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时空  »  任任暧“上”我老婆

任任暧“上”我老婆

人人爱「上」我老婆 前言 首先当然要向各位色友自我介绍一下,最重要的是介绍我老婆让大家认识, 有机会就让众色友「上」一下吧! 我名叫王光明,今年才27岁,在香港科x大学毕业,年青时一直只懂得读 书,所以到二十二岁还是处男一名。毕业那年正值香港经济低微,找了工作许久 才能在一间清洁公司捞个管工;人浮於事,薪金微薄也无奈何。幸好我家境好, 花光了薪水还可以向爸妈要钱,所以毕业时已经有车了,只是难付油费,爸爸送 给我的头一个星期我就把它卖了。 由於一直努力读书,样子又丑,根本追不到女仔,连女孩子的手也没碰过, 我的初夜就是给了x富豪的小姐(用卖车的钱)。但很想试试拍拖的感觉,於是 上网找出租女友,也就是这样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 我老婆叫黎小欣。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才刚刚16岁(我21岁),还在黄 大仙的王x铭念中四;不过那时她已经发育得很好,三围是34c、24、34 (现在是36e、23、35,全靠我的功劳,也是不少男人的功劳);那套校 服是一件白色的恤衫,配一条灰色的百摺裙。 我老婆(当时是女友)身型娇小,155公分高,90磅左右(胸口的两团 肉已佔了十磅),十分可爱,也算得上是个小美人。我老婆虽然鼻子不高,但樱 桃的小嘴巴,一副瓜子口脸,加上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又圆又大,实在是我见由怜 又恨不得把她享用或糟蹋一番。 其实她也以自己娇人的身材为荣,那时已经常常穿得很性感,暴露得引人犯 罪。她总为能吸引男人的目光而高兴,结果惹来被吃豆腐,甚至被强奸、轮奸的 色事。我以前也很疼爱她,但在结婚那晚知道被她骗了以后,就有了让她被人硬 「上」的报复心态,慢慢这些事情更令我兴奋,也许是看了胡作非大大的《凌辱 女友》受影响吧!至於是发生了什么事,以后再跟各位大大分享。 在她上学的年间,经常受到女同学的排挤,大概是她可爱的样子和姣好的身 材的关系吧,都惹女生妒忌。当然,在校内自然受到不少男生追求或一大班男性 色友围着,简直是他们的女神。那些好色男生都时刻想捕捉小欣走光的一刻,我 想他们都在学生时代捐了许多子孙给我女友,恨不得把小欣「上」一番。 那年,我租了老婆一天(一天就付了她三千元),便爱上她了,所以她也算 是我的初恋情人。那时,她跟我说只是出租当女友,不会拿肉体来交易的。 由拖她的小手一刻开始,我便对她展开了热烈的追求,起初小欣对我十分冷 淡,但我每次租她也提高价钱(当然是靠爸爸的钱),又常送赠名牌(现在送的 都是名牌内衣裤,自己也可以享受一下,幸福男儿更是免费享用了),慢慢地她 被感动了,我就抱得美人归. 结婚差不多两年了,生了两名孩子,因为喝人奶的关系,她身材越来越好; 由於还年轻,生了两次,小穴还是紧紧的(不是我自夸,操过我老婆的男人也都 这样说)。 (一)学生老婆被轮奸 大家看闷了吧?现在就入正题. 今晚我深爱的小欣老婆并没有被别人上,但 却让我知道了一件陈年旧事,让人很兴奋,所以我决定学胡大大那样记下来跟一 众色友分享。 「啊……啊啊……老公!」、「呀……老……老婆……」我实在忍不住了, 「噗嗤」一下把一股热腾腾的浓射进小欣的鸡迈里,实在累得不能再动了。 「老公,太快了,人家还未满足,快来干多一次人家吧!」 「我已经很累了。」 「人家不依呀,人家的小穴还未消痒啊,小穴要找人来插了。」 「先睡一会再插吧!」 「嗯……人家现在要,你不给我,我就要找人来轮奸我了!」 「现在这么晚,到哪里找男人来奸破你的小穴?」 「嘿,我现在就穿回一件透薄的白丝睡衣,上下真空的走下公园,不信没男 人来强奸我,说不定还是轮奸,把我干得欲仙欲死。难道你忘了那次吗?」 那次?那次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那时小欣还在王x铭中学念高中,我也是 把她追到手不久,见面不多,又有新鲜感,所以一见面便打得火热。 有一晚,饭后小欣突然来到将军澳找我,一见到我便哭了,原来是她爸爸和 妈妈吵架,还把小欣骂了一顿,小欣受了委屈,来找我诉苦,我便和她到x林村 的一个偏僻的小公园做她的聆听者。 小欣一路哭一路说,一说便说到凌晨一时多,她也累了;我一把把她抱在怀 里,这时我才发觉她连校服也未换,她那件白色恤衫是初中时买的小号,根本包 不住她那两颗发育健全的大奶子,紧紧的恤衫在夜里也看到小欣透出来的黑色蕾 丝胸围。 至於她那条灰色百摺裙子更是短到不可以再短,站着还可以遮到小内裤,坐 下来便看到整条大腿和半边屁股了,俯身时保証要走光。不过香港的女生多数会 穿打底裤的,想不到女友上学也能穿得这么辣。 看着小欣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忍不住吻她,她也十分配合,两根舌头在口中 水乳交融了。我伸手去摸一摸她的奶奶:「怎么穿得这样性感?」 「昨天训导老师做了例行校服检查,今天不会再做了,便穿得漂亮一点,不 好看吗?」小欣低下头偷笑着望上来。 「好看极了。」我伸手抓起她的裙子,竟然连打底裤都没穿:「哗!你这样 派冰淇淋给男同学吗?」 小欣含羞地撒娇:「他们真讨厌,一整天金睛火眼地盯着人家的胸部,还常 常把笔和工作纸丢到地上,要人家帮他们拾,乘机偷窥人家裙底走光。」 被她一说,我便幻想到当时的情形了,让我的鸡巴兴奋得暴胀。那天小欣还 穿了一条小码的白色小内裤,紧紧包着她那不小的屁股,还有,胀卜卜的小穴。 这样的美景给她的男同学看光了,那夜那些男生一定在打飞机,给小欣捐精 子。 各位大大要知道,我女友的美臀实在不小,而且十分有弹性,又大又圆又坚 挺,就是广东俗话「好生养」的媳妇(也就是容易被男人操大肚子的臭婊子), 这样的小内裤遮不住屁股三分一,要是曝光一定很养眼。 「你这小淫娃真要人命。」我的右手已经由小欣的纤腰游进恤衫内,慢慢游 到胸罩内,她那只软绵绵的大奶子,真是手掌小一点也没法完全抓住。左手也没 有空,游进了短短的校裙,隔着小码内裤揉小欣的小淫穴。小欣的两片脸颊都红 了,低下头,嘴巴在喘气,但下面的小嘴却已流出了淫水。她双腿紧紧地夹着我 的手,双手紧紧地抱着我,她有了反应。 小欣拉开我的裤链,把我发硬的阳具套出来,上上下下地抚弄着。我右手加 紧搓她的乳头,左手则拨开内裤,把中指伸进去挖她的小穴。小欣兴奋得小声地 叫了出来:「呀~~」又忍住咬着嘴唇,后来还是忍不住「呀~~呀~~」地呻 吟起来。 看来差不多可以干了。突然,脖子一凉,「打劫!」一把美工刀已架在我颈 上。 「把值钱的东东都拿出来。」一道强光照过来,那两个戴帽子的男人在昏暗 的街灯下都不清楚是什么样子,一个持美工刀,一个拿着电筒。 性命比财产重要,我可不敢冒这个险,把手錶、手机、银包已给他们:「大 哥们,求财不是求命,钱都到手了,不如先移开刀子吧!」 「那女的呢?」那拿着电筒的照住小欣,这不得了,小欣的完美身材尽入他 们眼帘。小欣就是有种倔强,不喜欢被人强迫,她又怒又惊,心跳加速的同时, 心口两颗肉团也随之而起伏。 两个男贼见小欣一动也不动,不耐烦了,「嘿,不动就由老子动手。」那个 拿电筒的把电筒交给同谋,在小欣身上搜起来。 「啊!」小欣叫了起来,那男贼该搜的地方不搜,欲双手去抓小欣的脯乳。 摸了一大轮,才拿了小欣的钱包和手机:「还有无贵重的东东藏了起来?」 「没有喇!」小欣几乎要哭了答道。 「嘿嘿~~要老子相信你?让老子搜多几遍才实际. 」 「不要!」 是男人也不会听吧!那贼一手掀起小欣的短小校裙,把手伸到她小内裤里: 「呵~~这么大的屁股却穿小号内裤,真够淫荡。」 「别胡说!」小欣有时也爱面子。 只见男贼拨开那条小可爱裆部,把中指插进小欣的阴道里,「咿~~咿~~ 啊~~不……不要……」小欣发浪了。 这时男贼人又把手指拿出来说:「我有胡说吗?湿成这样子,不是等人上的 婊子就是妓女啦~~」那男贼的中指有点反光,显着是小欣的淫水了。 「准备在这里打野战吧?」另一个男的把电筒照一照我,这时我的阳具已被 吓得半硬不软挂在裤子上。他便取笑我:「哈~~这么小的鸡鸡怎可以满足你的 贱货女友呢?哈哈哈……」 「够了吧!钱又拿了,摸也摸够了,放过我们吧?」被嘲笑的我有点怒了。 「凶什么?牙籤男!我摸过你女友哪里?」一直架着刀子在我脖子上的男贼 说. 两贼很有默契地交换了位置,换了另一个玩弄我心爱的女友,他一双手捏住 小欣双乳:「不小啊!是什么杯罩呀?」 「不关你事!」小欣虽然反抗不了,但言语上还要对抗一番,拧歪了头说. 「哈,不说也没关系,我亲手来量度一下吧!」 「你想干什么啊?」小欣叫了起来。 「别太过份!」我怒道。 小欣反抗了,那男贼夺了架在我脖子的美工刀指着少欣,心想正是我英雄救 美的好机会,我正要动手,一个电筒砸过来,晕眩一下,双手就被拗后制服了。 他们望了我两眼,好像是嘲笑我的无能,然后,用美工刀挑开小欣身上白恤 衫的钮扣,恤衫本来就不合身,扣子一被挑开,自然向两边弹开了,一道诱人的 深沟出现在胸前。两条肩带被割断,美工刀正进入乳沟之中,冰凉感觉吓到小欣 一动也不敢动,只是深呼吸和任人鱼肉,乳头都硬了凸起来。 「勒」的一声,小欣的黑色蕾丝胸罩从两边弹开了,一对大奶子应声跳了出 来,还有两颗黑豆子(当我第一次看小欣的乳头时已是黑色,应该是上一手玩弄 得过量之故)。 两个男人面对美丽的景緻看得目瞪口呆,「看够了吧?什么都看光了。」小 欣粉泪盈眶的说. 「看光了?还没有!」贼人被小欣的声音惊醒了:「刚才还未看清你的小裤 裤啊!」说着一手揪起小欣右边的小腿,女友来不及反应,惟有立即夹紧大腿, 尽量不曝光。 「这样子我看不清楚啊!要除下来看。」那男人伸手要脱,小欣的右腿被抓 住了,只有左腿乱踢,但哪会有用,小可爱还是被脱了。 「看!」他拿着中间深色的部份递给贼伙看:「湿成这样,哈哈哈~~」小 欣羞得无地自容,老羞成怒地瞪着那贼. 「不服气吗?」他竟然掏出阳具来,在黑暗中也看得出尺寸不小,起码十五 公分长,凶猛地昂首朝天。「又可以怎样?不想变花面猫就乖乖给我含着!」那 贼人说着,握住阳具就向小欣嘴边举过去。 那时我虽然已把小欣弄到手,但她仍未肯替我口交。小欣的嘴巴真的很小, 面对那巨物都不知如何进口,正当她张口之际,那男己用力一挺,将他的阳物硬 生生塞进小欣口中,还淫笑着对我说:「看,你的女友替我吸烂屌啊!哈哈~~ 你女友的嘴巴真小,不知小穴是否又这么小呢?你那小牙籤还是满足不了这小淫 娃的,让我来帮帮手吧!」 「如果你先干就不要射在里面,不然让我先上。」另一个贼说道。 我想,那一夜晚小欣要被轮奸了…… 「over,over,一切正常。」正在这时,远处传来警察的对讲机声 音,那两个男人立即被吓跑了,但临走前也不忘带走小欣的奶罩和小内裤,相信 他们是上不到我女友,至少也可以拿来自渎吧! 那时都凌晨两时多了,我和女友整理一下衣裤,我安慰小欣一番,在这情况 下,她也没心情再干下去,不怕再来几个贼人吗? 由於我的八达通放在银包里,所以没钱归家,惟有等天亮走路回去;至於女 友的八达通和银包分开放,所以我便送上下真空的她乘通宵巴士回家。 回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又兴奋起来,只是小弟的小弟不听话。我对老婆说: 「等一下吧!」我老婆继续嚷道:「人家不等了,现在就外出给人干,等一下你 硬了,自己在屋里打飞机吧~~」 「就像那夜你走后,我在公园打飞机一样?」我说. 「好坏啊!老公,那夜你老婆被轮奸,你却在打飞机,你养的妻子註定要给 别人上的。」 「那次只是差点儿被轮了,也不是真的被干。」 「老婆不是说公园里,是说在巴士上。」 什么?巴士?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我没印象?我疑惑地望了老婆一眼。小欣 似乎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停了一下继续让着:「老公,老公,人家好想要嘛!」 我更肯定她有事瞒了我。 我发怒了:「哼!快说清楚,当我是傻子吗?!」小欣害怕了:「老公不要 发怒,会吓怕老婆的,要原谅老婆,老婆才招的。」我就答应了,想不到之后发 生的事竟是意想不到的…… 以下发生的事情,只是我听小欣的複述,为了让各位大大好看一点,故此全 程用第三者视角记录。而细节,当然是加插入了小弟的幻想啦~~ 当光明送了小欣上车后,便独个儿回到公园,为什么又回到公园呢?当然是 要发泄那股未泄出的精液啦~~打飞机的过程不提了,色友们也应该没兴趣知道 的。 至於光明的女友小欣呢,即将面临一场轮暴,在男友打飞机之际被陌生男人 白玩。 小欣上了n线巴士(n巴乃香港的通宵巴士,至於号码就不明述了),用八 达通付钱便想找个座位坐下,谁知巴士的下层近楼梯的位置坐着四个不良青年在 高谈阔论,成了惊弓之鸟的小欣为了避开他们,急急地跑上了上层。 哈!上层竟然一个乘客都没有,累极了的小美人便走到最后一排椅子倚着窗 子睡起觉来。n巴的强劲冷气是众所周知的(坐过都以为错进了停屍间),小欣 的乳头都冻得发硬了。 先描述一下四个不良的幸福青年吧,一个高头大马,蓝色的头发都剷了青, 只留头顶的一撮,束了条辫子,后脑和两臂都有刺青,他叫大佬b;另一个肥肥 矮矮,左边面有一条疤痕,头发也剷了青,还剷去几行(那年代颇流行都剷界, 连lmf也唱过这样风气),叫肥西;另一瘦瘦削削,留金色长发,右耳戴了五 只耳环,还穿了舌环,叫道友全;最后一个最正常,还架着一副眼镜,叫小龟。 (以上当然是跟小欣的描述虚构出来的啦!也许她也忘记了,乱说一通。) 不知何时,大佬b已悄悄坐到了小欣身边,坐下去的那一下,小欣是感觉到 的,但傻姐儿还以为是行车不稳,继续睡她的觉,还做起绮梦来。大佬b轻轻地 抚摸着小欣的乳头,小欣竟然淫得不自觉地在睡梦中呻吟起来:「唔……唔…… 唔……」四个色狼忍俊不住地淫笑起来。 大佬b摸多几下便一个嘴巴吻到小欣嘴里(不是嘴上,而是嘴里),小欣这 时竟然出奇地配合着,但更可怕的是其实大佬b把迷药放在舌尖上顶到小欣的喉 咙里头,几分钟之后,小欣便会真的变成一个浪女了。 道友全已忍不住伸手入小欣的小短裙内享受那对滑滑的大腿,由於大腿内侧 较为敏感,小欣才惊醒过来,她立刻往角落缩了一下,但哪管用,道友全掀起了 小欣的校裙,小龟立即抢说:「都说过了,刚刚她上楼梯时我就偷窥到她没穿内 裤,真够淫啊!」 「哈哈!看来今晚有个免费的美媚让我们玩了。」肥西淫笑着说. 「不要……我已经有男友了。不要……」 「呵呵,我们就各人送你男友一顶绿帽吧!日后不用怕晒太阳了。」大佬b 说. 「求求你们,不要……」 「求我们不要不干你吧?看你真空上阵就知道你寂寞很久了。哈哈哈!」道 友全说. 「不是,只是刚刚,啊~~啊啊~~」 道友全把头埋到小欣的胯下,又用他的舌环刺激小欣的阴核,他的中指已插 进了小欣的阴道里,大佬b也扯开了小欣的白恤衫。受了药物的影响,小欣只能 作出无力的反抗。 肥西也忍不住出手了,和大佬b一人捏弄着一边乳头,「年纪轻轻,乳头便 发黑了,一早说过你是个小荡妇,不知该你男友幸运还是可怜呢!」肥西说道。 「好湿啊!大哥,你的药真有效。」道友全惊歎地说. 「哪里,是小美人本身够浪啦~~哈哈……」 「胡说!啊~~啊!!你们弄得人家好想要了……呀……唔……」 「哈哈哈……求我们干你吧!」肥西说. 「啊啊~~我要,我要,人家的小穴快痒死了!」 「哈!这小淫娃守不住了。」大佬b说. 「对不起,明,啊……只是小淫娃真的想要他们的阳具啊!」被下了药的小 欣,心中还有点对男友的愧疚,只是控制不了自己。 道友全终於忍不住了,脱下自己的牛仔裤和内裤,他那根阳具不算粗,但却 很长,有十七、八公分,而且龟头颇大。他把小欣两腿放到椅上,使其成了m字 型,把着阳具瞄准小欣的淫穴,一下就插进了去。 「啊~~」小欣大叫一声,终於被干了,经由男友和两男贼挑逗过的小穴, 这刻终於有一颗大龟头来磨擦阴壁了。小欣好像解脱了一样兴奋,腰和胸也挺起 来,让大佬b和肥西吸啜着那两颗小跳豆。 小龟其实年纪最小,还在学,所以最懦弱又胆小,只敢把小阳具拿出来打飞 机. 而道友全则抽插得「滋滋」水声不断。 「喂,把她反过来从后干吧。干还干,不要射在里面,我还未干的。」大佬 b下了命令。四人八手把小欣翻过来,现在小欣左手搭在肥西肩上,右手扶着前 座的椅背,面对着窗;恤衫的钮扣全被打开,一双奶子在摇晃;左脚跪在椅上, 右脚站着,裙子被掀起,被道友全从后插入干着,淫水都流到大腿上了。 大佬b移到女友面前,拉开裤链,一根又长又粗的大阳具,龟头像乒乓球般 大,十八公分长的阴茎佈满努张的青筋,慢慢地挤入小欣的小嘴。小欣的嘴小, 张尽了嘴巴又未能含住那颗龟头,於是大佬b用手按住她的头一挺,整根没入口 中,小欣的嘴角都差点给撑裂了,小欣不知是下意识还是没意识地吸啜起来。 大佬b:「小嘴巴真够淫。全,不要射在里面,我还未干呀!」说着就与道 友全两人一前一后地干着我心爱的女友小欣。 不一会儿,道友全加快抽插速度,停了一下,立即拔出阳具,在小欣的屁股 上射出了一股又浓又黏的黄黄白白精液。那股精液像花洒般一点点落在我女友那 浑圆白晢的美臀之上,慢慢流到大腿再滴到小腿和地上。 大佬b从小欣口中抽出他那根巨屌,走到正在喘气的小欣背后,握着他那具 朝天的巨屌,向小欣流着淫水的小穴一推,小欣「啊」的一声叫了出来,看来这 是她有生遇过的最大阳具。小欣两手用力地抓紧椅背扶柄,眉头皱着,挺起屁股 给大佬b享受她的鲜嫩水鸡. 肥西也不甘后人,拿出他那肥肥短短的阳具(但有一颗大龟头)放到小欣的 嘴巴里,小欣的小穴被充斥着,嘴巴只能出力吸啜。 大佬b使力地抽插,每下也抽到只余龟头在小穴内,然后又再用力插进小欣 的阴道,直至大龟头撞到子宫颈为止;每受一下刺激,小欣就加倍吸啜肥西的烂 屌。前后两人都爽得很。 干着干着,干了一段路,干到红灯位,巴士也停了下来,刚巧邻线又有一辆 巴士,那车上的乘客看到这景像都吓得张开了口,幸好那年代的手机还没有摄录 功能,否则女友被前后轮奸的片段一定在网上流传,任由众色友赏乐了。 大佬b见到这情景,淫笑一下,推开肥西,用尽全力一插,小欣被干得仰起 头来,整块俏脸和两颗硕大的乳房连乳头都被邻车的乘客看光了。肥西受不了这 刺激,一团浓稠的白色黏液以抛物线的弧度喷得小欣一脸都是,相信对面巴士的 观众也看傻了眼。 红灯这时转绿了,巴士继续行驶,大佬b也继续抽插着,小欣的水穴被干得 「滋滋」声持续不断,有时被插到真空还响起「噗噗」声。 小欣:「啊~~呀~~啊啊啊~~我死了……」大佬b同时大力一插,再推 进一下,「呀~~啊!」停了下来,浑身颤了一下,双手紧抓小欣的纤腰,屁股 向前顶着一分多钟——他射精了,把他的精液到我女友的子宫内! 大佬b拔出阳具的一刻,那白花花的精液和小欣穴里的淫水佈满了他那根金 枪不倒的巨物,也从龟头与小欣的阴道口之间拉出一条水线,沿着小欣的大腿往 下流。 小欣无力地跪在地上,上身倚伏在前座的椅背,小龟这时才敢去摸我女友的 乳房,摸了两下也射精了,射到小欣的胸脯上。大佬b移到小欣面前说:「臭婊 子,来,清洁我的鸡巴。」小欣乖乖的伸出舌头,用舌尖去舔大佬b的阳具,由 根部舔到顶部,再含着那大龟头吸吮乾净,然后游移到阴囊,把两颗卵蛋各含入 口中一啜。 在小欣的细心服侍下,大佬b的阳具又变硬了,他一手按着小欣的头,把巨 物塞进小欣嘴里,当小穴一样前后抽插。小欣也累得很,一心只想快点完结这场 凌辱,一边替大佬b口交,一边伸出小手抚弄着阴茎,她几乎要用两只手才能完 全抓住那支巨炮套弄。另外三恶也累了,在旁边看着戏。 最后,大佬b硬把整根阳具塞入小欣的嘴里,直顶到喉咙,再一次射精。小 欣别无选择地把大佬b的精液吞下,但因为实在太多了,没法子全部吞掉,不少 从嘴角流了出来,沿着颈项淌到乳尖上。 大佬b射了七、八下才拔出阳具,最后还射了两发喷到小欣的秀发上,真是 难以想像他有这么多精,也不敢想他第一次究竟射了多少精虫到小欣的子宫内。 小欣被太多的浓精呛到咳出了不少精,只见前面的座椅背上被喷上一大片湿 漉漉的精斑;之后道友全又在女友的小穴中干了一炮,四个不良青年才整理好衣 裤准备离开. 小龟:「大佬,到站了。」 大佬b:「这么淫荡的学生妹也是第一次见,干得真爽!哈哈!」 四人一面回味着刚才轮奸如何过瘾,抛下小欣一人便下车扬长而去了。 小欣休息了一下,把白恤衫的钮扣扣好,只是身上太多精液了,尤其是胸部 湿得很,令白恤衫都变得透明了。女友的屁屁就更加湿,整条灰色百摺裙湿透得 像从水沟里捞出来一样,小穴内还不停有精液流出,混和了阴精沿着大腿内侧流 下小腿。 药力慢慢退去,小欣也清醒了,然而巴士也到了总站,幸好小欣的家是在尾 二的巴士站,走回家也不太远. 但已被干到全身酸软的她,双脚尤其乏力,惟有 勉强撑起身,一步一步扶着扶手一颠一颠的走下车。 女友是最后一个下车的,车长已站在梯前等她。我心想,接下来不会又有一 番淫事吧? 车长对着我心爱的女友喝道:「小淫娃,年纪轻轻就胡天胡地,竟然在公众 场所和男人乱搞,长大了就是妓女一名,天天给男人干。不知羞耻!还弄髒了我 的车。」 小欣听到后简直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地洞马上钻进去。本来就不开心,现 在又被人强暴了,受了委屈还要被骂,只有低下头默默走回家。 小欣低着头一直走,没留意被一名鬼鬼崇崇的青年在后面跟踪。别以为深夜 什么都看不清,老婆旧家的路上照明系统很好,深夜街上也光亮亮的,在路灯的 映照下,小欣那对大乳房被浸泡了精液的学校白恤衫黏贴着,硬凸起的两颗小乳 头也若隐若现的透入眼帘;而下身的校服短裙虽然是灰色的,但湿透后完全贴着 那翘翘的臀部,连股沟的线条也被看到了,将诱人的身段毫无保留地勾勒出来, 任哪个男人见到也想干她一炮。 走了大半段路途,小欣才惊觉那鬼崇的青年,已被轮奸过的女友当然杯弓蛇 影,急步走回家,但又不敢回头望。被轮奸后的小欣再也顾不得疲累,用尽全力 越走越快,更是连走带跑,一双乳房没有了胸围的承托,上下弹跳不已。由於急 步走的关系,刚才在巴士上被灌入的精液也慢慢倒流出来,回到家时,已经满腿 都是了。 小欣被吓得匆匆跑进大厦,站在大堂喘气,连胸部也随着不断起伏,她虽然 庆幸避过一劫,但心中犹有余悸。她急急的告诉管理员被人跟踪,比手划脚,也 没发觉那四十多岁的管理员双眼正贪婪地望着她的胸脯。 那管理员的淫贱目光像扫瞄器一样地盯着小欣,然后指着后楼梯那边对着我 老婆说:「是那个年青人吗?」小欣不疑有诈,就跟着管理员往后楼梯走。 走了两三层楼,管理员一个转身就抱住我的小欣,以他那硕壮的身型,我娇 小的老婆又怎么敌得过?小欣身型娇小却错配玲珑的曲线,今生彷彿註定要无力 反抗地被全世界男人轮着硬上似的。 管理一手捏着小欣的小嘴,一手把伸缩警棍插进去,就像av女郎被插着假 阳具一样,总之就发不了声。然后小欣被按到墙边,一腿被揪起,管理员把胸膛 压在小欣的奶子上,然后脱下裤子、两脚一曲,再提身上升,藉着阴道里面的精 液作润滑,有如警棍般粗长的黑色真阳具便轻而易举地挤进了小欣的小穴内。 由於小欣身型太娇小,而管理员又太高大,每次提身上顶,鸡巴从下往上插 入把小欣干得很辛苦,小欣无计可施,索性紧紧搂着管理员,把双脚提高夹住他 的腰,让他以更好的角度去操自己的小淫穴。 「真够淫!平日见你斯斯文文的,原来又是一名欠干的臭婊子,你妈妈也和 你一样的吗?」管理员边干边说. 他知道少欣被干得有感觉了,也拿掉那警棍, 以便干得更得心应手了。小欣被干得小嘴张开不断吁气,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平时和你一同出入的是你的小男友吗?」 「是……是呀……人家有男友了,你放过我吧!」 「欠干的小淫娃,不戴胸罩,又满脚是精液,跟你男友刚打完炮吗?要和你 爸妈说说,女儿被男友干完就被赶回家了。」 「别乱说,人家的男友才不会这样,他待我像小公主似的。」 「呵呵~~那么说你是和其他男人干啰?原来是一个人尽可夫的免费妓女, 多亏你男友百般呵护,保养得好来给别人干。」 「啊……啊……不要再说了……噢~~人家已经对不起他了……」 ************ 难怪我之后送小欣回家时,那管理员总是对着我露出诡异的笑容,而女友就 低着头拉我快步走过. 听完之后,我兴奋得简直要爆炸了,原本半软不硬的小钢炮又再举旗,只是 我假装愤怒,气她那时没告诉我真相。老婆却真的被我吓怕了,我的演技实在不 差,不得不讚一下自己。 「老公啊,不准恼人家耶,人家已够惨了。」 「啊~~让人家轮干、让人家口爆,我却不准恼,那让人家玩好了,不要预 我的份儿。」 「别这样啦!老公~~你想怎样嘛?」 「哼!人家可以干你,身为老公的我却没有像他们那样干过你,我不当你老 公也罢了!」 「老公啊,人家现在就让你一模一样地干一次啦!」 我那个蠢老婆中计了,我要她拿出珍藏的当年的校服,穿上身给我干一回, 我除了有凌辱老婆的僻好,也有制服僻倾向。 以现在的小欣的身段,那件白恤衫穿上后,胸前都扣不到钮了,那双丰满的 奶子不加胸罩也几乎把恤衫迫爆了,我一手捏下去,真是软绵绵的,只是那两颗 乳头已变了黑色,不知沾了多少口水和精液的恶果。 於是来个角色扮演,重演案情,那夜我干了小欣四、五次,口爆了一次,射 到老婆满身精液,不准脱校服又不准清理,一直干。 「在房里干不像在巴士那么刺激。」 「那老公又想怎样?」 「巴士有窗户,我们移去大窗前干。」 「不好啦!老公,会被人看到的。」 我也不理老婆的反对,坚持着要这么搞,小欣以为我真的恼了,也半推半就 地被我移到窗前去,我从后面干她,要她的脸和一双大奶对着窗外。我家窗户和 对面楼房是很近的,只要对面的住客走过窗前,一定能看到我老婆被干的样子, 和胸前那对被干得晃动不已的大奶子。 虽然是深夜,但对面的单位仍有灯光,我好像见到住在对面屋、平日经常打 游戏机到通宵的那个大男孩蹑手蹑脚地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相,就像那时并排而过 的巴士乘客那样。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老婆被别任甘矗尿来】【完】