我就帮他来实现。」「老公你真坏,坏死了!那他会怎么看我啊?我真成淫妇了。」「说真的,你还喜欢他吗?」「嗯……也不是不喜欢……还是朋友嘛!」「不喜欢就是喜欢了,又不是没干过,有什么关系?只要你喜欢就行。」「这不同的啊,老公,这怎么可以?」「没关系的,老婆,如果你享受、我舒服,他也快乐,有什么不可以呢?」「要是被人知道……」「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谁会知道?你看他那么关心你,不会害你的。」「你一定要这样吗?」我没有回答,闭上了眼睛,在舒畅过后的疲惫中缓缓睡去。睡之前我在脑子里回答了老婆:「一定!」(四)在我的怂踊下,老婆跟海滨的联系越来越密,经常通电话聊天,当然偶尔也开开荤玩笑,但没有出格的言语。  一个周末的下午,老婆下班回来后,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我问她怎么了,她也不吭声。  好一会,老婆才小声说道:「老公,他……晚上去市里参加一个舞会,想让我当他的舞伴……」「他是谁啊?」我看着老婆不安的眼神,故意调笑道。  老婆脸又红了,啐了我一口,道:「就是他啊,你知道还问!」我笑了笑,轻松的说:「你想不想去呢?」「我很久没跳舞啦……」「我看不是因为这个吧?是不是很想再被他搂在怀里?嘿嘿……」老婆受不了我的调笑,扑进我怀里,不停地捶着我的胸口,说我又笑她。  在打打闹闹中,我同意了老婆的外出,老婆有点按捺不住的欣喜,美美的亲了我一口,然后去洗了澡,开始挑衣服。  「不用挑了,就那件红色的。」我指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说道。  「这件好久没穿了,不知道还穿不穿得下,最近好像长肉了。」老婆一边咕哝着,一边拿起裙子套到身上。  「好紧啊!老公,我真的长胖了。」女人真是,长一点点肉就受不了,咬牙切齿的。  我在一边看着老婆修长的身材,紧紧的连衣裙包裹出迷人的曲线,傲挺的双乳、翘起的隆臀,尤其是短短的裙摆下露出的一双美腿,不由连连赞叹。  「老婆,很漂亮,就这件了,刚好,一点也不胖,真的。」老婆看了看我的眼神,确定我说的是真话,又改嗔为喜的说:「那好吧,听你的。」老婆又挑了双红色的高跟鞋穿上,站在镜子前淡淡的化了妆,喷了一点点香水,然后左右前后再审视了一下自己,确定比较满意了,才对我说:「老公,怎么样?」看着老婆一身红色装扮,秀发披肩,再加上白嫩的肌肤、玲珑有致的身材,忍不住轻轻的搂住她,说:「老婆,你肯定是今晚最美的女人。」老婆嘻嘻一笑,打开我正抚摸她丰满胸部的手,好像突然才想起来似的说:  「老公,我又忘记穿内衣了!」我早知道了,故意不提醒她的,我知道这件裙子只能从头上往下套,而老婆又顾着化妆,把内衣给忘了。不过这也是她经常忘记的事,我喜欢还来不及,哪会提醒她。  看着老婆为难的样子,我说:「算了,不要穿了,不然搞乱了,妆又要重新化。」老婆飘了我一眼,说:「那怎么行啊?被人看到……」「这衣服又不是透明的,再说里面还有胸垫,怕什么?」「那胸垫一点点大,只能盖住乳头啦!」「那不就行了,本来就是这样设计的嘛!再穿上内衣,后面不就可以看出内衣带子,多不好啊!」这句话说得老婆连连点头,称赞我说:「还是老公想得周到,看到带子多难为情。」可是内裤不能不穿,我再三坚持也没法说服老婆不穿,只好退而求其次,挑了一条黑色丁字裤。老婆穿上后,从裙子外面看不出一丝痕迹,火红的连衣裙下包着的难道是一个全裸的胴体吗?真是令人浮想连篇……出门的时候,老婆说可能会晚点回,我说:「如果很晚就不要回了,在市里过一夜再回,免得辛苦。」老婆没有听出我的异样,答应了一声就出发了。  我不禁开始联想,海滨看到小雨性感的样子,会不会想起以前和她一起翻云覆雨的情景呢?会不会想看看小雨裙下久违的肉体呢?会不会想再一次把小雨丰美的双腿拉开,把自己粗大的鸡巴全都塞入小雨紧紧的肉穴呢?  我在兴奋和紧张的情绪中等待了几个小时,脑子好像出现了小雨被海滨搂在怀里,在昏暗的舞池中抱在一起,海滨上下其手,抚摸着小雨丰挺的乳峰、揉捏着小雨丰满而富有弹性的美臀,亲吻着小雨温热的嘴唇,把带着强烈男人气息的舌头伸进小雨的嘴,跟小雨热辣的舌吻,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旁若无人的……受不了啦!我开始有反应了,鸡巴有抬头的迹像,於是拨通了老婆的电话。  「老婆,舞会开始了吗?」响了几下才接通,电话里传来老婆的娇喘声:「开始啦,刚刚跳完一首,好久没跳了,好累啊!现在休息一会,你听,下一首开始了。」果然听见音乐响起了,我问道:「感觉怎么样啊?」「还好啦,很久没跳舞了,都有些不适应了,老是走错步,嘻嘻,踩了他好多次。」老婆调皮地笑道。  我好像看到了海滨一脸的苦笑:「那你要补偿补偿他啊!」「他也要求过啦!再下一首陪他跳,补偿他。」「再下一首是什么?」「《一千个伤心的理由》,我们以前跳过的。」「啊,就是那首情人舞吗?要两个人完全搂在一起的。」我想起了以前我们跳情人舞的时候,老婆两手环扣搂住我的脖子,我也双手搂住她的纤腰,两人紧紧贴在一起,老婆把头深深埋在我的胸口,胸前凸起的双峰压在我的胸膛……难道今晚又要重现吗?只是男主角换了人。  「嗯……是啦,你是不是不喜欢啊?」,老婆听到我「啊」的一声,以为我生气了。  「不是不是,你跳得开心点,就当回到从前,好好享受吧!」「嗯,谢谢老公!」老婆在电话里亲了我一口,不一会音乐又响起,舞曲开始了。  挂掉电话,我有点怅然若失,可是又有点兴奋莫名,太复杂的情绪……晚上11点,接到老婆电话:「老公,舞会结束啦!我今晚就不回了,他在酒店订了房间,我已经在床上了。」我心头一跳,说:「只有你们两个人吗?」老婆「噗」的一笑,说:「怎么,不放心啦?不是的,我们都是单间,不是住在一起呢!嘻嘻!」我也调侃道:「住在一起也没什么,不睡在一张床上就行。」「那可不一定哦!说不定他一会会过来呢!」「那你不要放他进来,万一他起了色心,要强奸你怎么办?」「你放心啦,不会强奸的,如果他想要,我就给了他,用不着强奸的哦!」老婆非常配合着我的幻想,真是好老婆。  「你是不是勾引他了?」「还用得着勾引啊?你不相信老婆的魅力吗?」「相信相信,他是不是对你动手动脚了?」「嗯,跳情人舞的时候,他摸我了。」老婆的声音突然变得低低的,好像生怕别人听到。  「摸你哪里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把硬挺的鸡巴掏了出来。  「就是……胸啊……屁股啊……还有……下面都摸了。」「你没拦住吗?舒服吗?」「我没想拦啊!他想摸,我就让他摸啊!摸得我好舒服,痒痒的,下面都湿了。」「啊,那他摸到你里面去了吗?」「没有啦!隔着内裤摸的,不过肯定摸到我的水水了,嗯……」老婆也禁不住有点兴奋起来,哼了一声。  「我就不信他不想摸到里面去。说,是不是瞒着我?」「没有啊!你要不信,我呆会叫他过来摸给你看。」「好啊,你现在就去找他。」「……才不要……那好没面子的。」老婆发嗔的说道,女人真是,摸都摸了还要面子。  「那你等他过来摸你?」「如果他过来找我,那我就……全都给他。」「会让他亲你吗?」「嗯,让他亲我,我要他亲遍我全身,就像以前一样……」「那不是会被他脱光了吗?」「是啊!穿着衣服怎么亲我全身?嗯……让他脱掉……」「那你会不会把他也脱光?」「他才不用我脱,自己就会脱光了。」「那你不是会看到他……的鸡巴?」说出「鸡巴」这两个字,我的鸡巴也愤怒的颤抖了一下,我用一只手握住,滚烫滚烫的。  老婆也被刺激得唇乾舌燥,有点喘不过气来:「啊……我看到了,好大……比你的还大!」「老婆,想不想被他干?」「嗯……想……老公……我让他干我……干你老婆……」「叫他来干你,快!」「啊……老公……海滨干我……我要你的……大鸡巴!」「谁干你比较爽啊?」「啊……都爽……老公,我下面好痒……」「他不过来干你,你就用手吧!」「嗯,好难受啊!老公,想要……」「啊……老婆,我要过来干你,把你干得死去活来!!」我已经忍不住要爆了,老婆电话里传来的喘息和呻吟,让我的鸡巴不停地发硬发抖,我加快了套弄的速度。  「老公,我要,你要是不来,我就去找他了,我受不了啦!」「嗯,去吧去吧,赶紧去给他操你啊!」就在这时,电话里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老婆连忙低声说:「有人敲门,等一下。」我说:「如果是他呢?」「那……你说怎么办?」「你看着办吧!不管怎样,只要你喜欢就行。」「嗯,我知道你也喜欢。我去看看。」说完,老婆挂掉了电话。  良久,电话不再响起,我充满憧憬的看着电话,等待着它再一次响起……(五)敲门的是海滨吗?老婆让他进来了吗?接下来发生了些什么?我脑子里不由又浮现出娇妻被大鸡巴深插到底恣意狂操的淫糜画面,顿时血脉贲张,拿起手机就要拨老婆的电话,由於心跳紧张,手都有点发抖。  我还没拨出去,「叮咚」一声响,有条短信来了,原来是老婆发来的:「老公,手机快没电了,你赶快上QQ。」上QQ没问题,为什么要赶快?但我并没有迟疑,马上打开电脑。在紧张和兴奋交集的心情下,开机的几分钟变得好漫长,开机动画条有规律的滚动着,好像变成了海滨的肉棒在妻子的肉穴里抽插的旋律……开机完毕,马上登录QQ,然后弹出老婆的一个视频请求,我马上点同意。  视频里出现了老婆洗完澡后的样子,全身她只包了一块浴巾,高挺的乳峰把浴巾撑得鼓鼓的,头发湿湿的,发梢带着水珠,有的水珠还掉下来掉到肩膀、胸口,然后沿着深深的乳沟流入那诱人的峰峦深处,留下一条闪亮的水渍……「老公,他来了,刚去洗澡,我手机快没电了。」「老婆你好性感!」老婆甜甜一笑:「那我把视频开着,让你不但能听到,还可看到,好吗?」「好好好,那你把屏幕关了,他不会知道,让我看你被他操吧!」打出这个「操」字,我已经唇乾舌躁,全身热血上涌了。  「嗯,真是色老公……他要出来了,我关啦!」摄像头一阵摇晃,定格下来已经不再对着老婆,而是对着床。  老婆走到床边,揭开薄被,躺了进去。刚躺下,海滨出现在视频里,180公分的高个,略带黝黑的皮肤,健壮又不显得霸道的肌肉,正是我老婆最喜欢的类型,难怪能窃取我老婆的芳心呢!  海滨也围着一条浴巾,但浴巾下却明显鼓胀起来,这家伙是一直挺着的吧?  海滨没有说话,把被子慢慢揭开,然后看了一下我老婆羞红的脸,双手把她的浴巾解开,顿时,我心爱的老婆一丝不挂的玉体横陈在白色的床上,傲立的双乳、平坦光滑的小腹、舒展修长的美腿……一时之间春光满屋。  我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同样的,我听到了海滨的呼吸也粗重起来。  海滨盯着我老婆的玉体扫瞄了好一会,不停发出「啧啧」的赞叹声,说道:  「想不到,想不到,小雨你是怎么保养的?这么多年了,身材还这么性感!」老婆娇声道:「那你还楞着干什么?好看你怎么不动手?」海滨似乎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伏下身子,贴在我老婆的身边,左手从她的小腹抚摸到胸前,然后握住老婆的右乳,同时头一伸,亲住了我老婆的两片嘴唇。  「嗯……」的一声娇哼,老婆扭动了一下娇躯,双手抱住海滨的头,开始跟他热吻起来,两条灵活的舌头翻滚着交织在一起,老婆闭上美目,不断地发出勾人的喘息声。  海滨的双手也没的闲着,把老婆上身抱起,让老婆背靠在他怀里,舌头还一直纠缠着不放,然后两手从老婆腋下穿过,一手一只玉乳握在手中,缓慢而有节奏地揉捏起来。老婆的乳房愈发坚挺,连两粒乳头也在空气中硬硬的傲立,像两颗带着成熟气息的草莓,垂涎欲滴,诱人无比。  海滨双手在老婆的胸前不停地活动着,有时一手抚摸着老婆光洁的小腹,一手紧握着一只乳房,把乳房揉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有时两手托着老婆的双乳,像掂量份量一样的拨动,引起波涛汹涌。老婆已经有点情绪亢奋了,两条玉腿不停地扭动、磨擦,好像下面已经痒得不行了。  海滨终於把嘴抽离了老婆的朱唇,抽离的一刹,老婆发出长长的一声娇吟。  海滨的嘴从老婆的唇边移动到她耳根、脖子、肩膀,每一处都细细品嚐,轻轻舔舐,好像是在品嚐一道美味可口的餐点。  海滨把我老婆放平,然后弓着身子,把头移到老婆的胸前,在老婆一声满足的娇喘声中,海滨亲上了老婆的美乳。  海滨的舌头在老婆的乳房上肆意舔弄,偶尔含住乳头用力吸吮,这种动作会让老婆感觉麻痒难当,老婆把海滨的头紧紧搂住,好像要让他吸得更紧,永远不要放开。但海滨没有停留,细细地把玩了老婆的双乳后,继续往下移动。  终於来到了老婆紧闭着的大腿,海滨一边用手在老婆滑溜的大腿上摩挲,一边用嘴在老婆的大腿根部,密林深处探索,鼻子发出深深的吸气声,他是在闻我老婆蜜穴里散发出的淫香吧?  海滨的表情很陶醉,老婆闪亮的阴毛下发出那既淫又骚的气息,让他也不禁伸出舌头,一头钻入了森林中。  老婆在海滨的玩弄下,下面骚痒不已,海滨轻轻扒开了老婆紧闭的双腿,一幅勾人魂魄的画面呈现在他眼前!只见老婆美腿尽处,一道玉门如开似闭,在密林中若隐若现,已经春情泛滥的小穴闪着淫光,一丝朱亮的蜜汁从肉缝中溢出,彷佛带着淡淡的淫香。  海滨出神地紧紧盯着老婆的下体,一时竟忘了动作,老婆双腿一夹,把海滨的头夹住,然后双手用力把海滨的头按向自己的阴部,嘴里发出梦吟般的淫声:  「舔我……好痒……」海滨「咕嘟」一声吞了口口水,凑近老婆的肉穴,伸出舌头贴着老婆的肉缝从下往上来了一个扫荡,把老婆舔得舒服的叫了一声。  海滨把老婆的腿打开,肉缝也因为腿的角度而缓缓露出内里春光,两片薄薄的阴唇分开,现出一个深幽无比的暗洞,洞口上面小小的阴蒂也开始初露如豆,淫光闪闪,海滨被眼前美景诱惑得心痒难熬,伸嘴含住了老婆的阴蒂。  「啊……好舒服喔……嗯……海滨……我要……」老婆已经顶不住海滨的攻势,开始淫声浪语起来。  海滨还舍不得把嘴移开,双手紧紧按住老婆的大腿,舌头在老婆的肉穴中翻滚搅动,甚至伸进了老婆的阴道里面,把老婆舔得淫水直流、娇声大作。  老婆再也忍不住心里的骚痒,坐起身子,一把将海滨推倒在床上,然后跨坐到海滨的头上,把海滨的浴巾一把掀开,一条又粗又大的肉棍昂然挺立在老婆的面前!老婆伏下身子,让海滨继续舔弄着小穴,自己一把握住海滨的鸡巴,「咕噜」一声,老婆把海滨的龟头含到了嘴里!这时的我已经被视频里的淫景刺激得无法控制,开始打起手枪来。  海滨的鸡巴在老婆的口交下变得越来越硬,老婆的口水在肉棍上涂了一层又一层,整根肉棍都被我老婆吃得湿透发亮。  海滨也被老婆弄得淫兴大发,把老婆抱了起来,放到床边,自己下了床,站在床边上,把老婆两条玉腿架在肩膀上,老婆主动地抓住海滨的鸡巴,把龟头对着自己早已湿透的小穴,海滨用力一挺,大鸡巴整根没入了我老婆的淫穴!  「啊……好大……好胀……好舒服……干我……海滨,像以前一样干我……快……我要……」老婆彷佛回到了从前跟海滨干炮的日子,淫叫起来。  「啊……好紧……小雨,你还是那么紧……一点没变……好爽!」「谁叫你的家伙大……我老公的……小很多……当然紧……啊……」海滨用力地操干着,阴囊拍打着老婆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床也禁不住他的力量,「吱吱」响个不停。老婆在他的操弄下,双手乱舞,好像要抓住什么,又好像是要丢掉什么。  「啊……不要……不要舔我的脚……好痒……啊……好痒,受不了啦……」海滨一边干,一边把老婆的玉趾含到嘴里吸吮起来,老婆最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下体涌出一股淫液。老婆抖动起来,疯狂地叫着海滨的名字,在海滨深深的抽插中,老婆高潮了。  「啊……我来了……我不行了,被你干到高潮了!海滨……射我……快……跟我一起……啊……我要上天了!!!」海滨嘴里发出「嗷嗷」的低吼声,粗大的鸡巴在老婆的蜜穴里插进抽出,带出一股股白色的淫汁,顺着老婆的屁眼,流到了床上、地板上。  「啊……小雨……好爽……操你……操你这小骚货……」「海滨……操我……我是你的……女人……操死我吧……」「喜欢我操你……吗?」「嗯……喜欢……你的鸡巴……好大……好喜欢……比我老公的大……比我老公操得爽……爽死了……」「以后想被干就找我……你老公没用……满足不了你。」「好……我天天找你干我、操我……不让我老公操……就让你操……啊……顶到我里面了……好深好深……」「你天天来……给我操……让你老公……天天戴绿帽……」「嗯……天天……给你干……会干坏了……老公会知道……」「知道又怎样?谁叫他的小!」「好……那你天天来操我……把我操得死去活来……让我老公知道……也没关系……海滨……我只要你操我……」「啊……小雨,我要射了,射到你里面!」「射吧……射我……没关系……啊……」「唔……啊……」听着两条肉虫的淫声浪语,我这个做老公的已经忍不住快速套弄起自己的小鸡巴来,在老婆和海滨的高潮声中,一股精液射到了地板上。  高潮过后,海滨抱起我老婆进了浴室,传来水声,但是良久不见出来,可能是又一轮开始了吧?可是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就由他们去吧!於是颤抖着手关掉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