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色情小说  »  我和许姨

我和许姨

我生长在一个略带封建家长制的家庭,伴着棍棒教育成长起来,因此养成了一种孤僻的离经叛道的性格。十岁看了第一本黄书《少女日记》,不久后第一次遗精,开始了苦涩的青春期。  当时大陆难得见到几本像样的性书,以至我一度缺乏性想像,竟未养成打手枪的好习惯。大量接触性是在上大学后,学校的BBS上流传着许多来自台湾的性文章,图片,影像。也许是天性使然,广泛吸纳后,渐渐只有乱伦的文章才能带给我莫大的兴奋。几年后我竟真的走上了这条道,这是后话。  我从大学毕业后,因对家庭没什么感情,干脆在当地谋了份不错的职位,家也没回,只写了信告知家里一声,家里倒也没在意,我就过上了光棍生活,遨游于性的文海。  我慢慢发现自己对中年妇女的性趣越来越浓,却不敢去召鸡婆怕得病。正苦闷时,在附近看到一个睡公园的妇女,依稀有点滋味。套到家里装腔作势打听一番,愿来是因不育给婆婆赶出来的,嘘寒问暖一番又陪了几滴眼泪,博来她的大大好感,最后干脆提出将小屋借给她住(400块的月租啊!)。她看我面相还是个小孩(其实是22岁),也没疑心,只当老天保佑。  我又趁热打铁,出钱出力给她张罗了床铺衣物,叫她先帮我看家料理伙食,许诺日后帮她寻一份像样的工作,这样她就先住下了。她睡里间我睡厅,我叫她「许姨」,她叫我「根生」。  刚开始她还不太适应,客客气气的,我则胸怀大度,不着痕迹的纠正她的不良生活习惯。亲情的味道越来越浓,她和我聊天时感慨道她要有娃儿也该和我差不多大,原来她把我当成十六、七岁的娃娃,我暗自好笑,胡骗说高考落榜,就早早工作了,彷佛同是天涯沦落人,心又近了一层。  过了几天,我将她带到我常去吃饭的小饭馆,小老板推三推四,不大愿意用她,回来后我跟她说干脆给我当保姆,管吃管住还有200块工资,她千恩万谢又要掉眼泪。  因为我是租房,邻里关系较冷漠,邻居只当她是我姨妈,我也就支吾一下就过去了。她因为和我有了正式的雇佣关系,不算吃白食,过的也心安理得些,一个月不到,养得白胖了不少,脸上的灰土气没了,倒添了几分红润,看起来丰胸丰臀,慈眉善目的。现在她生活上了正轨,也开始注意个人卫生了,和她刚来时比判若二人。  但是,尽管我们越来越融洽,我发现她还是在防我:她上厕所,晚上睡觉,以至平常换衣服都要插门,要命的是她枕头下还压着一把真正的匕首,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弄来的。  我不禁气苦,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防什么!那锁簧扣上的声音让我很不舒服。而且她熟悉地头后就开始往外串门去了,常常我下班后她也才刚到家,难不成我忙了半天,出钱出力是给它人做嫁衣!我又不是观世音。  这是我一生头一次钓女人,没一点经验,她并不如我想像般感恩戴德、投怀送抱,反倒越来越像我妈了,让我这冤大头怎么办?  又过了半个多月(真不知道我怎么熬的),这晚我们各自早早睡下,不一会她房里就传来呼声,我则盯着天花板想心事睡不着。  大约22:00,我听见她起床,开门然后直向卫生间跑去,随手把门一拉就急忙坐上便器,我勾过头望向厕所,门没关严,在里面的瓷砖上映出她模糊的身影,听着潺潺的尿声,我心头一酥,阴茎一下跳了起来,嗷,我的肉!让我肏死你!  在她往回走时,我拼命按下想立即强暴她的心,恐怕立时动手她就要立时呼喊,我的一切努力就白费,还可能进班房。里间的门又锁上了,我在外面天人交战哪里还睡得着,鸡巴顶在床板上委屈的抽动着……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胡胡睡过去,里间的开锁声让我醒来,她又快步走了出来,还是随手带了一下卫生间的门,里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是尿尿,她来月经了!接着听她撕了卫生纸细细地擦,此时卫生棉和卫生巾在大陆还是奢侈品,城里讲究的女人都用布卫生带夹上卫生纸穿在内裤里,我看到许姨也有,初时不明白是干什么的,后来自个想明白了,鸡巴着实兴奋了两下。  她冲了马桶又走回房锁上门,我一直等到里间又传来轻鼾声才下床,蹑手蹑脚走进卫生间,入目的竟是如此让人血脉贲张的场面:一条粉红的大裤叉上挂着一块血斑丢在水箱上,弃物栏里还卷缩着一条墨绿色的月经带,胯部已被染成黑色,马桶里还有未冲走的卫生纸全是血迹。  我眼前突然一片血色,我要肏死你,血奸,我要在血里*****,我要奸得你流血!接着脑袋一片空白,头皮一麻,胯下发酥,鸡巴跳出裤外开始不停脉动,一股又一股乳白色精液射向马桶。  等冲动完了,我木然了好一会,实在没有踢开门冲进去强暴伊人的胆子。我颓废的走到床边收拾激动的心情。一直到六点,我也不睡了!穿好衣服去洗脸刷牙,这时候里间的门也开了,她起床了,不久她出现在卫生间门口,怀里抱着床单,想必单子上也有她阴道中喷出的经血。  她看着我呵笑了一下,就注意到卫生间里的壮景,红着脸抓过月经带和裤叉裹在单子里,丢下单子,她尴尬的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就跑出去弄饭去了。  我的眼睛透过水池上的镜子死死的盯着她:这个女人腰腿都已开始变粗,上面结满赘肉,身上是粗大的毛孔,胸前吊着两个大奶,这个垃圾婆,这个四十七的老女人,这个来月经的死*****。但我现在越看她越性感,越看越想犯罪,她就是我此时最爱的人、看的最顺眼的人、最想肏的人!  从这天起,我们俩的关系又有了微妙变化,我感觉到我和她有了一丝性的氛氛,她有点被捉住手脚的样子,有时发会小呆,不怎么往外跑了。我开始试演从《三言二拍》学来的手段,我以抽烟为由关了刚装的空调,当时好像是九月,但天气还是很闷热,我便顺理成章的扒掉了身上的汗衫,我坐在窗前的桌子,眼角余光看着窗上,我看到许姨出入客厅时总会极不自然的扫我一眼,或许她开始心动了。  晚上睡觉我只穿了一条极小的三角裤,鸡巴的曲线毕露无遗,到了清晨更是将内裤高高顶起,一柱擎天。我并不确信许姨已注意到我的变化,但她在一星期后第二次月经,而且一下就是三天,不过事后道是处理得挺干净。我从书上看到女人在月经前后性欲是最旺盛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我就是故意要营造一种性的氛氛,动摇她的道德观,却又不敢做得太过火。  许姨也开始变了,她不太敢看我了,说话也有点干涩,似乎刻意躲我,但她的三防工作也越做越好了,真让我流鼻血,我怀疑她究竟还有没有性冲动了?看来情挑老妇女也不得其途了,那一声声锁响实在让我闹心,这条防线竟成我无法逾越的雷池,每晚我都恨得牙根痒痒,真是看不透这些老妇女!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心也一天天扭曲,我已对温柔浪漫的法子失去信心,真想干脆空手套白狼算了。在欲望和理智之间我努力寻找一个适合的点,最后想还是偷奸吧,先把生米做成熟饭,再走一步瞧一步,万一不行再押恩苦求吧,用强是没有办法后的办法。  最先是要打开反锁的门,我该怎么办呢?要她不锁门只有我不在家,可不可以先假装出差,再杀一回马枪?呜,姑且试试。  两天后我拎着旅行包回到家,告诉许姨我要出差到厦门,假惺惺地关照她一番,又特意给房锁上了油,然后出门住进了公司宿舍。本想先放她一个星期,可才四天就心猿意马,第五天凌晨两点我就出发了。  一路上我想来想去,一会想这法子灵不灵?一会想该不会捉奸在床吧?心里忐忑的来到自家门前。悄悄打开房门,蹑手蹑脚走到厅里,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喉龙,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天啊!比我想像的还要好,门是没必要关,因为许姨就睡在厅里,此际她身上盖了一床薄床单,正四脚朝天的轻鼾。我急忙退入卫生间,似乎一瞬间就褪掉全身衣物,然后赤条条的走到床前。花了四、五分钟,我终于移开了薄床单,许姨就玉体横呈在我面前,我没工夫去仔细鉴赏了,我的目光投射在她的下体上。  她穿了一条三角裤,那是我在大学时穿过的,三边的松紧带都松松垮垮的本想拿去当抹布。看着松垮的内裤,心头酥麻的感觉一阵阵袭来,我要除去它,我要一把剪刀,两秒钟后我得到了它,我跪在床前,颤抖着伸出剪刀挑住三角裤胯下连接片一刀两断,于是我生平第一次朦胧看到女人的黑森林。我的脑袋开始轰轰的响,胯下的男根以一个极不可思异的角度贴着小腹弹跳起来。  本来我还想剪断腰部连接条,还想剪开许姨上身的汗衫,但鸡巴已不能再等待了,我生出迅速压下扑上肉身奸淫的念头,轻轻站上床,弯腰把双手支撑在许姨双乳两侧床板上,双腿慢慢向外分和双臂配合将身体沉下,我小心翼翼的做着杂技动作,不敢和许姨有一丝肌肤接触,因为此时一点点的刺激都会让我意乱情迷,将一腔处子精液喷射在许姨的小腹上。  在肚子快要贴上她颤动的小腹时,我调整腰和臀,将颤动的阴茎向那神秘的门户推进,我要无私献出我的第一次,弟弟,找妹妹去吧!  呃,秀逗!鸡巴戳在阴户上竟不得其门而入,我用力向前一挺,龟头滑过阴唇和肛门打在床板上,鸡巴抽搐了一下,射出一股精液。  许姨一下惊醒,不明所以的「呵」了一声想挺腰坐起,她的大乳房和小腹部正贴在我身上,我手腿一下掉劲,整个身体迎着玉体压下去,我扑在这团肉上,许姨有点回过味来,双手扳住我腰想推开我,张口「啊」了一声就要喊,慌忙中我双手一下将她的双臂按在床上,挺身一口吻住她的嘴,而她的下体反射地向上一挑,和我的小腹部紧紧贴上,大奶紧挤我的胸膛。  我鸡巴再也经不住这样的刺激,开始胡乱疯狂地在许姨下体抽射出浓精。在我一失神的当儿,她摔脱我的口,双腿乱蹬想翻身,压着嗓子嘶喊:「不要……根生,不要……」  我哪能容她翻身,看着扭动的玉体,鸡巴又再挺起,我用身子死死抵住她的胸腹,腾出一只手一把扯掉她的三角裤,顺着阴毛摸下去摸住阴户,五指乱摸找阴道口,她下体不停地扑腾,嘴里嘶喊着:「肏亲妈妈……肏亲妈妈……」我用双膝压住她的大腿,大拇指抠到一个口子,向边上一分,硬挺的鸡巴不管三七二十一,捣了进去。  天幸,这是她的阴道!许姨发出一声悲嘶,停止了反抗,开始发出熬熬的悲惨啼哭,而我脑一片纷乱。  这是我的第一次性交,我在品味插入瞬间的感觉,我终于进入她的身体了,鸡巴停留在湿润悸动的小穴里,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我没有抽动,只是茫然的直起身,双手漫无目的的在她两腿根部轻抚阴毛、阴蒂、阴唇、肛门。  忽然许姨双腿一环,抱住我的屁股,猛的挺起身,我的鸡巴差点滑出来。她干嚎着向我肩膀、胸膛疯狂的捶打。我也疯狂了,几把撕掉她身上的汗衫,两个乳房在她胸前跳荡着,我一把把她拉上我身子,在她大奶上、腋窝里、脖子上狂吻,她大叫:「天杀的!天杀的……」拼命拽我的头发、打我的背、拉我耳朵。  忽然她一口咬住了我的右肩!我吃痛全身一颤,急忙吻咬她耳根,她松口头向后勾,我死命把她环抱在身上,大奶紧紧挤压着我,我用胸膛搓揉着大奶,她的乳头硬硬的顶着我。她一身都是泡泡肉,软软的一点都不杠着我,我太爱了。  我的下身也在用尽力量将鸡巴向里顶,她已几乎不反抗了。妈的,我感觉到要射精了!我紧抱着她猛的站起来,她就悬空的串在我鸡巴上。我把她顶在床边的墙上,她抽泣着双臂无力的搭在我肩上,双腿环在我屁股上。我把脸埋在她乳沟里,抱着她的屁股鸡巴开始抽动。这时她的手不自觉的环住我的头,双腿也勾的更紧了,闭着眼满脸都是泪水轻轻左右晃着头,嗓子和着我的抽动发出呜咽的悲嚎。  我狂力抽动着,鸡巴和她阴道里的环肉深情摩擦十几下就顶不住精关了,我的大腿根死命挤着她的阴蒂要将龟头送的更深,爆射出的精液打在她身体的最深处。  射完精,我和她无力的瘫在床上,她蜷缩着双腿,一手遮住胸脯,一手掩住脸无声哭泣,浑浊的液体从她的大腿根流淌下来。看着这样香艳的裸体,我激动的流着眼泪,上前扳开她的双腿,将刚硬起来的鸡巴顶入她的体内,俯下身分开她的手,捉住她的双乳玩弄着。  我一边在她奶子、腋窝、颈子上又吻、又舔,一边哭着向她痛斥我的卑鄙无耻,请她原谅我的无奈,提醒她我对她的恩情,许诺今后我要让她真正的快乐,又说我要娶她。  她只闭着眼流泪不回答我,但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在缩动着。不知多久,我玩弄着她的身体,几乎沉迷于她那一身松软软的泡泡肉中。忽然她拨开我双手,屁股一缩摔脱我的鸡巴,快速翻个身,开始号淘起来,留给我一个动人的乳线、光滑滑的背、晃眼的大屁股……  哼!死娘皮,经受不住我的玩弄了!现在我已了解了她的身体,再不会像刚才那般手足无措了。我从她的脚踝直舔吻到后颈,更肆无忌惮的让龟头分泌出的粘液滴在她腿上、屁股上、颈上,背上、乳线上。她死死的扑在床上,我费劲的在她小腹下塞了一个枕头,然后我扑在她身上,双腿和她的腿脚缠在一起,鸡巴夹在她的屁股沟里轻轻摩擦,双手塞进她胸前揉弄奶子,还在她耳边说着赤裸裸的淫话:我对她说我刚才的感觉、她的反应、她性器的特点。  我手脚并用的玩弄着,嘴巴说着吻着……忽然她身体一下僵直,接着放了一个屁,全身颤抖起来,呜咽声停了,她高潮来了!我的鸡巴一下来劲的贴在她阴户上,但她的尿道一下冲出一股热尿击上龟头,我大射特射了。她尿完就一动不动的趴着,我把她翻过来,她好像睡过去了,我抓过破汗衫把她下体擦干净,我感到一阵四肢无力,吻了她一下就抱着她睡过去了。  我醒过来时天已放亮了,我怀里的许姨还在睡,我可以仔细的品味一下我第一个女人的裸体了: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三、四条皱纹密密的爬在她额头、倒不是很碍眼,眼角有很多鱼尾纹,脸上爬满泪痕,鼻和嘴都挺合适,整张脸很有味道。粉嫩的乳房耷拉着,乳晕不大、是淡褐色的,乳头挺薄。她是直桶腰,但小肚子不大,爬了不少皱纹。皮肤上有些色斑,有点发亮。下面就是一丛阴毛,上面还有精斑,把阴毛粘得东几根、西几根、乱糟糟的。她阴蒂挺肥,中间一条肉缝,伸展出两小片褐色的阴唇。  看到这里我鸡巴又翘了,流出些液体。大腿挺粗,有不少粗大的毛孔,小腿很饱满、就是有很多疤痕。此时我想插入,但看看鸡巴不软不硬的,嘴里也不太爽,干脆起身去洗漱了。  从卫生间出来,我精神了不少,四肢的酸软感也消去了。想到马上又要去肏屄,鸡巴马上坚挺无比。我走到床前,看到一床狼籍,想把她抱到里间去肏,刚伏下身,「啪!」挨了一耳光,转头就看见许姨看着我,脸上挂着两行泪。  我欲火一下消了,开始考虑后果了。我一下跪在床前,鸡巴也没劲乐了,脑海想着各种后果后怕起来。过了一会,许姨起身进了里间把门锁上,我真害怕她寻死觅活,不管她了,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听天由命吧!  我到卫生间穿好衣服,又把床上的污秽用床单一裹,拿到门边准备送到洗衣房。料理完后看看表,已过了上班时间,跑下楼给科里打了个电话——说要休季假。  回到楼上,许姨还没出来,我刚有点紧张,里间的门就开了,许姨穿着老头衫和那条大裤叉出来了。她也不看我,径直走进卫生间插上门洗澡去了。我心里又有点活了——她没穿上出门的衣服离开这个屋子,我的声名看来能够保全了,反正我看也看过、肏也肏过,多少赚到了。我依在门框上等她出来给我个说法。  她终于出来了,而且径直走到我面前搧了我一耳光,然后转身向里间走。这一耳光算把我从混沌里搧出来了——这个流浪了近十年的女人没有勇气和我这个恩人和靠山决裂!那么我和这个弱女子的命运最终由我的态度决定:我马上去赔罪,甚至给予一定的补偿,然后日子照旧,我们井水不犯河水——那我就是大头呆子;我继续这样侵犯她,估计她忍无可忍下会把我送进大牢或让我声败名裂。  我决定走第三条路——不惜代价让她心甘情愿保持和我的性关系。让我赌这一把!  我从后面一下抱住她,将她的乳房温柔的握在手里,把我的胸膛贴在她背上……她在颤抖!我用这辈子从未有过的柔顺呼喊:「许姨、许姨……」然后扳过她的身子,突然跪下,双手环住她的屁股,侧脸贴在她的小腹上带着哭腔求道:  「把身子给我吧,我是真心的,嫁给……」  没等我说完,她的小腹和屁股就在激烈的抽搐,她竟泄身了。我站起来,见她眼神迷乱的看着我,还淌了一点口水,我的手刚攀上她的双乳,她就软倒在我怀里。  我半拖半抱的把她弄到里间床上,然后麻利地褪去我的衣服,跳上床帮她宽衣,汗衫刚拉到臂弯,她自己一下就把它甩掉,裤叉也是刚脱到半节她自己几下一蹬就踹掉了。我分开她的腿,在她肉缝上重重吻了两口立刻就迷乱了,掰开阴唇、挺枪刺入、再抱住她开始拼命捣。  从一开始,她的下体就在不停的抽搐,她就这么死过去、活过来、再死过去……我就拼命的捣、拼命的射,然后吻遍她全身,等鸡巴挺起就再捣、再射……我要给她身体留下深刻的回忆,让她的肉体离不开我。  不知不觉我也昏睡过去,等我醒来,她还在昏睡,而我们的肉体正紧紧的交缠在一起。我又有了冲动,再挺枪刺入,抽动了没几下就晕过去了。再次醒时发现许姨不在了,我惶急的喊着:「许姨!许姨!」她应着声跑进来,一张脸臊红的。我看她没走放了心,喊着:「肉啊!别走……」就又睡过去了。  一个长觉后我真正醒来,天是黑的,浑身酸软无力,我费了大力把灯摸开,看见椅子上摆着菜和饭,都凉了,看看钟到十一点了。我扶着墙走到厅里,看见许姨睡在这,床都收拾干净了,那包秽物也没了。  我走到床边摇摇她,叫:「许姨。」她应了声:「死鬼!」我说:「我要娶你。」她说:「尽说疯话。」然后又用极小的声音说:「去吃饭。」也不敢看我就把头侧过去了。  我的心又急跳几下,就势倒在她身上,在奶子上抓了几把,可鸡巴却委实硬不起来了。我干脆退到她下身,拉掉裤叉,用口舌对她的阴蒂、阴唇、阴道又吸又吹、又咬又舔地用起了功。不多时她就狂泄不已,她是属快热型的。我这才满意的再次爬上她身子,揉着她僵硬的小乳头睡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听见她在厨房忙碌,心里又有了冲动,无奈鸡巴实在不争气,起来迷迷胡胡吃了两口饭又睡了,就这样一直迷胡了两天才最终清醒过来。  我来到厨房想找点吃的,看到许姨的匕首搁在刀架上,我心里暗笑了一下。  许姨不在屋里,时间大概九点过。我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坐下考虑今后的事。许姨提着菜进了屋,我给了她一个灿烂的笑脸,她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进了厨房。我跟进厨房,从后面抱住她,也不说话,只细细体会怀抱一个女人的感觉。  许姨臊红着脸默默分着菜,良久才问:「以后怎么办?」我轻松的告诉她,只要她愿意,她可以一直留在我身边,还向她发了个誓。  许姨明显轻松不少,倒在我怀里任由我轻薄,我吻着她后颈,手在她周身游走,心里充满成就感,我想下一步该是把她变成我的性奴了。  我把她转过来,她一把抱住我的头,吻住了我,然后死命的吸,女人真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我差点憋死。适应了一下后,我用舌探开她牙关,和她的舌头深情的搅在一起,同时一只手摸到她下体轻揉着,她的淫水淌了我一手。  她放开我呼吸了一下,然后急不可待的给我宽衣解带。我轻轻推开她,对她说:「小荡妇,这就敖不住啦?日子还长呢!」她拉着我皮带,靠上我胸口不动了;我的手继续玩弄着她,让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一有冲动我就推开她,然后再玩弄她,不让她得手,也不放过她,直到她呜呜咽咽的哭起来,瘫在我身上大泄特泄时,我也把裤子射得一遢糊涂。  我把她温柔的搂住,轻抚她的头发和后背让她平复过来,她扒开我的衣服在我胸膛吻着。我把煤气打开,拥着她进了卫生间,她现在就像只温顺的小猫任由我摆布。  我开了水给她洗刷一下,我给她从头洗到脚,她的下体不停的淌着淫水,我又转过去给她洗背,我突发奇想,有意识的在她胯下抹上许多的香皂,手指还伸进她肛门。许姨抖了一下,挥手阻止了我,我停下手,接着在她其他部位抚弄,直到许姨有点站不住了。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在鸡巴上涂满香皂,然后从后面抱住快要瘫掉的许姨,轻轻分开她双腿,鸡巴顶上她肛门,然后一挺给她开了后庭花。许姨惨叫一声向后倒过来,我抱紧她屁股,鸡巴开始抽动。  许姨的肛门并不很紧,感觉有点怪异,不如阴道的感觉好,我抽动了十几下射了精,然后抱着哆嗦得一遢糊涂的许姨瘫在地上,任由热水冲刷着我们淫靡的身体。  从这以后,许姨前后两个淫穴都成了我的玩物,但她却决不肯给我吹萧,但我给她口交肯定是她的最爱,我还没弄几下,她就稀里哗拉的交起了公粮。  我和许姨开始了我们淫乱的性生活,我有天晚上又和许姨在床上揉来揉去,但我拼命阻止她褪掉她裤叉的企图,让她很不甘心的泄了身。我抱着她,开着她的玩笑,一边又软磨硬泡求她以后上厕所、洗澡、换衣服都不要避着我,以后在屋里也不要穿底裤了。许姨笑道:「不穿就不穿。」然后飞快脱掉裤叉扑到我身上,我们纵情狂肏了大半夜才交缠着睡去。  以后许姨上卫生间或换衣服都不插门了,底裤还穿着,但只要我一抱住她,她立刻就把下体脱得赤条条的任我淫乱。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我们两天一小淫、三天一大淫。许姨是老牛吃嫩草,我是初尝人事新滋味,我们非常欢洽,但总是少了一点刺激。  有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开了门正好看见许姨跑进厕所,我性致突来,假装若无其事的走进里间,然后飞快脱掉衣服,蹑手蹑脚走到卫生间门口。我听见许姨坐在马桶上小便,然后放屁想大便,我拉开门一个健步窜进去,许姨大吃一惊,想拉了裤子起来。我上前一把拉掉她的裤子,把她反转过来跨坐在马桶上,她刚拉了一小半,此时又羞又愤的骂起来。  我把她后背放倒在我身上,一手探进她衣服,捉住一个乳房大力揉起来,一手刺进她阴道去抠她的敏感区,许姨骂着:「臭死了,正大解还要来弄,真是淫棍!」可她下体却跟着我的手指一耸一耸的,肚皮翻滚着肉浪,双腿分开得不能再分了。  未几,她干脆一手去解衣服、一手在她阴蒂上拼命地搓着,嗓子还不停的嘶吼,她渐渐进入忘我状态。我用鸡巴不停的戳她的腰,向她喊:「拉出来!拉出来!」她喊着:「不要啊!」抗拒了几分钟,然后肛门一松,像打炮一般排泄起来了。  我手指加力的抠弄,她的阴唇一下咬住我的手指,阴道壁急速蠕动着,伴随着肛门的排泄射出滚烫的阴精。等她上下两口都泄完,我抓过手纸擦干净手和她下体,然后把不停扭动的许姨抱到浴缸里脱掉她衣服,出去开了热水器,再跳进浴缸。  我正想打开水龙头,许姨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然后在我的大腿根狂吻、双手还用力的摸索着鸡巴,我被刺激精关一松,在她脖子和下巴射了一滩精液。我赶紧憋住精关,从后面抱起许姨,让她四肢扶在墙上,然后挺枪从后面插入,疯狂抽插几十下。  许姨忽然全身瘫了下来,我也抱不住了,就把她放在浴缸里,又把她双腿推到她胸前,这时候她的阴部在她大腿根淫靡的凸显出来,我再次插入,不停的捣着,最后把一腔精华暴射在昏过去的许姨的子宫里。  我也瘫下来,开了水,在许姨身上倒了香波擦拭起来。许姨苏醒后,立刻把我半硬的鸡巴又塞入阴道,然后像八爪鱼一样缠住我,口对口啃咬起来,真是极度淫靡的女人。  我鸡巴在她阴道里再度坚挺起来,拼命的豁动,许姨闭着眼、咬着牙,脸上现出极度痛苦又极度享受的神情。忽然她哭出来了,下体紧紧夹住我鸡巴狂泄不已,我也跟着射出来了。  许姨高潮过后又紧紧缠着我,似乎想把每一寸肉都贴在我身上,她一边流着泪一边嘟囔着:「爱死你了,爱死你了!」她让我感到好有成就感啊!  许姨现在是死心塌地的爱着我了,看着她送我上班、迎我下班的眼神我就清楚了。有时晚上性事过后,她会一边哭一边亲我,我被她弄醒,把她搂住,她就哭着说:「我不能给你养个娃呀,只盼为你去死!」我就深情的吻她,让她平复过来。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和她夜夜做爱,哪怕是她来月经时,在她做饭、看电视、洗澡、上厕所时,我总会去骚扰几下,她的屄是我最爱的东西。她也越来越爱这种享受,兴趣来时还会暗示我撕掉她的内裤,我越粗暴,她也居然乐在其中。  又过了大半年如胶似漆的日子,就快到春节了,家里忽然来信要我一定要回家过这个春节,我匆匆打点了一下,给许姨留下笔钱后就踏上北去的火车。  我一下就在家待了二十多天,发生了不少事(后面有专文叙述)。等我再回到小窝,许姨热情不减,但我的激情却在慢慢消退。  某天,天还朦朦亮我就醒过来,我坐起来发了一会呆,然后掀开被子,我看着经过昨夜激情后、下体犹布满精斑的许姨的裸体,竟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许姨被冻醒了,张眼看见我痴呆呆的样子就骂了声「色鬼」,然后叉开双腿把我紧紧勾住,肥肥的阴蒂在我小肚子上摩擦着,她臊红着脸闭着眼,双手在她腹部游走,还有意识的深呼吸,让胸前两个大奶一耸一耸的。  看着这般纵情求欢的许姨,我心里忽然有点烦,我停了一会,终于还是伏下身用口舌让她泄了身。许姨坐起来倒在我怀里,我抱着她,但激情却没了。这天的早饭是我做的,我把饭端给床上的许姨,她却把我拉到床上,然后跨坐在我鸡巴上才心不在焉的吃起了饭,但我此时已决定结束这样的生活!  我花了半月的时间给许姨租了个快餐的铺位,她就欢天喜地的工作去了。数月后,我主动申请外调内地办事处,又在一天时间里委托典当行处理掉值钱的家电,当我把所有的事都料理完了看时间已近两点,这才回到家。  许姨匆匆从床上爬起来,脸上带着泪迹、披头散发的跑到我面前,焦急的问道:「空调、电视咋没了呢?」我说卖掉了,她又问为什么,我没回答,许姨愣愣的看了我一会,捂住脸开始无声的抽泣起来。  我有些索然,转身想走开,许姨突然跪下,从后面抱住我,痛哭流涕的诉说着:「别丢下我啊,你娶媳妇生孩我也高兴啊!我不会拦着你的,你们就只当我是个下人,你坏了我身子,我不怪你,我欢喜呀!我不能给你养娃,我就一辈子伺候着你,我当你是亲人啊……」我心中忽然升起一把火,我要发泄!我转身拉起了哭成泪人的许姨,几下就把她剥得光溜溜的,然后抱起她向床走去。她无力的搂着我,在我肩上哭着说:  「汉啊,你要了我吧!我生生世世都是你的。」我把她摔在床上,竟没来由的流了泪。那一晚彷佛又回到和她初行云雨的时刻,她哭我也哭,她一趟趟昏死过去,搞不清是极度快乐还是极度哀伤。我在她手臂上、耳朵上、乳房上,大腿上留满齿痕和瘀痕。我奋力射出最后一滴精才拔出鸡巴,然后抱起她,最后一次欣赏和抚慰她的裸体:她已昏死过去,身体在轻轻的颤抖,身上布满紫红的伤痕,她的左乳还在流着血,天!我竟咬掉了她一小边乳头。  我给她把下体擦干净,盖好被,到厨房找到她的匕首,用匕首在她床头压了2000块钱,然后自己穿好衣服离开了我的小窝,从此一去不回头。  我谋取了一个老女人的贞操,我带给她对生活的希望,又亲自让她幻想破灭。但我终于从这个老女人身上成长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字节数:21469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补习补上三姆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