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醉夜之銮喝醉之后被任上作者Miss.Spring

醉夜之銮喝醉之后被任上作者Miss.Spring

醉夜之乱:喝醉之后被人上字数:6504  周五晚上,夜色迷离,逃离了宴请客户的酒宴,我已醉得天旋地转。面对着这座冰冷的城市,和疯狂的霓虹,我感到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和无助。我坐在副驾驶上,看一眼正在开车的K ,白衬衫的领口解开,袖子挽起来,他也被灌了不少酒。我用浸满酒精的声音感谢他送我回家,他要我休息一下,说很快就到了。  陪客户吃饭是项辛苦的运动,技术要领便是赔笑谄媚,极尽风骚,尽量用身体语言传递出「奴才」这两字。而灌酒便是酒宴上体现奴役与被奴役的一种手段。既然有求于人,就喝下人家递过来的酒吧,喝到丑态百出,才能表现出你的屈服。尤其是灌女人酒,更能体现出男人的权威和压制感。欺负女人,本是一种极度无聊和可怜的行为,很不绅士,格调低下。但是如今这个世界,还有几个男人在乎这些呢。信息时代,生活的节奏和压力在疯狂勃起,男人的内心却越来越猥琐,裤裆越来越萎缩。我卖弄着妩媚,满脸笑容的迎接着酒精的折磨。而眼前这位客户的「首席」,也十分享受的一边向我的胃里灌着酒,一边在我身上揩着油。手,腿,腰,还有屁股,都被他光顾,却又有心无胆,不敢结结实实的接触,只是若有若无的触碰。于是只能盯着我的领口,不停地灌我喝酒,好像这刺激的液体是他另一个阴茎一般,进入我的身体,占有我,折磨我,来满足他猥琐的内心,真是个变态。他一脸下流的笑,毫不谦虚的暴露出他满嘴泛黄的牙。我在心里已经对他竖起了一万根中指,脸上却是妩媚又娇羞的笑脸,让他随意亵渎,如果这时有一面镜子的话,我一定会被自己恶心到吧。  勉强挨到这场折磨的结束,我跑到洗手间,差点把胃都吐出来。我双脚轻飘飘的,艰难的走出饭店,看到主管和对方的首席正互道珍重,握手拥抱,仿佛是多年的基友,我胃里又是一阵的恶心。我确实喝醉了,感到自己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作高跟鞋已经有点困难了,下身这件套装一步裙也在不怀好意的牵绊着我的双腿,好像是故意要我难堪。我真想放弃了,一下坐在地上算了,还好这时K 及时过来扶住我,说要送我回家,才让我不至于出丑。坐进了K 的车,我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透过车窗,又瞥到首席那张猥琐的,泛红的,油油的笑脸,就像一个巨大的,臃肿肥胖的龟头,让我仿佛都闻到了那种腥臊的气味,哎,又是一阵恶心。  汽车在夜色中飞驰。我坐在充满酒气的车中,闭着眼,努力想平衡住我正眩晕的大脑。掏出震动的手机,睁开眼,是前男友的道歉短信,更是激发出我内心的悲苦与愤怒。一个月前,我终于发现他一直在背着我劈腿。如果不是闺蜜的提醒,我还会像傻瓜一样被欺骗。我一直真心的对他,在外面,在家里,在床上,都努力的扮演着优秀女友的角色,但他却早已把我的感情扔进了抽水马桶。这种欺骗我无法忍受,感觉就像一窝蟑螂爬进我心里又把我的心扯碎,恶心而又痛苦。我扇了他一巴掌,转身决绝的离开了他。那之后,他一直纠缠着想求得我的原谅。但女人的心是玻璃的,摔碎之后,再难粘合抹去一道道裂痕。之前有本事去偷,我主动离开了又死皮赖脸的想复合,前前后后都是这么没意思,真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不男人。此刻,收到他的短信,又给这个痛苦的夜晚加了一份厌恶。我关了手机,不愿再去想这一切。  我转头看着正在开车的K.他小我一岁,是我的同事,但不在一个部门。平时我们经常会在公司遇到,他总是带着安静的微笑,瘦瘦的,喜欢穿白色的衬衫,显得很文气。我很喜欢他的嘴唇,薄薄的,泛着一点白色,微笑起来时会形成一种坏坏的、性感的曲线,在他白衬衫的衬托下是一道不错的风景。有时我花痴病泛滥,也会好奇如果上去咬一口会是什么感觉,如果再抹上草莓味是不是会更香甜。我们常在公司里偶遇,随便的聊聊天,休息时也会一起喝杯咖啡。我会一边和他闲聊,一边借机欣赏他的嘴唇,舒缓一下工作的压力。这次两个部门合作,于是我俩一起在这个夜晚被客户灌酒。他的酒量比我好,也不是被重点进攻的目标,所以还能淡定的开车。还好今天有他在,及时的救了我。他扶住我的时候,我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胳膊,感觉如此踏实,好像他是那根救命的稻草。此刻,我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从侧下方看着他的脸,这个角度还是第一次尝试,感觉他的侧脸也值得欣赏,也许是我真的喝昏头了吧。身体里的酒精烧的我有点热,已经有点微微的出汗。我调整了一个更舒服慵懒的坐姿,又扯开了衬衫的两粒扣子,微微开了一点车窗,让自己透透气。我闭上眼,享受着这微凉的夜气。我知道身边的K 已经可以从我解开的领口看到我的风景,不过这时的我一点也不在乎。一种郁闷,无奈,失落,和一点孤独的感觉纠缠着我,加上酒精的折磨,让我的理智有点消退。  K 扶着我上了楼,到了我和一位姐姐合租的单元房。屋子里黑黑的,室友姐姐肯定又出去快活了,不到周一很难再见到。我踢掉了高跟鞋,急忙冲到卫生间,把裙子、裤袜和内裤一起扯下,嚣张的坐下撒尿,已经憋了好一阵子了。我在做这一切时,完全忽略了K 的存在,也没关卫生间的门,毫不在乎他是否能看到一切,可能酒精真的让我失去理智了吧。我站起来胡乱拉起内裤和裤袜,实在懒得弯腰再穿回裙子了,就这样走出来,任裙子滑过双脚,留在了地板上。这时,我的下身只剩一条黑丝裤袜,透出低腰蕾丝内裤清晰可见;上身是一件白色雪纺衬衫,扣子已经解开了三颗,里面的前扣无痕文胸若隐若现。不知K 见了这副样子的我会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我。我一头扎进了沙发里,才发现自己躺进了一堆刚收进来的衣服里,应该是室友姐姐的吧,软软的布料,和香香的气味,感觉还挺不错的。又发现发卡正在脑后硌着我,还拉的我的头发很疼,真讨厌。我一把摘下发卡,扔了出去,头发披散下来,舒服了很多。忽然,K 把我扶起来,还端着一杯热水,让情绪有点失控的我好一阵感动,没想到他还挺体贴。热水的温度缓解了一些酒精的折磨,我感到周围的一切清晰了一些。K 问我还想不想吐,我说我没事,有点累,想去睡了。我在K 的搀扶下走进卧室,躺到床上,K 帮我盖好了被子,关了灯,要我好好休息,我在心里很感谢他,他我感到淡淡的温情,一种我的生活中很缺少的情绪。我一下很感伤,心里空空的,想要哭,但是这细微的感觉又被醉酒的头晕搅乱。我感到发自内心的疲惫,已经没力气睁眼了,就这样睡去,什么都不想去理睬了。  迷幻中,我的大脑在酒精中错乱,琐碎的场景在我眼前闪过,见过的人,没见过的人,支离破碎,只言片语的全都交织在一起。我又好像来到了一辆公交车上,奇怪的人群向我挤过来,挤的我喘不过气,动弹不得,几十双手爬上我的身体,撕扯着我,揉弄着我,刺耳的尖笑在耳边回荡……我一下从黑暗中惊醒,是在做梦。我的头很疼,还有一阵阵奇怪的感觉。渐渐地,我身体的感官才慢慢清醒过来,发现那奇怪的感觉竟是因为自己的私处正在被人舔吮。一瞬间,我很吃惊,很紧张,我不记得自己在哪里,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阴唇间还有一只舌头在蠕动。我睁开眼,意识到我在自己的床上,微微抬起头努力向身下看,黑暗中看到自己两腿间的头好像是K ,才想起今晚被人灌醉,是K 送我回家,他照顾我上床休息,在我睡着之后,他没有离开,而是进一步的「照顾」了我。我的身上凉凉的,衬衫敞开着,前搭扣的文胸也被解开了,双乳看来已经被K 仔细的体会过了,现在他的头正在我的胯间忙碌,我的内裤显然已经不在我的身上了。我想要挣扎,想要一脚踢开他,然后大骂他流氓混蛋。但是浓烈的酒精还在我身体里游荡,很晕很累,身体非常沉重,动弹不得。我感到很无奈,很羞耻,但是这一晚强加给我的悲苦和郁闷还没有消退,我已不想再挣扎,不想再抵抗,生活真的好累好累,而且现在下体传来的阵阵感觉,又真实的让我很舒服,加上酒精的眩晕,让我感到很刺激。我知道,K 不是坏人。这个晚上,我喝的大醉,又衣衫不整的把一个完整健康的年轻男人带进自己的卧室,现在种这情况不正是顺理成章吗。所以这一切应该也是我自找的吧。自从离开了那个欺骗感情的混蛋前男友,我一直都没有被人疼爱过,K 的舌头又激发了我身体里的欲火,而且这也让我有一种报复的快感,我又需要为谁坚守自己呢。渐渐地,我被欲望和酒精接管,放弃了反抗的念头,接受了这一切。  我在外面跑了一天,还没洗澡,私处恐怕是狼藉一片吧,被这样直接品尝,让我很害羞,而K 好像舔的很香甜,像个变态的小狗一样,让我很想笑。我忍住不让自己的表情流露出来,隐隐之中,我不想打断他,怕他不知所措,怕这一切变成尴尬的场面。酒精的麻醉,让我的感官变得有点不敏感,他卖力的的阵阵刺激,似乎没有那么强烈。我就这样半醉半醒,四肢大开的仰躺在床上,边休息边享受特殊部位的按摩。K 显然以为我已经醉的半死了,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充气娃娃,随他任意玩弄。我渐渐感到私处在湿润,在绽放,想要的更多,更深入。一阵紧密的舔吮之后,他离开了我的私处,把我留在了半空的空虚之中。我感觉到他是在脱衣服。我闭着眼听到他急切的呼吸,想象着这个男生慌乱脱衣服的样子,心里又一阵想笑。接着,我的双腿被抬起分开,然后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住了我的私处,微微磨蹭了几下,就一下闯了进来。我就这样,在大醉之后,在自己的床上,被自己带回来的男人占有了。虽然身体不够敏感了,但是这样突然的插入也差一点让我叫出来。K 开始快速的抽插,我没法再淡定下去了,费力的睁开眼,还是要做出矜持的样子。我佯装生气,双手推着他,双腿也在虚弱的踢着。「你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嘛啊,放开我,不要这样……」K 没有了平时的温文尔雅,一下顶进最深处,用他的肉棍子像钉子一样紧紧插住我的私处,他扑在我身上,用他的身体压住了我,双手把我的双臂按在床上,头放在我的头侧,一边舔着我的耳朵,一边对我说,「姐,你好美,我受不了啦,我好喜欢你,给我吧。」他的话融化了我。这段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让我的心已经千疮百孔,K 就在这个时候,趁着我的大醉,闯进了我的心,还有我的身体。  在他身体的压迫下,在他唇舌的挑逗下,我不再动了,双臂也不再用力,而且我私处的肉壁,已经开始阵阵收缩,饥渴的体会着正插在她里面的条状物体。K 发现了我身体给他的信号,明白我已经默许了他。他吻住了我的双唇,开始热烈的吻我,下身也继续抽动起来。他的舌头用力伸进我的嘴里,疯狂的搅动我的舌头,好像要伸进我的喉咙。一股浓烈的酒气冲进我的嘴里,和我嘴里的酒气混合在一起。我没想到自己真的有机会尝到K 带着性感曲线的嘴唇,还是在这样一种不修边幅的情况,不禁有点小失望。我被他压在身下,上下两个嘴都被他用力的插着,这种压迫而来的快感让我感到非常充实,好像把我的内心的空虚苦闷都挤了出去。  就在我快要窒息时,K 抬起上身,双臂支撑在我两边,下面的肉棍子开始更快速的冲撞。我深深的喘了几口气,睁开眼,昏暗中看到了他的脸庞和他的身体。他很瘦,没什么肌肉,身上都是柔和的线条,皮肤似乎很白皙,看来的确是走奶油文艺路线的。不过他下面的家伙倒是很大,虽然还没一睹风采,但我的私处已经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它的尺寸,那种涨涨的被塞的满满的感觉,比之前的猥琐男好多了。K 好像没有太多的经验,就是一种节奏的凶猛冲刺,可能也有酒精麻醉的作用吧,他豪情万丈的开垦着我,每一下都顶到我的深处,丝毫不担心会提前缴枪。我被他插的七零八落,在床上上下扭动,曲起的双腿也随着他的撞击不知所措的摆动,私处传来的快感,蔓延过我全身,涌进我的大脑,和酒精一起,把我搞得更加眩晕,我意识到自己已经毫不掩饰的开始愉快的呻吟,我已不再是被强迫,而是在和K 在欢快的做爱。  K 把我翻过来,让我横趴在床上。他从背后扯掉了还挂在我身上的衬衫和文胸,趴在我身上,胯部压住我的屁股,把他粗壮的肉棒从后面插进了我的洞穴。这样的姿势插的没那么深入了,但是我的肉壁却夹的更紧密了。他还是保持着他大刀阔斧的节奏,快速的插弄着我。在他的顶撞下,我的身体一下一下向前窜,他又向前移动着身体,追击着继续送出大力进攻。我的头已经探出床边,只能用力抓着床单,使自己不至于被一下扔出去。我的心里一阵埋怨,平时有点腼腆的K ,在床上好粗暴,这样不知怜香惜玉的玩弄我。他又开始向下用力的撞我,我的屁股被重重的压下去,又被床垫弹起来,然后再被他猛地压下去,他把我当成他的蹦蹦床了。他的龟头,先撞在我的肉壁上,又在压力下滑过那片最敏感的区域,再挤向深处,然后猛地抽回去,再重复这个过程……强烈的刺激让我全身开始发抖,我的身体被他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得上下跳动,头也跟着剧烈的摇晃,我的小腹被一下下重重的挤压,感觉胃里的酒精又翻腾起来,让我越来越想吐。我实在忍不住了,急忙曲起腿抬起身,用力挣脱了K ,跳下床,捂着嘴跑向卫生间。这时我才发现,我的一条腿上还穿着裤袜,这也是我身上最后一件衣服了,尽管是半透明的……  我抱着马桶呕吐起来,私处还意犹未尽的一阵阵收缩。看来我的胃里除了酒已经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这次吐出来的全是液体,不过吐出来之后,感觉酒醒了很多,真没想到,被人上还有解酒的作用。K 跟了过来,打开灯,问我怎么样,是不是很难受。我对他摇摇头,示意我还好,又弯腰俯身在洗手台上,打开水龙头,用自来水漱口。K 却趁机把住我的屁股,把他的JJ又一下插进了我的私处。这突如其来的侵入让我的双腿一软,完全趴在了洗手池上。我已经全身酥软了,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看来我漱口时,摆出了一个被人后入的完美姿势。他俯在我背上,双手从下面伸过来,微微抬起我的上半身,同时抓住了我的双乳,用力的揉弄。下面也在凶猛的进出,他的胯部撞击在我的屁股上,啪啪作响。K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的更凶猛了,顶到最深处还不满足,还要再用力向深处钻一下,好像要一直顶进我的子宫,顶进我的心扉。我睁开眼,从镜子里看到了这淫靡的情景。K 白皙的双手已经把我的乳房揉成了各种形状,他的屁股正在我的屁股后疯狂的前后摇动,我们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微湿的光泽,不知是汗水,口水,酒水,还是,淫水。镜子里的我分明是一副沉醉在性爱中的表情:微睁着眼,微皱着眉,微张着嘴;口红被抹散,嘴边上都是淡淡的红色;几缕头发也被打湿贴在脸上。K 也在通过镜子欣赏着被他疯狂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着的我,我一阵害羞,视觉和肉体的刺激让我的反应更加强烈,不知不觉达到了高潮。我的肉穴在阵阵抽搐,头更加眩晕,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一种晕头转向的满足,我不能呼吸,不能呼喊,用力仰起脖子,灯光晃得我眼中一片雪白。K 放开我的双乳,握住了我的腰,又增加了一点抽插的速度。我的头趴在洗手池上,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张着嘴,却已经没有力气淫叫了。水龙头还流着水,激起的水花打在我的脸上,溅进我的嘴里,凉凉的,又让我清醒了一些,又感受到阴道理强烈的刺激,我好像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全世界只留下一个阴道,在被一个粗壮火热的棍子力的抽插……  终于,K 喘着粗气对我说,「姐,我要射了……」我用最后一点力气求他别射在里面。他没有回答我,又疯狂的插了几下,猛地拔出他的肉棒,然后一股热热的液体就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支撑不住,从洗手台滑下去,坐在了地上,动弹不得。我全身的神经都已经混乱了,只有两腿间的私处,还在颤抖着诉说她的愉悦和满足,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强烈。K 扶起我,把我抱在怀里,用卫生纸帮我擦去他留在我身上的「痕迹」,又一下吻住我的嘴,舌头伸进我嘴里上下左右的探索,探索着我喝了一夜酒,又刚刚呕吐过的嘴。他的舌头搜刮着我口中的津液,好像一切如此的香甜。K 把我抱回了卧室,放在床上,脱去最后那件裤袜,盖好被子。他躺在我旁边,搂住全身赤裸的我,他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痒痒的。我感到已经筋疲力尽,身边的一切好像还在转动,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沉睡过去。  第二天,K 求我做他的女朋友。他早就暗暗喜欢我,一直没勇气说出口,只能每天故意在公司里制造「偶遇」。昨晚酒宴结束,他发现我不见了,焦急地四处找,怕有人对我不轨。看到我从洗手间出来,就赶快追上,带我离开,送我回家。本来他没有什么打算,但在我家里,我有点放纵的举动,和衣衫不整的醉态,挑逗得他欲火难耐,他借着酒劲就上了我的床。我看着身上他留下的一块块红紫色的印记,问他为什么要那么粗暴,他说想起我妩媚的被客户调戏,心里有点生气。听了这番话,我还能怪他什么呢。他的请求,让我左右为难,我知道此刻的他是真心的,我能感受到他真诚的感情,但这份感情又能持续多久,K 是个不错的男孩儿,我这样的女人,他又是否能够承受。而且我们又在一起工作,这样的感情,注定会很麻烦。看着他的眼神,和他的嘴唇,我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